體罰完後,媽媽我跪在狐仙旁邊,誠心誠意聽小兒子訓誡,小七真的非常火大,不過他吼得再大聲,樓下卻聽不見,好神奇。


  「昨晚我們沒洗澡沒睡覺,把妳可能出沒的所在全都翻過一遍,哭哭熊一直哭,最可怕是妳那個寶貝,在那個女的打電話來之前,發出的氣冷得要命,他還摸我的頭笑著說要是拿我去祭天,老天爺說不定會告訴他妳的下落!」


  唔,也就是說阿夕氣到壞掉了,就算我給大兒子一個安心抱抱,他也不會用「媽,妳沒事就好」讓我打混過去。


  「小七,對不起嘛!」我攬著小兔子的腰,磨蹭磨蹭,小七試圖扳開我這塊年糕,最後還是敗下陣來。


  「老子到底是欠了妳什麼?」


  就在小七一邊厭惡自己一邊在天花板走陣的時候,狐仙偷偷把我拉過去,嚴肅地跟我說悄悄話。


  「這一尊和那一位都是妳的孩子?」


  「對!」老娘噴出得意的鼻息。


  「我不是勸妳,妳這女人去死一死對世界也比較好,可是成天籠罩在陰氣和仙氣兩個極端的氣場裡,沒有活人受得了,要是他們雙方一個失衡,妳的下場比死還慘。」


  狐仙把他看到的情形轉述給我,我梳理他的尾巴毛,也不是沒在聽。


  「嗯,如果要你不管花花的死活,去某個自然保育區開心地狂奔,你做得到嗎?」


  「哼,別把我跟妳相提並論!」雖然看不到狐大人的臉,但是我想得到他忿忿的表情。


  「對了,之前的話沒說完,我呀,住在兩個城鎮外的地方,比這裡小了一點,大概比下面廁所大了兩坪。」


  「那叫小很多!」


  「地點不錯呢,公車站牌走個二十分鐘就到了,房貸只剩十五年,什麼鄰居都有,曾經發生槍戰呢,很有趣的地方。」


  「我只感到一股窮人的悲哀。」


  「哎呀,你真應該來看看,我家什麼都有,最多的就是愛了,love!每天滋潤著我的皮膚和我親愛的孩子們,什麼都有喔…唔,不對,我漏了一項,我家那間小套房,少了一隻好狐狸!」


  我笑著閃過狐仙扔來的酒甕,欣賞他難堪的模樣。就像小七所說的,他連賞我一記爪子都做不到,只能用他腐爛的雙眼瞪著我。


  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我們人類不管離婚多少次,都能再嫁回去,要多方嘗試才不會留在過去的傷痛裡。


  「好處多多喔,你無聊的時候我會陪你說話,我無聊的時候你就能陪我聊天讓我玩尾巴,讓我牽去公園散步和鄰居炫耀,冬天還能當圍巾,百利無一害呢!」


  「得利的是妳這女人吧?」狐仙嚷嚷著,我賊笑兩聲,現在手自由了,可以攀住他的頸子,就像我的兒時玩伴一樣。


  「大姐。」小七回來了,狐狸推開我縮成一團,我難掩期待看著小兒子。「今夕哥交代,公寓不能養寵物。」


  「可是我都養了兔子,也不差這一隻。」阿夕唸歸唸,還不是照顧得很好?


