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言陸家藏著匹敵天子皇位的珍寶,但不論政要權貴爭相探之,陸家一律閉門謝客,把寶貝密密藏著,使傳言甚囂塵上。

 

  可能因為稱呼的關係,人們以為「寶貝」指的是實質的器物,沒有想到陸家的至寶是活物,靈動不過的小人兒。

 

  她從主宅端著精美的疏食走向後院。兩年前,家裡主母去了,可孝子年紀尚幼,需要有人照應,老爺就折衷在祭祀祖宗的祠堂後建了華美的琉璃小屋,做為少爺守孝的棚屋。

 

  她推開松木、柏木交錯而成,取其長青之意的壽門,一進小屋,燭光應聲亮起,紙鳥、蝴蝶在屋中翩翩飛舞,一會撲來山林的芬芳,一會又聽見海潮聲,金色的大魚在屋樑悠遊。這兒把現世隔絕開來,自成夢幻仙境。

 

  旁人見到無非嚇得往回頭跑,但她看久了也不太驚訝,知道她家少爺沒有變不出的把戲。

 

  白玉榻上坐著金紫長袍的小童,兩年未剪的軟髮用翡翠簪子挽了短髻,脖間環著金鎖、兩腕戴著鮮紅的瑪瑙珠。他生得白淨,從衣袍裸露的肌膚和白玉同色,又趴在玳瑁案桌睡得很沉,彷彿與珠玉同為美麗的擺設。

 

  她輕聲喚道:「少爺,用飯了。」

 

  那孩子瞇著眼,循著飯香起身,卻忘了自己睡到腳麻,一站起來就往下摔。

 

  她趕緊空出手,牢實把寶貝攬在懷裡。

 

  「哎呀?」他清脆的嗓子叫了聲。

 

  「少爺,哪摔疼了?」

 

  「沒、沒。」他兩隻小手從她胸前收回來。「娘親走後這兩年,妳也長成大姑娘了,我卻還是條冬瓜,罷、罷!」

 

  她垂下雙目,想起芳華早逝的夫人仍會心口作疼。她本是隨夫人陪嫁的丫頭,夫人病歿後,轉為四少爺的貼身婢子。

 

  他們從小就玩在一塊,少爺從不當她是下人,折了許多花花草草給她,她全珍惜收在床頭的箱籠。夫人走後,她頓失依靠,開始學著看人臉色,更明白少爺待她的好。

 

  「少爺,來,吃飯。」她將食盒擺放上桌,青蔬白藕羅列出十多道素菜,都是老爺和大少爺交代下去,廚子嘔心瀝血之作,就怕喪期的粗茶淡飯傷了他身子。

 

  他親暱拉過她的手,招呼她同座而食:「妳也來吃吧,我想想上次那雙象牙箸收到哪了?」

 

  「書櫥由上數下第二層格子。」她搖搖頭婉拒,「奴婢看少爺吃過才能心安。」

 

  她家少爺對學問一興起,總是不吃不喝不睡,非要把道理完全想通才肯罷休,她不小心看著不行。

 

  「那妳坐近一些。妳一下午都忙著不在,我可想妳了。」

 

  「是。」

 

  她今個午後被家中老婦叫去,即是為了囑咐她四少爺是老爺惟一的親生子,遲早會聘入與他同等身分的名門淑媛,要她注意自己的言行,千萬別敗壞門風。

 

  但被那雙眼殷切望著,她一心只想討得他歡心,什麼也無法多想。

 

  「這紅豆燜得鬆軟,妳嚐嚐。」

 

  她張開嘴讓少爺餵食,還來不及品嚐,他就仰首吻上雙脣。

 

  她想閉眼又捨不得,只覺得甜。

 

  這時,門外響起震天怒吼:「老四,給我出來!」

 

  他們趕緊分開,少爺鞋也不顧穿上,急忙跑跳去應門。

 

  「二哥,什麼事?」

 

  「你怎麼又把先生氣走!那是父親請來為你培養名望,你怎麼可以枉費父親苦心!」

 

