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胡理也是坐在看不見窗外風景的轎車中,前往申家。

 

  他還記得當時穿著整套新衣服,拎著母親親手做的小布包,裡面放著要給外公的禮物,所以他很小心拿好包包。

 

  申家戒備森嚴,大宅子住了許多人卻寂寞無聲,和熱鬧的華中街很不相同。胡理第一次隻身來到全然陌生的環境,舅舅阿姨露骨的打量讓他有些膽怯。他握緊小手,鼓起勇氣朝他們露出笑容,他們回以微笑,讓他安心不少。

 

  他瞥見大廳座上的老人,眉眼和母親有些相似,還沒上前打招呼,老人就撐起拐杖,繃著老臉來到他面前。

 

  「外公,您好,我是胡理。」他恭敬福了福身子。

 

  老人望著他,嚴肅的面容似乎軟化幾分,讓胡理以為他和以往認識的老人家沒什麼不同。

 

  「你母親的地方早被清出去,沒房間給你住。」

 

  胡理一點也沒受到威嚇,只是朝老人眨眨眼:「傷腦筋,我該怎麼辦呢?」

 

  「來,跟阿公一起睡。」外公握住他的小手,胡理還記得滿布皺褶卻柔軟的觸感。

 

  當晚祖孫倆在榻上相談甚歡,胡理努力想要補足彼此七年來的空白,使出渾身解數,又按摩又撒嬌,要讓外公喜歡上他。

 

  外公笑起來和母親很像,胡理覺得可以靠近一點。

 

  他趴在外公腿上入睡,那隻手撫著他的背脊,依稀聽見老人哽咽地說:「小理,你知道嗎?阿公一直很想念你和你母親。」

 

  他抬起腦袋瓜,親暱蹭著外公的手──既然如此,阿公和小理就不要再分開了。

 

  那時,他還太小,不曾吃過半點苦頭,對人類的認識還相當淺薄,重重摔了一跤。

 

  才知道,幻象不只是妖魔的專利。

 

 

 

  胡理被押下車前,被強迫打了幾針,意識混沌不清。

 

  他在申家家丁的挾持下,昏沉走過申家的庭院,幾個孩子跑出來看熱鬧,指著他,嘻嘻笑著:「是妖怪耶!」

 

  胡理努力想看清纏在孩子背後的黑影,卻被以為在詛咒他們,舅媽和阿姨連忙把兒女抱進室內。

 

  他被帶到離大門最遠的院落,進了電梯,往下到禁錮過他的地下室。環境煥然一新,牆壁被漆得雪白。胡理自嘲想著,除了藥水味重了些還可以接受。

 

  他被帶到像是生物實驗桌的長形大理石床,安上為他量身訂做的手鐐腳銬。

 

  這些刑房用具即使仔細保養也看得出有些年代,被地下室濕氣鏽蝕幾個連接處,不是新玩意,胡理粗略估計這是三年前完工的牢房裝潢。

 

  也在三年前,華中街十五歲以下的青少年全被逮補歸案,罪名是販毒。

 

  那時胡理早該懷疑他們揮霍的本錢從何而來,可是等他發現,一切都太遲了。

 

  鄰里雖然用力咒罵兒女傷天害理活該捉去槍斃,但夜裡總是響起鄰人無助的哭聲。

 

  藥頭供稱主要看上華中幫未成年,還有自小習得的生意手腕。他們父母從早到晚忙碌不止,沒有時間管束孩子。

 

  口供一出來,大眾紛紛指責華中街的人為了賺錢連孩子都不要,貪婪的畜生,還造謠是爸媽指使兒女去賣迷幻藥。

 

  胡理每天去看守所探望華中幫小子們,一開始還能罵兩句,到後來只是茫然看著低頭啜泣的鄰居弟妹。警察在旁邊嘆息:新聞鬧這麼大,這些孩子以後玩完了。

 

  胡理意識到這件事約莫和他脫不了關係,外公一定記恨著當初華中街罵他是吃囡仔的畜生。

 

