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榆看他三名室友都對那東西很熟的樣子,就他一個無感的普通人,老實擺出幼教班的呆滯神情,請他們哪個誰好心來說明一二。

 

  喪門說起他僅有一次的經驗,是出殯回程的路上。兩個戴著斗笠、穿著汗衫短褲的男人向他招車,說是趕船班,快來不及了。他不疑有他,依他們所說,驅車奔向並非港口的海埔地。抵達時,只見人群圍著斑斕的紙船,正要點火。那兩人下車謝過,並肩往大船疾走,沒入人群後消失。

 

  上官榆眼神略略死去:「阿喪,你沒解釋到王船,還多講了一個鬼故事。」

 

  「祈安說那兩個人是神將不是鬼,因為我在場會害火起不來,沒多看就走了。後來回家才發現,我車廂多了一袋蚵仔。」

 

  林然然單手挾著寫生本,拉拉喪門半濕的衣襬:「喪,我也想吃蚵仔。」

 

  「好,等事情忙完,我再帶你和祈安去海產店,生蠔哇沙米。」大帥哥溫和笑了笑。

 

  上官榆憋著苦臉,這群怪人根本無視他的疑問。

 

  「王船是漢人傳來島上的習俗──」林然然翻開畫本,以憐憫凡俗夫子的口吻娓娓道來。

 

  以前島上衛生不發達,加上殖民社會貪官暴吏又多,常常有民變,民變又被官兵鎮壓,死了又死。活著的人總需要一些東西撫慰,送死安生,造就王船信仰。不管是官方說的該死的、不該死的,都可以祭拜。

 

  由瘟王爺領著亡魂乘上大船,隨流水前往黃泉世界,別再返頭、留戀人間。

 

  「本來王船多是放到海上漂流,但誰也不想載滿孤魂的瘟船往自家泊岸,又得花大錢作醮把船請出海,這三百年間就幾乎改以燒船代表遊天河。」

 

  上官榆哦了兩聲,明白是明白了,但他一點也不以為這該是大學生的常識。

 

  「你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弄錯了。」陸祈安穿好青藍道袍,空靈地回話。但很抱歉,上官榆慧根不到,聽不懂大師禪意。

 

  好在喪門補充說明:「我們接到委託,說是附近釣客近來在陰雨天,常見火燒船影。公家怕影響到觀光,請公會處理。通常事態複雜錢又很少的案子,就會落到祈安頭上。」

 

  不過陸祈安掛著陸家道士金招牌卻甩也不甩公會,這次卻起興要去看海,喪門才不辭千里載他過來。

 

  「不用處理吧?依現代人湊熱鬧的個性,反而可以成為景點。」

 

  「上官,不是什麼民俗都可以觀光,弄得不好,後果不堪設想。」

 

  上官榆想起剛才那陣大浪,如果打在聯誼那邊的海岸,恐怕凶多吉少,不禁打起哆嗦。

 

  他們議論的同時,火燒船終於靠岸,從黑漆不見人的船頭拋下錨錠。

 

  陸祈安振了振臂袖,露出如玉的手爪,長指比向林然然和上官榆兩人。

 

  「海兔子精和牡蠣精。」

 

  「是的,海兔子!」林然然一口應下。

 

  「為什麼我要當蚵仔!」上官榆不滿分配的角色,他連他們在做什麼都一頭霧水。

 

  船板咿呀兩聲,響起重物移動的聲音。海風往岸上拂來,船上的煙味雖然淡下許多,上官榆仍嗆得無法呼吸。

 

  「蚵仔,快趴下!」林然然鳥腳橫掃上官榆小腿,迫使上官少爺跪地哀嚎不已。

 

  「你們……我……」上官榆說不出話,反正他很後悔跟來就是了。

 

  「神來了,還不低頭?」

 

  「什麼神?」上官榆趴地覷向船頭,只見一抹格外高大的黑影,頭部也異常臃腫,戴著已經褪色的花綠珠冠,很怪異卻有種大人物的雍容。

 