  小七面露青筋,可是我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人子的怨言,趕緊把注意導引到下面。


  「阿夕他一個人處理得來嗎?」


  他們兄弟倆分工合作,不是人的部分交給小七,壞人那邊阿夕負責搞定。


  「我這邊好了,他也差不多該動手。」小七將他的金項鍊翻過一圈,底下去噓噓的阿夕就從廁所走出來。


  大家都很疑惑一雙璧玉般的兄弟進去,怎麼只有一個出來,阿夕歉然解釋,他弟弟還在拉肚子。


  龐綺手機響了起來,她一接,那個笑容就讓我覺得不妙。她不用演戲了,直直瞅著林今夕,我兒子也大方地看向她。


  神棍男人接收到龐小姐的指示,右手指著天花板,唸著沒人懂的經文,再猛然比向抱著熊寶貝的花花。


  「就在妳身上,那東西!」


  熊寶貝嚇到了,哽咽兩聲,然後放聲大哭。這男人十惡不赦的形象在我們一家人心中建立起來。


  林今夕立即反應──扶著花花坐下,把熊寶貝抱過來哄。


  「什麼東西?請說清楚。」阿夕發出低魅的嗓音,神棍不禁避開他的目光。「再給你一次機會,開口,說。」


  開始了,阿夕的精神性逼供,神棍節節敗退,頻頻往龐綺求助。


  「是妖怪,對,很厲害的妖怪!」男人汗如雨下。


  「哦?」阿夕摘下眼鏡,把那雙眼裸露出來。「真的嗎?你確定你『見到了』嗎?」


  「啊,還有鬼,這屋子裡積了很多怨靈!」神棍退開腳步,撞到沙發腳,跌了一跤,還是止不住逃跑的動作。


  「很好,沒幾個人敢在我眼前說謊。」阿夕說得輕鬆,但臉上完全沒有笑意。


  我看到慌亂的男人拔出槍,不住驚叫,下一秒卻被小七摀住眼,槍聲響起,等小七放開手,阿夕還好端端站著,而神棍男人的嘴多出一個血洞。


  「心綺。」阿夕轉頭喚住呆怔的龐綺小姐,綻開笑容。「下一個,換妳了。」


  「大姐,他殺上癮了,妳快阻止他。」小七推了推我肩膀,我不是不想看惡人有惡報,但就是不太希望由阿夕做這種事。


  我往天花板敲兩下,輕聲叫著大兒子的名字。


  阿夕看上來,可惜還是看不見我,他惋惜般嘆口氣,沒有再對龐綺施壓,只是蹲下去拿走男人的槍。


  突然間,一大群人破門而入,大喊「搶劫!」。接二連三的驚嚇已經害得花花花容失色,龐綺卻顯得興災樂禍。


  阿夕站出來,平靜地向歹徒們表示不要對女孩子動手,歹徒們聽了阿夕的話大笑不已。


  怎麼辦,一比二十,阿夕應付不來,但他又不能丟下兩個女孩逃走。


  「大姐,把腳縮回來,沒有妳插手的餘地。」


  阿夕戴回眼鏡,摸摸熊熊的頭,好像事情已經結束而不是正高潮。


  「警察!通通不准動!」


  外面衝進第二團更大更有火力公家幫派,歹徒們向內縮成一圈,有幾個想逃跑立刻被逮住、扣上手銬。控制好局面,帶頭的警官向阿夕敬禮。


  判斷情勢,我能下去了吧?小七不再阻止我,我打開天花板夾層,伸出兩條腿打算直接跳沙發,下面傳來人們的尖叫。


  沒問題的,請欣賞林之萍神乎其技的飛躍演出。


  然而,老娘的大腿卻被人抱住,以安全而無趣的方法把我送到地面。


  「媽,內褲被人看光了。」阿夕低身拉好我的裙擺,我不敢多吭一聲。


  「林阿姨!」花花看到我就像看到鬼一樣,我含笑朝她點頭,也跟龐綺打聲招呼。


  龐綺綺冷著一張臉,沒有表情,我看了有些害怕。


  小七捧著一團布包下來,剛剛沒見到,不知道是什麼。


  我們一家人有默契地裝作不知情,目送警察先生帶著匪徒離開,神棍男人則被送到醫院去。


  一直等到房子剩下事件的核心人物,阿夕才有動作,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打昏花花。


  阿夕,這樣對未來老婆好嗎?


  龐綺握緊拳頭,指骨都被她掐得發白。


  「林今夕,我都是為了你,你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妳快讓開,我要收了妳背後那玩意。」小七單手結印,阿夕卻把他弟往後拉。


  「小七,沒關係,讓她死。」


  我想說些什麼,小七卻把布包扔給我,為了空出雙手拎住阿夕的領子。


  「我受夠了,你不要老是做出泯滅人性的事,你好歹還是個人!」


  「你只是走自認為正確的路,而我也是。」


  布包動了動,裡面有隻捧著乳牙的小狐狸,我想,還是先把牠放到花花身旁。


  「龐小姐,花花身邊有阻止妳壞事的守護者,而妳身上是叫妳做壞事的厲神,這大概就是妳們不同的地方。」


  有一瞬間,我從龐綺眼裡看到孩子的迷惘,但很快地就被混濁取代。


  她拎起皮包,頭也不回地離開這棟房子,用力甩上大門。


  「好啦,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誰對誰錯,你們兄弟倆就別吵架了。」我架住阿夕和小七的脖子,用母親的威嚴平息紛爭。


  我怕阿夕變得像龐綺那樣,也擔心小七栽在惡人手上。


  布包裡的狐狸一起一伏喘息著,我想起某件事,把熊寶貝也放到牠爪子邊。


  「這是花花的小孩,你看,很可愛吧?」


  「怎麼會…死掉了?」狐狸碰了碰比他大隻的熊寶貝。「我只是希望謝家能留下來,不是要他們絕子絕孫,我並不想要說出那種惡毒的詛咒……」


  「熊寶貝現在是我的寶貝喔,你只要搬到我家來,就可以每天陪他玩,這主意簡直棒透了不是嗎?」我再次遊說狐狸仙人,把他的毛尾巴抓著搖。


  「不要,我最討厭人類了。」狐狸勉強從鼻間哼氣。


  「可是你不是開始喜歡我了?」


  「這種話妳也說得出口…我會對妳有那一點興趣,只是因為妳腰上那個墜飾,是妳喜歡狐狸才對。」


  「對呀,我最喜歡狐狸跟狗了。」


  狐仙躺在花花的長髮上,尾巴和四肢慢慢消失了,只剩下頭顱,對我咧齒一笑。


  「臭女人,等妳下輩子當母狐狸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