  「那個老學究,經傳懂的又不比我多,嘴邊青樓脂粉沒擦淨卻滿口道德經,還說我名門陸家是未開化的南蠻子,我就畫了隻真正的蠻鬼送他出門。」

 

  陸家上下或多或少知道這孩子天生異能,以為這也是老天爺的賞賜,但早慧的才智卻讓他對凡俗的忍受能耐極低,看不起響譽盛名的偽君子。

 

  「如果只想管好家族事務,我和老大老三足矣,但你不一樣,你的將相之才,重振吳姓乃至南方能否興盛強大,就冀望你了。」

 

 

 

  她在內室聽著,覺得他們的期望對一個孩子來說太過沉重,但少爺卻軟聲應予,以天下為己任。

 

  老爺娶妻娶得晚,早年收了三名養子,後來有了自己孩子,寵愛非常,大少爺們也把小少爺當作親弟弟疼愛,齊心要輔佐他上位。有陸家做少爺靠山,相信他日後不管遇上什麼困境,都能平順度過。

 

  外頭又傳來她少爺哎哎軟叫,被兄長整個人困住了。

 

  「我有吃飽,也有睡好……對,她在裡頭,哥,你別把她叫走好麼?……嗯,有時還是會想起娘親,她不會再摸摸我的頭了……」

 

  過了一會,二少爺走了,她的小少爺頂著一頭被揉得蓬鬆的青絲,手頭拎著一只布包,雙頰紅通通地回來。

 

  「二哥真囉嗦!」

 

  她一邊低身拿手巾為他擦腳,一邊覷著他的眉目,明明兄長來看他很開心,卻強撐著傲氣。

 

  少爺打開布包,裡頭都是大公子們不言說的心意。

 

  「大哥送書、三哥送衣裳。哎,爹爹都不管我了,哥哥們寵著又有何用?」

 

  少爺埋怨兩聲,洩漏出老爺連日未至的失落。

 

  她寬慰道:「老爺事忙,心底一定掛記著他的小小娃娃。」

 

  「可是娘親是因為生我才壞了身子,這麼年輕就去了,爹爹會不會因此不喜歡我了?」

 

  「老爺怎麼可能不喜愛少爺?少爺是老爺的寶貝呢!」

 

  少爺自小聰慧過人,但在家人面前,仍像個孩子。

 

  想當初夫人急病亡故,老爺悲痛欲絕,少爺卻沒有哭,一滴淚也沒流,被來往弔唁的賓客斥為禽獸不如。出殯前,少爺竟宿在棺中而無人知曉,若不得她執意開棺尋人,恐怕母子倆就一道埋進黃土安息。

 

  老爺不在意那些賓客膚淺的謾罵,但老爺非常害怕失去他僅有的骨肉,她以為老爺是太在乎而淡了對少爺的恩寵。

 

  少爺興許是明白的,可少爺也很固執。

 

  「對了,剛才那事……」

 

  她重新端坐好,閉上眼,少爺卻噗嗤一笑,說不來了,但逃過得一時逃不過今晚,她得宿在小屋陪他過夜。

 

  她不畏怯也不害臊,早已習慣毫無保留把一切展露在他面前;同樣地,世上也沒有人比她更了解少爺的身子,心裡都隱隱帶著對彼此的渴望,只差他們還不夠成熟。

 

  少爺向她攤開他看到睡著的卷宗,竟是房中術的祕法。

 

  「等我初精來了,妳就知道本少爺的厲害!」

 

  她溫順以對:「好的,奴婢是少爺的人。」

 

  少爺望著她笑,眸子裡只有她一人。他臥坐下來,俯趴在她青衫膝上。

 

  「雯雯,沒我的允許,妳絕對不許離開我。」

 

  可世道紛亂,戰火連天、疫癘橫行,即使皇帝也一樣朝不保夕,承諾又能保證得了什麼?