  母親托人私下調查,確定和藥頭拉線主使者是申家預定的接班人,也就是外公的長孫。據事後大表哥在酒店和一群漂亮女人炫耀,同樣是賣藥,窮人就是該死。

 

  果然是申家,又是他的錯。

 

  得知真相後,胡理帶著華中街所有招牌菜去探監,引起一陣騷動,被看守所的人警告下次不准再拿這麼引人犯罪的美食過來。

 

  華中幫的孩子不像一開始那麼膽顫,只要有阿理大哥在,就不信誰敢欺負他們。

 

  「理哥,今天不是國中學力測驗嗎?」

 

  「我有去考啊,那個很簡單,一下子就寫完了。」

 

  胡理在心底發誓,一定要救他們出來。

 

  他在看守所接到外公慰問電話,好像彼此從未有過嫌隙一樣,邀請他來本宅一趟,為免他固執愚昧的母親生氣,還請瞞著他家人。

 

  胡理雖然不再是小孩子了,但怎麼也掩藏不住話裡的無助,一口應下,只要外公保證會放過他的弟弟妹妹。

 

  轎車等在外邊,他上車就被按住口鼻,車子急駛而出,突然衝來一道人影,碰地一聲,他看見碎花裙揚起,然後再碰一聲,母親墜落在滾燙的柏油路面。

 

  當下他腦子完全空白,只是下意識嗚嗚叫喚,母親似乎聽見,四肢動了動,一身血淋爬了起來,攀上轎車引擎蓋,用力拍打前車窗。

 

  「你們要把我的孩子帶去哪裡!」母親拋下所有修養,像隻母獸嘶啞吼叫,震懾車內挾持他的人馬。

 

  申家還是忌憚著母親,和下賤的他不同,母親可是血統高貴的千金之子。

 

  他被放出來,一觸摸到母親,母親緊繃的身子就放鬆下來。

 

  母親被撞碎一邊膝蓋,從此不良於行,身子也一落千丈,但她還是露出歡欣的表情,因為總算是毫髮無傷地,成功保住了他。

 

  那一次多虧母親給外公政敵提供消息,換回華中街的孩子,下次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經此震撼洗禮,胡理隱隱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除了向來嘴賤的父親,沒有人罵他一句,都覺得他無辜可憐,華中街鄰里即使差點失去親生孩子,還是百般維護著他。

 

  有違人情,不應該如此。

 

  他想起宗主說過,他父母得上天垂憐,育有一女,而他是天生的妖魅。

 

  他開始有意避免和人深交,只剩箕子因母親所托,不得已義務看照。

 

  通訊錄全面死絕的情況下,他和箕子交情比過去國中的朋友還好,他觀察過,也比同年的孩子熟絡許多。

 

  每次箕子說:「阿理,你對我太好了吧?」他都得回頭想是何年何月的哪件事。

 

  雖然刻意壓抑過,但胡理感受得到,箕子非常喜歡他。

 

  他認為這是他應得的報酬,沒有多去抗拒。

 

  記不起教訓,所以箕子就被捲進他和申家之間,成了最後的犧牲品。

 

  胡理怨恨申家、外公,不是因為他們在他身上造成的傷痛,而是剝奪了他盡情愛人的權利。

 

 

 

  胡理在石床昏睡一陣子,大約接近中午時分,有人捧著一團血肉端他到面前,未經處理的肉類腥味讓胡理不住作嘔。

 

  「表弟,你還記得我嗎?」年輕人微笑招呼著,不過二十來歲便頭髮稀疏,兩枚眼窩凹下發黑,應是酒色無度的表癥。

 

  胡理真的不記得了,他對人和毛球的記憶力不是同個等級。

 

  「是我把你的頭整個塞到狼狗嘴裡,你竟然忘了。」

 

  申家的大表哥把肉團拿起來,用肉團前肢拍打胡理的臉。

 

  「你猜猜,這是什麼好東西?這麼高級的飼料,我們可是找了好久。」

 

