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著沉重的果實,舉步維艱。

 

  對方回過頭來,用和天空一樣湛藍的雙眸望著他,眼中透著一絲無奈。

 

  對方用僅有彼此感應得到的方式,告訴他──放下吧?

 

  他搖頭,怎麼也捨不得。

 

  「萬物生生不息,你不能阻止衰敗和死亡。」

 

  「只有春天有桃子……」

 

  對方受不了他,取走開始腐敗的桃,切開果肉去子風乾,把果乾裝入木頭罐中。

 

  他抱著桃子果乾,快步跑來對方身側。

 

  對方溫柔看著他:「就這麼喜歡?」

 

  他點點頭,很開心,美好的事物易逝,但對方教會他,只要做些什麼,總能把一些好的東西留存下來。

 

 

 


  祂睜開眼,四周都在搖,以為是地震,不過天上界應該沒有板塊運動才對。

 

  「聖上、聖上!」

 

  陸祈安穿著一襲朱紅袍子,側額挾了雙星金釵,兩手並用把病重的天帝從待葬的水晶棺裡挖起來。

 

  天帝明白了,所謂三界的妖孽、宇宙的亂源──陸家道士已經兵臨城下,難怪會天搖地動。

 

  照理說,近身冒犯眾神之神,可以用一百條天規宰了混蛋道士,但老牌的神明都知道,天帝聖上就是偏愛無理取鬧的東西,像是流放人間的前太子。

 

  陸祈安甜笑告知天帝:「人家要跟我家星星結婚了喔!」

 

  陸祈安好的不學,把福德奶聲奶氣的腔調學了八成。

 

  天帝張眼發呆半刻,好不容易才清醒半分。

 

  「汝應知,人神不得相戀。」

 

  「說什麼?喪門哪裡你們這些濫竽充數的神明可以比擬,他可是星星!」

 

  天帝沒有理會陸家道士的狡辯,仍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樣子。

 

  「汝應知,人神不同界,自古以來,從未有過善果。」

 

  神就像祂,本質軟弱不堪,到頭來總是流著淚向祂祈求毀滅。祂才會對眾神下令,不要再有下例。

 

  「聖上也知道,黑旗大人做為禁令的執行者,殺了又殺,可他哪裡有記住教訓的樣子?」

 

  「不准動他。」

 

  「就沒見您替白仙說過半句話。」陸祈安笑著揶揄一句,「不過看著黑旗令主,被您厚愛也不是一件好事。」

 

  天帝望著總是來找祂吵架的道士,明知就算說破嘴,祂也不會起一絲波瀾、殘酷的天道也不會改變,但陸祈安就是想辯出一個自我滿足的道理。

 

  祂看陸祈安雙手纏滿姻緣紅線,像是有生命一般,突突跳動著,讓他一尊人偶幾乎像個活人。

 

  早該死去卻依賴著對方毫無保留的感情,活了下來。

 

  天帝出於神的本能,雖然沒有心,但還是想要救起眼前帶笑的小人兒。

 

  「瞎盲的你帶著星辰,將會萬劫不復。」

 

  「我知道、我知道。」陸祈安像是吟唱著歌謠回應,「我只是對您過意不去,就這麼丟下您獨自對抗上蒼,對不起。」

 

  天帝微怔,陸祈安傾身抓過祂毫無溫度的雙手。

 

  「因為您太可憐了,不管您做了什麼,心軟的小殿下一定會原諒您。」

 

  「因為您太可憐了,幽冥那一位大人,終有一天會把您從心頭放下。」

 

  陸祈安低身拜了再拜。大紅禮服輕覆上天帝的白冕。

 

  「聖上,祝您幸福。」

 

  
  

 

--

早發的七夕文吼!

出差中,雖然比上班輕鬆,但晚上總要用line開會,比較少有寫文的時間,請親親見諒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