 

  但她仍撫著他的髮,無盡愛憐地說:「奴婢永遠會陪在少爺身邊。」

 

 

 

 

 

  他上輩子受盡凍餒之苦而死,死後還存有生前的寒意,大概模樣太過狼狽,奈何橋的管事看不過,遞給他一碗熱湯。

 

  「孟姑娘,她有來麼?」

 

  「你又遲了,老天要弄你就是那麼簡單。下輩子小心點,閻羅大概也發現你每世過陰曹是為了什麼。你為了留下她魂魄,用萬千信仰把梵教的輪迴重新建構出來,但你倆早斷了情緣,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勞。」

 

  孟姜嘆口長息,可她偏偏特別容易受人世男女情愛所感。

 

  「世間男子多薄倖,你堂堂一個修道者為什麼偏偏追著一個女人跑了千年?又累得多少女子追著你屁股跑?也不用腦子想想,她早就不記得你了,你這是何苦?」

 

  他笑了笑,如亡魂慘悽。

 

  「我只是想看看她過得好不?一眼就好。」

 

 

 

 

 

 

 

 

--

「喪門,你幸福的話,我也會覺得很幸福。」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靜
  • 那個雯雯!應該不是吧?
    小道士好可憐,星星快點去給他抱抱(哭哭
  • 我以為我很低調,不過我家小讀者很聰明吶。

    woodsgreen 於 2014/07/14 22:10 回覆

  • 予
  • 我當下看到雯雯時以為要和文文那邊的雯雯連一塊的說。
    所以雯雯是喪門囉?
    心愛的人幸福自己就幸福的意思嗎?
  • 不是喔,喪門是星星。

    因為他一無所有,把希望冀望在他星子身上,那句祝福代表極深的感情和遺憾。

    woodsgreen 於 2014/07/14 22:15 回覆

  • 月
  • !!!
    一直以為小道士的真命天子是小星星,
    原來還有真命天女的存在(?)
  • 真的有老婆呀!

    woodsgreen 於 2014/07/14 22:51 回覆

  • 灼灼
  • 陸大師神秘的髮妻終於出現了!!!
    以後還會有她的故事嗎??
    是說這是小道士的第一世嗎?
  • 她很早就在我故事登場了~會有的。

    對,是第一世。

    woodsgreen 於 2014/07/14 22:55 回覆

  • 路人乙
  • 那個雯雯!是老闆的雯雯嗎!?
    (因為太震驚長年潛水的小讀者被打上岸了)
    終於小道士的故事撲朔迷離了這麼久總算能一賭正牌女主的風采了~
    很好奇小安安跟他髮妻的故事!
    綠大請加油努力創作吧!每次出版作品小讀者都準備好荷包就等上市的那天喔!
  • 嗯嗯嗯

    我說要把眼見完結,就是會完結,等我!

    很感謝小讀者支持與愛護,我就是靠您們的愛才肥滋滋長到今天!

    woodsgreen 於 2014/07/14 23:02 回覆

  • 凪紗(紗希)
  • 嗚嗚祈安的初戀好哭苦啊!
    老天爺對祈安總是充滿惡意唉唉。

    祈安也很疼星星啊!
    但是星星幸福了,那祈安呢?

    小讀者好期待漫博喔喔喔喔
    希望有祈安跟喪門!(祈禱
  • 我也好期待漫博喔~(捧頰)

    woodsgreen 於 2014/07/15 22:16 回覆

  • 小武
  • 有一瞬間我混亂了,
    想說怎麼從眼見跳到古董店.......

    嘖嘖,小小年紀就勾引人家姑娘
    果真天生妖孽
  • 說起來也是有古董店,才有眼見為憑等其它粽串們,意義重大。

    人家你情我願嘛

    woodsgreen 於 2014/07/15 22:17 回覆

  • Kayu Low
  • 已經忘記了。。。過後雯雯為了延世相死時他又趕得上見她一面嗎?
    不如說比較好奇雯雯現在又會轉世成你筆下的主角嗎?
    不想要完結啊~~希望完結後還有一籮筐番外閃文(合十
  • 他就是因為這事跟閻王PK,但到頭來沒有趕上。

