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本草 (4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算算五日節也到了,這種悶濕的天氣不宜外出,最適合在藥鋪子打盹。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我又回到藥鋪雜工的生活。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骨牌效應發作,一隻小精靈哭,其他小精靈跟進,整場革命歡迎會哭得像公祭,情感放肆排泄,一直哭,哭個不停。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沒有汽車,惟一的畜力是羊,除了步行,我還真想不到別的交通方式。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長劍含著殺氣破空而來,被青紫古劍牢實擋下。雙胞胎耳濡目染西方動作電影,像這種東方式冷兵器相交,碰撞出清脆響音,就算發生在眼前依然像是場夢。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他沿途撞上不少東西,速度卻沒慢下,我被這身大紅喪服給跘住行動,只是先把過長的衣袍在腰上打結,拔腿追了上去。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爺爺,在天之靈,教教我該如何是好?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被換上新衣物,腰帶還打了漂亮的和式結,正放在院子裡曬著。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麥芽和山查來我店裡討論心理測驗,他們問一題,我隨口答一句。結果出來,說什麼我是十足的浪漫主義者,生在東方古代會做俠客,生在西方則是騎士,真帥氣啊!只可惜,這世上的人總是會被外表決定未來,所以阿生你生在東方是美人,生在西方也還是美人,美感這種東西足以超越文化。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不是植物,卻總以為身上少長了根。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給我時間細想,國老就拉著我上殿,這樣在我批改公文的同時,他就能名正言順玩我的頭髮,美其名叫「做造型」。而且因為本大爺忙著幹正事,不會去碎念他在我頭上亂插珠寶。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夜闌人靜,環境清幽,床鋪柔軟,身體疲憊,這種時候卻睜著眼和巧奪天工的床欄互望,姑且稱之為失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眼皮一直跳個不停,似乎有什麼糟糕事正在上演,實在定不下心。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池田田蓮葉,全身溼得徹底,我坐在池畔擰衣服,思緒混亂得可以,問了眼前兩名文武大臣,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冷戰一晚上,弟弟妹妹試圖從中調解,分別去撲我和公主的大腿,但我氣她拿命開玩笑,她惱我勾引糟糕的男人…這什麼鬼!…思想和價值觀毫無交集,沒有什麼話好說的。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哥,我們回來了…!」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醒了,可是眼皮像黏了膠。有說話聲,好像山藥姊拎著老頭子的領口叫囂,葛叔叫他們安靜,然後握起我的手腕,捏捏壓壓,又輕輕放開。他說不行,快去請人類的大夫過來,他沒辦法平心診斷下去。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經過三天的試用期,本店非正式多出一名工讀生。據他的說法,這個瀕臨三十歲的勞工原本是個王爺,姓黃名麻,叫麻黃,主治風寒。面對我懷疑的目光,他又開始挲手指,說什麼黃姓是大族,反正當初名字也是人們隨便取的,那他寧願當王族,而不是和麻糬同宗。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誤入賊窟,我的人生再也沒有休假這種東西。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到夜晚就會變成鬼屋的破店,高高掛起兩盞紅燈籠,不禁使人懷疑死老頭吃錯什麼藥。等麥芽山查小護士探出身,大老遠往這邊招呼著,兩個小的衝上去挑釁,才有一點真實感。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