  上官榆以為機會難得,想多看所謂的「神明」幾眼。黑影似乎察覺到他的目光,轉過身,那顆有常人三倍大、擠著七八張扭曲人臉的焦黑大頭衝著他一笑,上官榆差點就尿出來了。

 

  陸祈安無畏站在船下,正面對上這位「大人」,拱手行軍禮。

 

  「恭迎瘟王爺!」

 

  瘟王發出類似海潮的笑聲,那顆大頭上的人臉從半哭半笑轉而全是咧嘴的笑臉,很開心的樣子。

 

  祂纏滿海草的雙足要下船登陸,卻被陸祈安橫手攔著。

 

  人臉不笑了,七八張嘴都垮著,感覺瘟王有些委屈。道士抬手拍了拍,黑沙瞬間化做玉石地板,鋪滿桃花瓣蕊,橫在沙灘的大石成了紫金酒座,佳餚美酒橫列其上。

 

  「這才稱得起王爺的排場。大王,請。」陸祈安笑了笑,伸手攤上掌心,示意瘟王扶著,讓他帶位。

 

  瘟王猶疑碰了碰道士,一觸及他白嫰的皮膚,他的血肉就生出蛆蟲。祂一收手,陸祈安手腕又完好如初。

 

  「不要緊的,陸某是修道者,您的神力我承受得住。」

 

  瘟王怔怔望著陸祈安,好似在回想某個熟悉身影,一邊發出像是滾水的喉音,一邊歪著大頭讓陸祈安牽引上座。

 

  祂的視力不佳,入座才發現有同桌的賓客,七八雙眼珠瞪得老大。原來這裡有這一位鎮守著,土地和海才相對穩定。

 

  「星君大人……」

 

  喪門以襯衫海灘褲的儀容端坐著,雖然聽不懂瘟王口中的古語,仍禮貌點頭致意。

 

  陸祈安晃著長指,遙控酒壺斟酒,替喪門翻譯瘟王爺的問候:「『既然大人也能入世,吾也不必太自咎存在。這座島竟連惡神都能棲身,真是美好的桃源。』」

 

  陸祈安朗朗笑道,瘟王瞇起眼瞧他,似乎很中意他清脆的嗓子。

 

  「陸某也喜歡蓬萊的山水,可惜就是島民笨了些,竟然胡亂把您的船給燒了。」

 

  過去放海的王船已經式微,三百年未見,遇上瘟王船的近海漁船找來法師處置。現代的道長也不知地河和天河差別,叫人把成捆點燃的金銀紙拋上王船,燒了它作醮。

 

  船燒了,瘟王不得已,只能登陸上岸。可沒有人引渡消災,祂逕自踏上土地會給陸地的人們帶來劫禍,才會在外海徘徊不定,一直到陸祈安唱著古早的船歌,將王船引來無人的海岸。

 

  「這麼長的時間,你一直獨自在海上流浪嗎?」

 

  瘟王將酒盞叩上喪門盛著麥茶的塑膠杯,請星君大人別為祂嘆息。

 

  「王爺就像拾荒者撿著沿海的孤魂,祂說祂的職責即是合境平安。雖然島上神祇萬千,能像王爺這般氣度可不多見。」

 

  瘟王又深深望著陸祈安的笑容,除了三百年前那一位在醮場戴鬼面唱鎮魂的道士,幾乎沒有人像他這般不畏懼祂又了解祂。

 

  「大王看來真喜歡我。」陸祈安嗤嗤笑道,反手收拾淨空的酒盤。「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陸某已備妥新船給您。」

 

  花瓣飛揚開來,現出停泊於沙岸的華麗大船。船上立著各式精緻的紙人,憨厚的船伕和嬌美的侍女,應有盡有,出自陸家老么手筆。

 

  瘟王點點頭,雖然新船太粉紅娘氣了些,但做工差可補足。

 

  「大王,時辰到了。」

 

  瘟王望著陸祈安,情不自禁捧起他臉龐,喃喃一個名字。或許祂就是念念不忘壇場那抹為世人祈願的青影,才會在世間流連不已。

 

  「楓梓……」

 

  「王爺,我這世叫祈安。」陸祈安毫不抵抗,好似瘟王一掐緊他的纖頸,就能把他帶離人間。

 