  胡理閉眼,定下心去想在健教影片中見過的形體,是人的胎兒。

 

  「我都餵狗吃生肉,你應該也會喜歡吧?不是說妖怪吃人可以增加力量?快吃。」

 

  申家長孫單名一個「禮」字,也註定他缺乏仁義和廉恥。

 

  胡理不覺得大表哥是能講道理的人類,對方泛黃的眼中沒有一絲清明。這人在外又被包裝成年輕有為的大好青年,大學一畢業就準備推上政壇。讓廢物得權就算了,竟然還神經不正常,下一代的老百姓怎麼這麼倒楣?

 

  申禮把肉團一隻手擠到胡裡口中,看胡理把早上的食糜吐出來,雙肩輕微顫抖著,不由得開懷大笑。

 

  胡理感覺到胃在洶湧翻攪,他的體質本來就不能接受生食,上次被箕子唬弄吃了一口生雞肉,害得小袖在廁所外擔心他會吐死在馬桶上。

 

  「儀式可以開始了。」申禮逗弄過後,才被舅媽催促著辦正事。

 

  胡理被幾個道袍男人架起來,他們好像對他說了「抱歉」,但他沒有真正聽清楚。

 

  佣人推來一台菜市場常見的碎肉機,舅媽掩鼻要兒子放下死嬰,但申禮卻拗著舅媽要自己動手,他要親自摧毀一直以來隱隱威脅著他地位的對手。

 

  祖父真正想要的繼承人是這隻小狐狸精,不時在他面前說起,要不是長生不老和外孫之間只能二選一,早就把胡理接來身邊教養。

 

  肉團被扔下之前,胡理恍惚見到胎兒朝他睜開眼,乞求一絲憐憫,然後「吱」地一聲,血肉模糊流出。

 

  請來的高人指示申家,先讓妖物吃了人,再殺他才叫替天行道,這樣虐殺他就能變成功德一件。

 

  胡理以為生而為人,殺人和殺雞殺豬終是不同,但申家告訴他,其實都是一樣的。

 

  他被強迫灌食,再吐再餵,申家有幾個旁觀的孩子看了妖怪的蠢樣,忍不住引頸偷笑。胡理看去幾眼,小孩子纖細的項頸就像他父親第一次教他如何絞住雞脖子,很輕鬆就能扭斷。

 

  申家不知道,在胡理眼中,申家和大宅子外面的凡人,也都是一樣的。

 

  胡理沒有求饒,只是反覆說道:「我要見外公……」

 

  他們說,畜生不需要衣裝,扒下他齊整的學生制服,讓他赤裸跪在冰冷的床上,看他細秀的髮垂在白皙頸間,不禁讚嘆真是隻漂亮的畜生。

 

  申禮把手探進他的大腿間,胡理冷冷瞪著他。申家長孫什麼經世治國的學問都沒習得,但威逼那套倒是盡得真傳。

 

  「你忍著,我就不碰你妹妹。」

 

  聽見胡袖的名字,胡理突然暴跳起來,隨即被人用力壓制在石床,額間撞出血花。

 

  申禮看原本泌泌流著鮮血的傷口沒幾下子就止住血勢,復元長出新皮,叫人快拿刀具來,躍躍欲試。

 

  「胡鬧!」突然響起老人的喝斥,任憑申禮也只能乖巧站定。

 

  胡理半趴在病床,發出哽咽泣音。

 

  「外公……」

 

  老人被聲音吸引,不自覺推動輪椅接近石床,兩個法師攔住他,勸告最好不要太靠近瀕臨崩潰的狐媚子。

 

  「外公,我是胡理,您不認得我了嗎?我知道您生病,還特地和狐仙討了長生藥,您都被他們騙了。」

 

  老人看胡理四肢都被抓得死緊,決定斥退申禮,再演一段慈祥祖父的戲碼。

 

  「什麼長生藥?快告訴阿公。」

 

