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應該是因為那個漂亮娃娃的關係,下班時間一到,我就被老王趕出公司。


  回家的路上,我很認真地觀察也正放學回家的小朋友們,看看他們快不快活、發育好不好、屁股有沒有彈性之類的。


  轉角來了一對學生情侶,男的和女的一樣高,看不到臉,但都有一種天然的感覺,吸引著像我這一類的大嬸。


  「客倌~來盤三杯兔~來盤三杯兔~」


  手機鈴聲響了,打斷老娘興致。我小聲接起電話,避免被那對正在逛櫥窗的小男女朋友發現。

 

  (媽,下班了嗎?下班了就快回家,不要隨便尾隨小男生,現在家裡沒有閒錢把妳從警局保出來。)


  知我者,莫若林今夕,只是那一口咬定我是變態阿嬸的語氣讓媽咪很傷心。


  「好,我再流浪個十分鐘就馬上回去。」我對阿夕誠心保證。


  (媽,真想打斷妳的腿。)


  嘟-嘟嘟嘟,電話掛了。大兒子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聽得出來有七成是真心的,實在太可怕了。


  沒有辦法,人生苦短,當我想做某件事的時候,除了我過世的老母,沒有人攔得住我。所以我也只能繼續跟蹤小情侶,有機會看看能不能邀他們一起吃個點心。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阿夕的祈禱還是詛咒奏效了,那兩個孩子愈走,愈靠近我家附近的巷子。這條路被兩邊的樓房包夾,聲音散不去又多了回聲,使得遠處的我聽得見他們說話的內容。


  「我養母她,真的是個變態。」


  兩人之中的男孩說著,一聽就知道是哪個不孝子。


  「我大哥怎麼唸她都死不悔改,她會抓著我脖子,用力蹭我的臉,哪有人家老媽就這樣玩兒子?老子我都一把年紀了,還把我當小寵物!」


  「這樣很正常呀,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就是抱抱你而已嘛!」可愛的女孩子正在為伯母幫腔,她及肩的頭髮總是用糖果髮束綁成一條小馬尾,簡稱「小糖果」。


  我頓悟了,難怪,難怪我會想跟蹤他們,絕不是因為變態這個因素。


  「妳不知道,她都這樣……」小七親身示範,右手攬住小糖果的肩,臉貼到人家的蘋果臉上。「她可以連續蹭個十來分鐘,脖子都沒扭斷。」


  「林明朝,你嘴巴擦到我的耳朵了。」小糖果義正辭嚴地說。


  「啊,對不起。」小七鬆開手,毫無自覺人家話裡的意思,害媽媽我一個人在大後方無聲叫著。


  「我還是覺得有點難理解,你再來一次吧!」小糖果平靜的聲音多少洩露出她喜悅的心情,看來這真是個十分聰明的女孩子。


  「不要,太愚蠢了。而且我想討論的不是這件事,而是話劇表演。」


  「這樣啊,不過你家裡的事也很有趣,我很喜歡喔!」


  「妳是負責人,別管班上瞎起鬨,應該找一個適合的人來演主角。」小七還在臨死前的掙扎。


  「嗯,我覺得就算老天爺來選,你還是注定演白雪公主。」小糖果說了媲美聖賢的名言。「更何況我好不容易才搶到王子的角色,你一定要在玻璃棺等我來救你,我的公主殿下。」


  「…哭么,我想起了,提名我的人就是妳!」


  「林明朝,身為班長忍不住再提醒你一次──你真的很好騙,小心戀童癖的大叔。」小糖果憋笑憋得鼓起兩團粉頰,可愛得有剩。


  我抓了抓下巴,這個候選媳婦名單,一定要好好把握。


  「我家就有一個戀童癖的老女人了!我不管,妳快點換掉,不然大姐她一定會潛入會場拍照,再把我穿裙子的照片沖洗放大掛在我家客廳至少三個月!」


  什麼嘛,小七誤會我太深了,那照片我好歹也要掛個半年才夠本。


  「你要讓蘇老師失望嗎?」


  小糖果使出殺手鐧,小七的抗議聲瞬間安靜下來。


  「老師為了我們,可是特地準備好多小道具。那些借來的傀儡娃娃就是要配合你的身高當七矮人,誰叫我們班幾乎是高大的男生,而最矮的那個就是你,你明不明白老師有多用心良苦!」


