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某人的關係,我今天選擇走後門溜進公司,提心吊膽,結果沒啥用處,全公司的人都在逃生梯堵我。


  「之萍姐,出事了,判定為十七級風暴!」他們一臉大事不妙。


  「真是太可怕了,不如我們自行放假吧!」


  這群後輩完全不理會我的哀求,把我架去總經理秘書辦公司收拾善後。


  亂七八糟的,上個月檔案和待處理文件全灑了一地,老王僵立在辦公桌前,臉色鐵青,胸膛還上下起伏著。


  「那個,龐、龐先生來過了?」我小心詢問,老王往我瞪來,一切盡在不言中。


  「林助理,收拾乾淨。」老王下完令,也蹲下來整理這一團亂,實在委曲他中年發福的肚腩。


  說來話長,他們兩個十多年前就不對盤,一個是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少爺,一個是從底層咬牙爬上來的菁英,光是公司繼承人這點就足夠爭得你死我活,更糟糕的是,之中還夾了一個叫林之萍的女人。


  「他該不會叫你離開現在的位子,自己要來當『爸爸』的秘書,先熟悉一下公司的運作,好為未來的董座鋪路?」


  「哼,還指名要妳當他的貼身助理。」


  「老王,殺了我吧?還是我們合資請殺手幹掉他?」龐公子讓我深切體認到,人可以無知,但不能白目。


  「要不是他是總經理的獨苗,我早斃了他了!」老王俐落地把資料歸檔,為他的電腦清出空位。


  我出去跟小李借了拖把,打算清理地上疑似血跡的蕃茄醬。他們一群人圍了過來,嘰嘰喳喳報備剛才的實況──

 

 

  王胖:你無權這麼做。


  龐呆:我就是要這樣。


  王胖:既然如此,別怪我動手。


  龐呆:你能做什麼?我可是董事長的兒子,你敢打我嗎?來啊,打我啊,有種就賞我一拳啊…哇噗!


  王胖:求拳得拳。

 

 

 

 


  「然後他們就打起來了,戰力如同咬緊銀行的空頭公司!」會計吳抬了下閃閃發亮的鏡框,所以說,你們沒人幹活,都在看熱鬧嘛!


  「之萍姐,好厲害,兩個男人為妳打架耶!」陳妹妹對我的崇拜又上升一層。


  「我也會為妳噴鼻血呀,小妞。」我拍拍小美女的肩,把人群哄回去崗位上,回頭多拎了一盒醫藥箱。


  老王已經在工作了,繃著一張臉,打字的動作沒有往常靈活,我要幫他包紮也不理睬,又在生悶氣,悶燒豬肉。


  「都是我不好,你就讓我補償一下吧。」這跟出身貴賤沒有關係,每個中年男子都是王子,需要溫言軟語來勸解。


  老王逞強了好久才把西裝外套脫下來,我把他襯衫袖子捲到底,手臂到處是瘀青,都快四十歲的人了,還那麼衝動。


  我把貼布剪成兔子造型,貼在老王肉上,這樣傷處看起來就不會那麼痛了。老王原本想說些什麼,不過看手工藝白癡的我沒把兔子剪成狗,還是讓我繼續努力下去。


  「包包,跟你說,昨天我抱著兔子一起睡喔!」提到兔子,不得不炫耀一下我家那隻。


  「…妳終於對未成年少年出手了。」


  「這是誣告,我要上訴!」


  昨晚我跟小七靠在沙發上,香香軟軟,一級抱枕,太舒服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一直到早餐擺在我面前,媽媽我才從兔子毛裡睜開眼。


  身上多了薄被和熊寶貝,阿夕站在我面前,從高處凝望著我,有一瞬間,或者其實我早就察覺到,當他不再害怕那個世界,他就已經離我遙遠。


  可是一大早難過多難看,我笑著說聲早安,阿夕也應了聲,然後伸手摸著我的臉,一語不發。我說媽媽老了,快被皺紋打敗了,以後只能當個抱孫的老太婆。


  阿夕說了什麼?為什麼神情會如此糾結?寂寞得像個孩子?我竟然一個字也記不得,渾渾噩噩來上班。


  「志偉,我還是不要結婚算了。」人生苦短,這一點時間拿來養小孩,根本不夠用。


  老王沉默瞥了我一眼。


  「怎麼了?怎麼不嘲笑我終於認清現實?胖子,你還好嗎!」


  「林之萍,人可以白目,但不能智障。」老王放下袖子,袖口帶著些許單身漢的黃漬。「我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做好下半輩子都得面對妳那個妖魔兒子的心理準備,妳真是個白癡,大白癡。」


  我呆了一陣,直到老王拿資料夾卯我的頭,我才回到現實裡頭。


  「發什麼傻,快工作!」


  「哦。」我捂著隱隱發疼的額頭,不知道能不能申請傷害賠償?「老王,你喜歡小七嗎?會不會裝成山豬逗熊寶貝玩?」


  「山豬這點是絕無可能。」


  「哦。」小氣王。


  「妳腦袋同時裝不進兩件事,等這場風波過了再說。」


  「哦。」


  「我跟龐世傑,誰比較好?」


  「王志偉。」不用蓋棺材板了,我半秒鐘就能下定論。


  「加薪。」


  「耶!」

 

 

 

  老王今天又多送我一程,還叫我好好觀察附近有沒有噁心的金龜車,看到就告訴他,他會想辦法製造假車禍。


  好在到我家之前,都沒有行蹤可疑的世家少爺。老王走後,鄰居太太連忙貼上來,問我那個一身福態的男人是誰,這讓我傷透腦筋,只能用「老相好」這種了無新意的答案敷衍過去。


  我進門,燈是暗的。熊咧?兔子呢?連他們的飼主全都不在,餐桌上只有一張交代自己熱菜的便利貼,我只好可憐兮兮地微波昨天的晚餐,這一定是阿夕給他媽媽的懲罰。


  家用電話響了,我又蹦又跳跑過去,不知道是哪個孩子要跟母親求救,等等我啊,寶貝兒!