  胡理伸首靠去,貼近老人耳畔,故意模仿七歲時撒嬌的聲音。

 

  「外公,我告訴你,人,都會死喔。」

 

  老人勃然大怒,重重往胡理姣好的面容摑下巴掌。胡理噙著笑和血絲,一派純真望著老人嘔出黑血。

 

  他像獸一樣四肢伏地,低低笑了起來,笑聲迴蕩在地下室間。

 

  申家成功毀去一個謙良的少年,只是突然有些害怕。

 

  老人被推向醫療間,醫生說等不及了,高人們也說要抓緊時間,否則讓妖精蛻變成妖魔,這個家所有人都會被這個大劫吞噬下去。

 

  他們剝去狐妖的皮,相信沒了毛皮,妖怪就不能再變化。他們以最熟稔的手法割下一層又一層,新皮卻又瞬間長成,好像怎麼也沒法毀去他的容顏。

 

  沒有止血,很快地,大理石床被染成紅色,指爪掙扎的幅度也愈來愈小,終於,儀表上的波動圖示變成直線。

 

  醫師鬆了口氣,判定捐贈者死亡,接替法師的位子,剖開胸膛,拿出溫熱的臟器。臨走前,還看了眼雙眸半合的少年,從未見過有人死去的模樣能如此美麗。

 

  「好好守著,只要等天雷下來……」術士交頭接耳。

 

  雷聲大作,他們還以為天譴來了,就要開通地下室隔層,引天井的電光消去妖物屍身,沒想到通道處殺來身背古劍的少年,手持雷符,剎那間,滿室電光霹靂,代表他滿腔怒火。

 

  「混帳,放開那隻狐狸精!」

 

  對方的法術還很生澀,應該是習道不久,但是力量相當驚人,外面守備的術士就是輸給他無需休整的法力。

 

  「為道之人竟然以多暴寡,恃強凌弱,你們有種就給我說清楚,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金亮的閃電消散,緊接而來是紅符捲起的烈焰。

 

  眼尖的人認出,上面咒文既不是向自然借取,也非自身修煉的能力,而是消逝在洪荒之中的上古神祇咒印。

 

  法師互相使眼色,決定避開少年道士的鋒芒,任其力竭而盡。

 

  箕子看他們讓出一條路來,也不再窮追猛打,喘息著走來石床邊。

 

  「阿理,你怎麼光溜溜的?他們還真是群變態。」箕子抽開古劍,斬斷胡理四肢的鎖鍊,再低身去扶像是趴睡在床上的胡理。「我回家找幹架的傢俬,耽擱一點時間,你不用怕,我馬上救你出去。」

 

  他摸到滿手鮮血,心頭一沉,顫抖去摸胡理的鼻息。

 

  「阿理?」

 

  這一刻,箕子這些年來強撐的瀟灑全部瓦解,他伏在他心跳停止的胸口,痛哭失聲。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陌桑
  • (潛水了很久的第一次留言)
    我邊看邊哀號QAQ
    實在是有夠變態的啦,申家人根本是披著人皮的妖異(大哭)
  • 人如果沒有心,比禽獸不如,大概有這個意涵在。

    woodsgreen 於 2012/08/16 21:47 回覆

  • 夜空藍
  • 哭....
    沒有呼吸...那即是...啊啊啊!!!!
    不可以的啊!小狐狸你還未做王啊,不可以先死一次啦(淚...(當然小讀者的意思也不是做了王就可以

    話說,那是陸道士出場嗎?(吾乃陸家信徒
  • 他身為人的那條命就交代在申家這裡了,之後就以妖的身分存在

    woodsgreen 於 2012/08/16 22:04 回覆

  • 小妃
  • 喔喔喔───真是太可惡了太可惡了Q口Q!!!!