  可憐的小七,我看得出來他把嘴邊那聲「幹」當苦藥硬生生吞回肚子裡。


  「我家到了……」


  「那,明天見!」小糖果向小七揮揮手,小七也無力地揮回去。


  小糖果蹦蹦跳跳和我擦身而過,巷口有台轎車把她接走。我看小七還站在原地發怔,似乎無法接受將至的命運。


  「兒子。」我叫醒小七,做出一個往前通行的手勢。「像個男子漢,把糖果打包回來!」


  「大姐,不要一回家就發神經。」


  「還有,多喝牛奶吧!」


  我說完,就踩著樓梯往上逃,後頭傳來小七的吼叫。


  「妳竟然無聊到跟蹤妳兒子,變態老查某!」

 

 

 


  晚餐前,果然被阿夕訓了一頓,小七還故意把熊寶貝抱走,害我沒有半個兒子可以玩。


  不過吃飯的時候,小七還是結束掉他的冷戰,為了跟我說件事。


  「大姐,這附近來了不乾淨的東西。」


  「哎呀?」


  「東西一旦快要成精,執著起來不輸給鬼魅。」小七淡淡瞥了阿夕一眼,阿夕也不動聲色把要挾給他弟的蔥蛋自己吃掉,小七怔了下,只好自己伸出筷子,阿夕卻把整盤漂亮油亮的蛋冰到冰箱去,最後是小七抿住嘴道歉,好吃的蔥蛋才又回到餐桌上。


  老實說,就算身為母親,我有時候也搞不清楚這對兄弟在幹嘛。


  「回到正題上。」小七珍惜咬著失而復得的蛋,阿夕給他倒杯茶水。「我會早點把肇因找出來,妳千萬要小心…大姐,別漫不經心,我不是開玩笑!」


  「知道知道,你的話媽媽都有聽進耳裡。這世界什麼都有,你說有小妖精來這邊旅行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媽,妳就是對怪異抱持太樂觀的見地,才會一而再,再而三……」


  「撿到好孩子!」我迫不及待接話。


  「小七,你勸勸她。」阿夕失去勸誡的立場。


  「大姐,少去奇怪的地方鬼混,像是墓仔埔…可惡,要是我是妳親生的,一定二話不說扁妳!」小七罵到後來也底氣不足。


  「嘿嘿!」我得意地去拉熊寶貝的熊爪子來搖。


  「媽,妳聽說過抓交替嗎?」阿夕打算換個說法來恐嚇他從小嚇人長大的老媽。


  「有啊,你們曾祖父說那是陰曹地府的一個大紕漏。」爺爺說前因後果不太適合小孩子知道,就算我踢枕頭打滾也不告訴我。


  阿夕嘴角抽了一下,我似乎不小心戳到他的痛處。


  「沒錯,下界怎麼能放任鬼殺人,沒有王法了是吧?」小七也對抓交替頗有微詞,然後阿夕就把他的空碗收去洗了。「啊啊,大哥,我還沒吃飽!」


  「總之,小七說的東西,危險性又比惡鬼高了一階。適合它們的替身更加稀少,一旦發現,絕不會放過。」阿夕從廚房繞出來,其實是去添了新飯給他弟。


  「總不會是我吧?」看他們擔心成這樣,茫茫人海的,我要是小妖精才不會去找三十九歲的歐巴桑出手。


  兒子們兩雙特別的眼睛都盯著我瞧,我才收起笑,端正坐好聽他們訓話。


  「總是有這種案例,有些人出了意外後,性情大變,雖然有的確實完全是生理上的原因,但有時是因為裡面的東西已經被換掉了。」


  我這時候,才感到一絲害怕,因為林之萍太太擁有一個令人妒羨的美滿小家庭,如果我是有眼光的小妖精,想要的東西絕不單單是林之萍這個人。


  「它們目的是完全取代那人的生活,奪去一切。」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弦也
  • 這讓讀者想起~

    四方界靈裡的陸二哥嚕=W=
  • 喵拉
  • 從ptt追到這來了

    阿阿我得了看不到林綠大的文

    就會滾來滾去的病(滾滾滾滾滾
  • zumma
  • 接連看到陰陽路跟眼見為憑的更新,覺得實在是幸福得不得了。

    小七為了蘇老師改變真多...(擦淚)
    之前從來沒有意識到然然有這麼矮!! 跟178的流丹組在一起,真是超有.......視覺效果!!(難怪然然是女裝組啊...)

    大人的期末報告寫完了嗎?祝賀大人端午佳節愉快。
    也很期待月底的新書!!
  • hopepaper
  • 好為這一家子擔心喔!
    拜託今夕乾脆把你媽媽綁起來丟在房間裡好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