    她還在人世飄泊。

    woodsgreen 於 2014/07/15 22:18 回覆

  • 訪客
  • 哇啊啊!好奇這麼久,原來就是那位雯雯!!
    可是這一世雯雯也早死,難不成這就是命?(為大師掬一把淚)
    雖然祈安這麼說,但我還是非常希望陸大師能真正幸福啊QQ
    能看到一切起點的第一世,真的很感動,陸大師的身世漸漸明朗了呢。
    而且還看到阿靜的二哥!
    該不會性格和在家中扮演的角色也跟這一世差不多吧?上蒼真是滿滿的惡意。
    但是有兄弟疼還是很美好的...
    阿靜的天賦才能既然是「天賦」,表示這也是天意註定讓他成為萬人之上的道者囉?
  • 和他有牽扯,都命不好。

    是的,的確天意如此,只是他不甘心。

    woodsgreen 於 2014/07/15 22:19 回覆

  • 阿彧
  • 重振吳姓乃至南方能否興盛強大。
    這個吳姓是比物還是意有所指?
    吳以文的名字有特殊含意嗎?
  • 吳姓是指當時南方士族朱、陸、張、顧四家,相對於南遷的北方士族僑姓。

    南朝的環境某方面很像近代的台灣。

    店員姓吳是因為跟他師父姓,也有沒有根源的意思,不過是兩個故事了。

    woodsgreen 於 2014/07/15 22:22 回覆

  • carmi
  • 陸大師好色!!我總算找到他的真面目了!!雯雯不是陸大師的妻子嗎,怎麼後來又跟店長在一起啦?
  • 道家求真,食色性也。

    她已經不記得他了。

    woodsgreen 於 2014/07/15 22:22 回覆

  • 晴風
  • 其實我本來就沒甚麼時間用電腦,所以每次開電腦也就是來看看眼見還有小番外之類的,本來想說明年考完學測再來把所有系列補完,但看完這片後馬上就跑去看古董店了!!雖然古董店還沒看完,但這裡說的雯雯是古董店的雯雯嗎?OAO!
    話說陸家的小寶貝真是太可愛拉XD這樣可愛又體貼的孩子怎麼有人忍心把他和喜愛的人拆散呢TT可惡!!好希望包子小道士能和雯雯永遠幸福快樂的在一起喔嗚嗚嗚(找面紙+擤鼻涕))
    阿!!林綠姐姐的眼睛好了嗎?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捏!
  • 君揚
  • 雯雯啊~小道士的髮妻啊~
    終於看到髮妻的故事了,小道士深情得我都要哭了嗚嗚嗚TAT
    請問作者大人,之後的正篇會有小道士和髮妻一起出現的橋段嗎?
    小讀者好期待吶~~
  • 眼見正篇沒有,會在古董店的故事寫出來。

    woodsgreen 於 2014/07/15 22:23 回覆

  • 澡雪
  • 最後一句,好血淚啊.......越來越心疼祈安了.總感覺他自知與幸福安樂無緣,所以將一切美好的渴望都寄託到喪門星星身上.
    冥冥天道給他安排了這樣的命,天生才者卻剋人剋己,到底意義何在?
    嗚啊~~一時感性了,還是期待小道士的千年追尋有個完滿的happy ending吧~~!!
  • 澡雪
  • 啊啊,不小心多發了一次,造成綠姐困擾不好意思!!
  • 訪客
  • 所以誰才是外遇的對象?XD
  • 璇懸
  • 啊可是這樣老闆好可憐,如果祈安跟雯雯在一起了,那老闆怎麼辦:(
    所以祈安一直纏著老闆是因為老闆的五官有雯雯的影子嗎?(因為華醫師也很喜歡雯雯所以感覺起來蠻合理的)
  • 葉尾
  • 難得來逛一下看到的第一篇竟然看到好大的爆點...
    還讓我忍不住冒泡了噗

    祈安底迪原來你有老婆!?而且還是究極好女人!!??(驚恐狀
    原來古董店也是粽子串!?在下表示除了驚恐之外之外還是驚恐

    萬分期待能看到綠大的其他作品出版。收集一個作者的全部作品在下倒是至今還沒幹過(摸下巴+露齒笑

    從今天開始俺要正式進入考大學的修羅期惹,林綠姐保重(揮手
  • 說起來,算是先有古董店再有眼見為憑,所以這個算是歷史性的伏筆(?),終於能寫出來了!

    親親升高三啦,要好好拼,拿到理想的志願喔!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