    箕子二號快去幹掉那些喪心病狂───
  • 等下一回喔^^

    woodsgreen 於 2012/08/16 22:05 回覆

  • 凪紗(紗希)
  • 申禮是個空有人類外表禽獸一枚(冷笑
    果然呼風喚雨久了就忘記自己也不過是個人類而已的蠢蛋阿
    阿理你果然不適合當人阿(摸摸)
    箕子二號(?)加油!!!
    把那群渾蛋殺個片甲不留阿!!!!
  • 權勢使人迷失,所以才需要更迭

    胡理這些年來也是很努力以人的身分過日子,但最後的結果卻是如此

    woodsgreen 於 2012/08/16 22:08 回覆

  • 辰
  • 申家的教育也太扭曲了吧
    所謂的人面獸心就是在說這種了
    那些道士也是
    根本是仗勢欺人
    看到皮被扒到那超心疼的
    說是血濃於親
    但如果是這種親人
    不要也罷吧
    胡理的精神創傷又是一記
    這一篇真是滿滿的混帳阿!
  • yuehming
  • 果然人才是最恐怖的....
    箕子二號快打爆他們!!!
  • puff
  • 看到哎,第一反應就是祈安大師...
  • ironictri
  • 二號就是師傅? 師傅就是陸大師嗎?
    那公會法師死定了!!
  • 花花
  • 你們活~太~膩~了,是吧!!!!
  • Ying-Chen Chou
  • 所以才說胡理是笨蛋,把箕子交給這種神經病家族會好嗎?哭哭。

    公會怎麼老出這種助紂為虐的術士,好為張大哥感到難過。

    箕子被掉包得正是時候!箕子二號!你的狐狸尾巴要被搶走啦~~~~!
  • ( ´ Д `)喵
  • 申家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以下省略1000字)
    不敢想像這群人在古代得了勢、做了皇帝國家會變得怎麼樣

    雞哥要好好保護你的狐狸阿!!!漂亮的東西容易被盯上的

    是說好期待雞哥老師原型的出場喔!!!!
  • 以唯
  • 嗚嗚小理子………QAQAQ
    身為人的部分死了,那現在的這個就是妖的部分了?幸好感覺起來還是小理子…是說這樣以後還能回華中街嗎?胡家和厝邊隔壁會看一次傷心一次啊(哭
    小狐狸你的命才不值兩千萬,這身價貶的太低了啦T^T

    申家的祖宗十八代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怎麼盡養出了一堆妖魔鬼怪?(捂額
    老妖魔外公就算心肝脾肺腎全換過也不可能活跳跳,已經末期癌細胞早早擴散出去了啊,做什麼不過都是垂死掙扎。
    小讀者好想詛咒他手術失敗,不過這樣好像又太便宜他…華中街的鄉親父老,之後請多多用力蛋洗申家啊!(哭

    唉唉按照大家的猜測,隔壁棚有星星又要抓人起來嚴刑拷打了啊XDD

    這篇看完小讀者心情好沉重…林綠大大加油的說T^T
  • 流動
  • 安安~上古道士出來掃垃圾喔~

    申家小朋友背後都有黑影欸,是否跟天宮有關呀?
    拜了邪神然後申家都壞掉…
  • Ally
  • 看得我渾身雞皮疙瘩><
    超!噁!心!
    髒話都想罵出來啦!!!!!!!!

    大家整個"箕子二號,上阿~~"
  • 梓月
  • 華中街那段看了好有感觸...
    小孩走歪路,只怪父母不管教,也不看看人家過的是什麼日子,還有為何得過這種日子。看到這種中傷好氣悶,不只氣申家的陷害,也氣不明事理的人。

    申家實在太扭曲...畜生之類的詞多是拿來罵人,可是、這還是人嗎......(悚

    小箕子小理子~兩個都傻傻的。好孩子總讓人想順順毛抱一抱><
    胡理哥哥...身為人的形骸好像碎了...QAQ

    前面好抖好寒,最後那帥氣的一句又讓我內心充滿了希望。(眼睛閃閃發亮
  • ㄚ冰冰
  •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只能說要成為林綠大筆下的主角都經過了一翻洗禮QAQ