  喪門知道瘟王很寂寞,但即便同情,他還是不允許。

 

  「你不能帶走他。」

 

  星君大人都發了話,瘟王也只能鬆開手,依依不捨登船。

 

  瘟王一上船,上官榆肩膀壓得快吐的力量才鬆解下來,讓他倒在沙上直喘氣,不料事情還未結束。

 

  喪門站在新船那邊,熟絡地招呼著。

 

  「小榆,你來拉船頭。」

 

  上官榆從沙上抬起臉:「阿喪,我可是上官財閥二公子。」

 

  「我知道,同寢第一天你就自我介紹過了。」

 

  上官榆不是那個意思,而是抗議喪門順理成章要他當苦力搬船。

 

  陸祈安睜大眼咕噥:「我都下水了,你一個暴發戶囉嗦什麼?」

 

  「我家是第一財團,你說我家是暴發戶?」上官榆爬起身過去理論,被窮人瞧不起,孰可忍孰不可忍。

 

  「小榆,真要比門第的話,祈安贏你好幾個世紀。」

 

  「開玩笑,我姊姊也娶一個姓陸的,還不是每天給她提鞋?我大哥每天羞辱他賤民,他還不是只能忍氣吞聲?有時候,人就是要認清現實……唔啊!」

 

  上官榆還沒說完,陸祈安一拳呼了過去。

 

  喪門抓住友人犯案的右手,鮮少看他跟同齡的孩子計較。

 

  陸祈安一臉無辜:「喪門,我只是覺得他欠揍。」

 

  上官榆脾氣整個撩起來,動手勒起陸祈安道袍衣襟。

 

  「我從小到大從沒吃過苦頭,你臉過來給我打一拳,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喪門攔在兩人之間,明知陸祈安發神經不對,也只能痛心疾首地說:「小榆,你真要打他,我也只能扭斷你胳膊。」

 

  上官榆評估他和喪門胸肌之間的差距,果斷地退縮了。

 

  「上官,快來幫忙,不然下學期我們寢室就聯合排擠你。」林然然選在喪門身前的位置,假裝有出力但其實沒有。

 

  「賤捏,為什麼我在前頭?」上官榆不甘願地挽起袖口。

 

  「祈安說我們四人之中,只有你有足夠的福份能領航。」喪門看上官榆扁著嘴,又說:「小榆,我需要你。」

 

  上官榆當場心頭中箭,艱難地叫喪門快交女朋友,不然承認他有男朋友也行。

 

  「我從小只有兄弟,又唸男校,不知道怎麼跟女孩子相處。」喪門靦腆一笑,上官榆哀嚎不止,不要那麼認真回答他的白爛話,感覺更糟糕了。「我覺得就這麼照顧你們到畢業也不錯,那種事,不急。」

 

  「對嘛!」林然然嬌笑附和。

 

  「我們先來練習默契:明天早上要吃什麼?」

 

  「奶茶什錦蛋餅/蘿蔔糕加蛋!」說到早餐,上官榆和林然然喊得比誰都大聲,這是喪門一年來風雨無阻買早飯給他們所慣壞的反應。

 

  喪門想了想,當機立斷:「算了,我數節拍,一二一二。」

 

  陸祈安站在最前頭引船,上官榆在船頭將船纜繞過肩頭拉行,一前一後相對而立,兩個才鬧過的冤家相隔不到三尺。

 

  上官榆無法忍受僵持的氣氛,早一步低頭。

 

  「祈安,我的確不該嘲笑我家人,就算他出身貧賤,仍是我姊夫。」

 

  「你明白就好。」

 

  上官榆呼口氣,不跟怪人計較。他不再出聲,跟著陸祈安吟唱的旋律走向海中。

 

  

 

 

  等王船順利揚帆出海,日頭已經沉下一半,把海面染得火紅。四個大男孩躺在沙灘上,累得動彈不得。

 

  「要死了,我今天到底在幹嘛?」上官榆從美麗的夕陽中驚醒。

 

  「上官,對玩日愒歲的你來說,可真是充實的一天。」林然然數落道。

 