  「喂,哪一隻呀~」


  話筒那端卻安靜兩秒,才響起格外斯文的男聲。


  「妳好,我是明朝的導師,蘇晶。」


  「是蘇老師呀……」呀啊啊啊!「你好你好,久仰大名,我是小七的媽媽,兔、兔子受你不少照顧。」


  「請別緊張,雖然有些冒昧,但我想和妳談談明朝的事,不知道方不方便?」


  該不會我跟小七說他壞話,被他發現了?小兒子那麼好套話,說不定三言兩語人家就知道他老媽正在懷疑一個兢兢業業的高中老師。


  「那孩子雖然不太聰明…不,該怎麼說…有些傻氣,上課總是看著我傻笑,被班長糾正還一臉驚覺的表情…不是說他不專心…總之,他是個很善良、很好的孩子。」蘇老師無意吐露出真心話,沒關係,我家的兔子什麼德性,我都了解。


  「是啊,很好的孩子。」


  話筒那方,一聲嘆息。


  「我沒有惡意,請相信我。」


  「不好意思,應該是我想太多了,你對小七有多關心我都看在眼裡。」我小心斟酌用詞,擔心破壞掉他跟小七的關係。「可是我不會平白無故去想一個老師會不會對他學生有所企圖,舉例來說,你怎麼知道小七的親生母親已經去世了?」


  「我是他的老師……」


  「小七遇到我之前,一直以為他生母還活著。之後是阿夕替他辦的學籍,你怎麼可能知道?這件事小七難過得要命,又怎麼可能自動說給你聽?」


  良久,蘇老師才鬆口。


  「他的身份並不尋常…我必須看著他……」


  「你是什麼人?『天上』?『地下』?想對我家的兔子做什麼?」


  「時機未到…我不能說破…我只是想提醒妳,小心那娃娃,我不小心追失了…她絕不可能放過妳…她知道『白仙』代表的意義……」


  電話開始收訊不良,有插撥暴力轉進家用電話線。


  「大姐!」


  「兔子!」


  「我現在掛了幾條人命在身上,暫時回不去,妳待在家裡,千萬別出門!」


  我還不及應好,電話就掛斷了,隨即,門鈴大響。


  「之萍,是我,快開門!」


  龐、龐二世?老天無眼,怎麼會那他這個大麻煩找到這裡?


  「聽我解釋,妳只要聽我說,一定能明白我的苦衷!」


  我聽見鎖頭用力轉動的聲音,好吵好煩人,他能不能自動消失,我一點也不想面對他。


  萬一被阿夕知道了……


  「雜碎,別擋在我家門口。」


  完了,說曹操,曹操就到。


  「你是誰?她的錢都是我給的,她家就是我家…哇啊!」


  「殺了你。」阿夕一向說到做到。


  不得了,要出人命了,我奪門而出,卻不見半個人影,這要解釋成更年期幻聽也太嚴重了吧?


  突然一隻手扣住我手腕,觸感卻不是人的手指。我看去,不意外,是那娃娃,穿著一身紅旗袍,眼角微微上揚,就像個沾沾自喜的少女。


  「之萍,妳終於出來見我啦!」她開口笑著,又用林今夕的聲音說:「媽,妳能不能多注意自己的安危一些,不要被無腦的娃娃騙了。」


  「天啊,學得還真像……」我也知道大事不妙,但她這麼抓著我,氣力都不曉得跑哪去了,一下子就變得虛脫無力。


  「小七,媽媽昨晚做了一個惡夢,夢到被美麗的人偶搶走身體。」娃娃一邊說,一邊貼近我的臉,那張油彩臉龐盡是貪婪。「好可怕喔,小兔子,你要保護媽媽,媽媽才能一直抱著你,一起到天上過著美好的日子。」


  「不准玩弄我兒子!」


  「咯咯,別擔心,很快就不是妳的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01
  • 傀儡出手了!!
  • eily
  • 單身漢的黃漬?????
    人可以無知,但不能白目
    人可以白目,但不能智障
    ...層遞句啊~
    嘻嘻..求拳得拳
    是說
    原來民婦早就知道王胖胖對他有意思啦
    傀儡好恐怖~
  • 皇甫茯苓
  • 所以現在是三個男人再加一位傀儡
    搶一位民婦
  • jp2004
  • 我看到「山豬這點是絕無可能」,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哈
  • 璇
  • 其實我覺得 民婦知道很多事情
    只是無知白目智障她全包了所以事情才會越演越烈(菸)
    娃娃好可怕
    阿夕趕快來救民婦阿~~
  • hopepaper
  • 我也這樣覺得
    民婦知道許多的事情 只是裝傻不說破
  • 水果奶油布丁
  • 太精采了!!!!!!!!!!!

    好害怕阿~ 沒想到它真的貪圖她的家庭,我的臉都緊繃了=皿=

    真是可怕的人偶~ (冷汗)

    不過,沒想到蘇老師也是個不凡的人呢=]
  • 韶子
  • 雖然對老王不太好意思...但是希望民婦能夠跟夕夕魔王在一起~

    這一次...夕夕魔王說不定會要那些人[鬼?]為他最[愛]的媽咪.˙血˙祭˙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