    是子箕的師傅!!!! 是陸大師嗎?!!!
    所以要準備和公會的人說掰掰
  • 班
  • 打開這篇真是近幾天來最讓我忐忑不安的事情了!!!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

    希望下一集申家人全部被打爆
    嗷嗷嗷~~~
  • 夢人 dreaman
  • 申家真是該死
    那些為虎作倀的法師和醫師更是該死

    身為人的部分已經死了 儘管掙扎過
    間接的也把阿理推向了王的道路

    阿理這下該明白
    箕子就是個笨蛋 笨蛋就是要放在身邊才安心~
  • 空閑
  • 看完打擊超大(哭)
    為什麼會有這麼...的人呢(找不到形容詞)
    好想把申家的人(媽媽除外)給折斷再塞到絞肉機最後棄屍荒野呵呵
    虐待胡理的都下地獄吧!!這群人面獸心的**(消音)

  • 抓
  • 看完整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噢我的天阿所以申家阿公就這樣又能痊癒繼續禍害人間了嗎?

    既然失去身為人的部分
    那阿理就必須前往青丘了吧?
    想到帥爸爸狐狸跟理媽媽難過的表情就揪心阿 (揪)

    箕子的師父大人快救救他們阿~
    (不過師父大人是誰呢?小安安?)
  • 七夜
  • 申家全是禽獸不如的變態人渣!
    還好有箕子,還好箕子拜的師父能力很強很維護這個徒弟,不然……
    阿理之後就是全妖了嗎?
  • 子域
  • >>哎,敢動我家小徒弟,你們活太膩了是吧?
    看到關鍵字(哎)心中猛然一跳
    難、難道這是隔壁棚的祈安大師嗎?!
    後來看到之前大家的留言
    只有我還沒發現
    唉~看來我還太嫩了(掩面
    看林綠大的作品總是讓我在電腦前又哭又笑
    (比較常哭的亂七八糟,尤其是黑旗令)
    話說小星星和祈安好久沒出現了
    我需要閃光來治癒哭的亂七八糟的眼睛啊~
    最後
    祝林綠大身體健康!!
  • 羊羊
  • "來者何人?"

    下一句該不會是接
    "吾乃陸家風水師。"

    申家的人全都喪心病狂了!!
    他們比妖還要像妖!!
  • 雷米
  • 看到申家渣渣們那樣對小狐狸
    我好想把他們剁剁剁剁剁
    剁成名副其實的渣渣阿!!!

    雞蛋子二號出場~~(開花)
    不過公會怎老是出產渣渣般的法師,道士呢?

    最後
    林綠大加油!!也要好好重身體喔~
  • ttyx
  • 看到狐說13很開心

    可是又很害怕點下去看到的是血肉模糊一片

    事實上也.....看到被強迫灌食那段忍不住對著垃圾桶乾嘔幾下


    看完之後我只想要...

    來人!! 拿草人來! 為什麼世上總是壞人活跳跳,好人卻老是被壞人欺凌!

    申家真變態=.="

    阿理...QQ 你不可以死 (哭)
  • 沏子
  • 一秒 .兩秒.三秒.噴淚
  • 小燈
  • 好血淚啊〈泣〉
    申家心好黑啊...超變態的...其他助紂為虐的也是
    他們這樣對待主角感覺好痛啊─

    失去了人的部份,也就是說,不再是半妖了嗎?
    總覺得,箕子的師父的身分已經呼之欲出了..
  • 鳴遷
  • 申家該死啊QAQQ
    人心果然比妖孽都可怕萬分(抖抖
    上一章就在猜慵懶的師傅是陸家道士好像對了XDDD
    林綠老師加油!
  • badcross1020
  • 嗚嗚.....阿理Q口Q
    一個好好的人被申家殘殺..徹底的變成了妖了.....

    不過看到阿理在心理想說
    吃下去......
    .....一定會拉肚子
    我又有點想笑

    可是阿理QAQ
    就這麼的死在該死的申家手上....嗚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