  「小榆,今天謝謝你了,等下我們一起去吃海產。」喪門由衷表示感激,陸祈安靠在他肩頭呼呼大睡。

 

  「不用客氣,我們是朋友。」上官榆沒想過自己竟能不帶半分矯情說出這種話。

 

  交朋友好累,卻又比一個人開心。

 

 

 

 

 

<儺頭.完>

--

受到一點刺激,我在整理眼見的文章,舊的收一收,把新的排排好。

然後繼續為星星公主拉票!

http://www.kingstone.com.tw/Event/1406_a028/vote.asp?Actid=a1406028&page=2#Link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訪客
  • 姐姐可不要累壞了(拿扇子搧風)

    小安安竟然能正中直拳讓我好驚恐,果然自家哥哥被污辱生活白癡也能瞬間十項全能

  • 我最近是有點當機……

    他身手很好,算是有手下留情了。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37 回覆

  • 紫淚
  • 今天也為砲灰(福德)公主投下神聖的一票!
    第一第一!!公主票選得第一~
    很多傳統民俗活動現在都式微了!
    對於我家附近的廟宇依舊如此鼎盛,每次做醮燒王船都做得如此盛大就覺得很感動
    而且剛好靠海邊~燒起來的時候真的很壯觀
    這活動真的一生應該要參加一次~
  • 親親,感恩捏!

    啊啊,真羨慕,好想去體會您心頭那份感動……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40 回覆

  • 狂歌
  •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後面某狂的眼睛完全定在姐夫上面……
    晴空大哥是好人……可惜……(望天
    小榆其實人不壞,就是個偶爾犯點少爺病的好孩子
    綠姐姐小的今天也有乖乖投星星公主一票,社長大人的豁達個性完全踩中某狂的欣賞點XD
  • 謝謝小狂親親賜票~

    委屈求全未必能苦盡甘來,陸家人命都不好。

    上官榆在走岔的時候碰上喪門,有這麼一個榜樣在,很難不回頭。喪門老說他帶衰,但上官榆覺得能認識他,再好運不過。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46 回覆

  • 凪紗(紗希)
  • 喪門葛格我也想吃生蠔哇沙米!!

    這篇的時間點小榆還不知道晴空與祈安的關係??
    林綠大我愛您呀!!❤️
  • 身體要先養好,才能大啖生猛海鮮喔!

    對,這是他們大一暑假,陸祈安這個人對上官榆來說還是一團謎。

    好好,我也愛您愛您~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48 回覆

  • 葉子
  • 有點好奇……看到現在,好像另一邊的人都認得出來阿喪是星星?可是他以前不是都住在星宮嗎?氣場不一樣?
  • 知道他是星君,但不知道是哪一顆,日月星的氣息非常特殊。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50 回覆

  • 00
  • 讓喪門跟陸大哥與陸二哥加陸小么知道小瑜說他姐夫在上官家的日子跟無意識看不起晴空哥加陸家....... 絕不是一記右直拳可以了事! 小安安絕對手下留情><
  • 是的,有手下留情,不然早把他給打殘了。

    加上上官榆只是嘴炮,他其實跟姊夫感情不錯,所以沒真的打斷他鼻子。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51 回覆

  • Kayu Low
  • 祈安雖然擁有足以俾倪眾生的能力,但是他依然對同是為這個人世付出的瘟王爺恭敬,能進得了陸家風水師的眼的絕對不是能力

    上官還是悲情男二啊,陸小安揍得好,教訓完了還是好室友嘛~(狗腿
    這個時間點還沒認識福德厚,不然就用不著小榆了,一路旺到底!

    很喜歡楓梓喔,小男生的冒險之旅什麼的太棒了
  • 對人間界友善的神祇,他都會由衷敬一聲「大人」。

    上官榆個性也不太會計較,是上位者合適的性格。

    福德在,再衰也會化險為夷,她算是天地間最大張的護身符了。

    很高興親親喜歡這篇文~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56 回覆

  • 倪湘
  • 或許444寢都不像人,小榆在這篇看起來格外有魅力
    很喜歡努力改變的上官少爺,就跟很喜歡樂天的阿福一樣,
    雖然開外怪的雙主角也很有魅力,但凡人還是看著凡人比較實際
  • 他這麼衰卻換得小讀者的好感,值得了!

    對呀,在這故事中,就算是大少爺也只是凡人一個,大神級的太多了。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0:57 回覆

  • 倪湘
  • 錯字,外"掛"
  • 是「掛著」金字招牌那段嗎?就是掛著,不是外掛。

    不過我找到另一個錯字了。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1:24 回覆

  • nancy2727
  • 林綠大大的王爺好萌啊!!以前聽長輩說我們村莊會沒落就是因為王醮的王船突然在我們庄頭自燃,所以村子才會沒落,從原本的十三庄變成只剩四庄,雖然只是傳說,不過王醮活動從那次王船自燃事件後就沒再辦過了,總覺得好可惜啊~~林綠大大的王爺真的好可愛~~

    報告林長官,小的今天依然投了阿福砲灰一票,報告完畢!!

    話說在歷史期末考時我一直想到祈安,總覺得小安安的歷史應該很好,啊啊希望安安大神保佑我期末考歐趴~~
  • 意外得到一樁神奇的民間傳說!

    因為王爺也喜歡人們。

    感謝賜票~

    他歷史喔……有點像當事者在看官方新聞,會故意選錯答案。

    總之,由衷祝福小讀者歐趴!(合手)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1:04 回覆

  • 訪客
  • 瘟王爺感覺很溫柔呢,他跟陰陽路第二集出現的溫室什麼關係啊?被阿夕徒手打爆的那個。
  • 瘟王同是三百年前那一回大規模走瘟送走的,祂是民間神祇,而被打爆的那隻是天上下來的。



    woodsgreen 於 2014/06/27 21:08 回覆

  • 紫韻
  • 最近暑氣大~林綠大要多保重^^
    蓬萊就是因為有著關心愛護眾生的神明及有能者才能存在著…這亂世啊…
    夏天請慎選海產店…要不然吃生蚵吃到拉肚子就不好了…
  • (吐舌頭散熱中)

    活著一方面很氣壞蛋那麼多,又很感恩賢良的付出,做人真矛盾。

    放心,喪門眼光很好!

    woodsgreen 於 2014/06/28 13:59 回覆

  • 佟
  • 瘟王爺好像很喜歡楓梓啊
    害我差點想要祈安跟他走XD

    舊的收一收的意思是...要撤掉嗎?不要啦QAQ
  • 也算是一見傾心,但也知道他名草有主了。

    就是收拾的意思,事到如今,還是給它一個了結。

    woodsgreen 於 2014/06/28 13:57 回覆

  • 倪湘
  • 呃,9樓的錯字,單純小讀者手殘留言打錯字的自我糾舉
    讓大人您誤會,小的千刀萬剮
  • 明白了,不用千刀萬剮,用心愛我就好!

    woodsgreen 於 2014/06/28 13:55 回覆

  • 小武
  • 上官榆真是被打活該,誰叫他要踩祈安的地雷~
    既然是蚵仔精,那就剖了給然然吃吧?


    沒想到出去玩斷網七天回來就錯過這麼多新文,要趕快補回來了……
  • 唐清玉(日野)
  • 友情篇!
    晴空歌那麼照顧小榆,說這種話太不應該了!
    王爺感覺好溫柔,讓人心疼耶
    三百年前那次走瘟?嗯....跟藥主有關嗎,記得好像是請藥主入世驅瘟?
  • 有時候人會為了一些莫名的理由說著言不由衷的話,但這對人其實沒好處,才要推好寶寶誠實運動。

    有關,瘟王就是因而出海。藥之主是請來鎮壓天上的瘟神,也是陸道士一筆孽債。

    woodsgreen 於 2014/06/30 20:49 回覆

  • 烏梨
  • 只有上官小魚(XD) 夠福份拉船頭...
    很好奇這傢伙上輩子到底是燒了什麼好香,
    怎麼可以過得如此優渥的生活啊...

    不過,
    能遇上喪門,
    真的是太好了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