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他們把人送去醫院,偽裝成家屬。幸虧男孩只是血糖過低,外加頭上腫一個包,不然就要變成血案的目擊者。



  演也要演夠本,三個大學生圍在病床邊,看著男孩昏睡。



  「阿相,你看他,就像個天使。」



  「我只看見一個大麻煩。等他醒來,我一定要把醫療費用和我損失的寶貴時間討回來!說到底,這全是你多管閒事的錯,林和家,去死吧!」



  大概是太吵的關係,男孩眼睫抖了抖,睜開眼,茫然望著三人。



  林和家微笑迎上:「弟弟,你醒啦,身上有哪裡不舒服嗎?」



  男孩深吸一口氣,有食物的氣味,然後直直盯著女子帶來的便當。



  「你要吃嗎?不過隔那麼久,可能味道不太好。」女子打開點點圖樣的飯盒,遞出海苔飯糰。



  男孩坐起身,不發一語地吃著,等他快要吃完,林和家又拿了個蛋土司遞過去,連坐在一邊扁嘴的超級美男子也嫌棄地叉了顆小蕃茄餵食,不一會,男孩就把四人分的下午茶吃個精光。



  「你好,我們是住附近的哥哥姊姊,你小時候可能見過我們。」林和家溫和笑道,想要降低這孩子的警戒心。



  「嗯。」男孩輕應一聲,聲音很軟,就像個女孩子。「你們是一等中的學生,你常坐名車上下學。」



  林和家不免詫然,憑他今天的穿著,怎麼看都不會以為他是世家公子。他記得自己高中時期還滿低調,應該沒做什麼炫富的蠢事。



  延大帥哥哼笑了聲,換他來驗證:「那我呢?」



  男孩那雙眼直視著他,沒有一絲受害者該有的怯弱。



  「我知道你,你就一個人蹲在公園玩貓。」



  「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玩貓了!誰會去玩貓!」男子勃然大怒。



  女子輕拍雙手,恍然大悟:「果然少爺比較喜歡貓。」



  「阿相,你好可愛喔!」林和家捧起雙頰,愉快想像好友逗貓的樣子。



  男孩認真地說:「我沒有胡說八道,我只要看過一次就能記住人的臉。」



  「絕對記憶?」男子瞇起左右異色的眼睛,以為這小子在唬爛。



  「好厲害!」林和家特別喜歡奇人異事,雯雯姊妹也跟著賣力鼓掌,男子冷冷哼過一聲。



  「爸爸媽媽叫我不要告訴別人,做人要謙虛。」男孩睜大明眸,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還說!」



  「因為他們不在了,我一個人,以後不能再聽他們的話生活。」男孩挺直腰桿,凜凜看向前方。



  每回男孩的反應,總是出乎男子預料。光是不哭鬧這點就足以嘉許,明白眼淚只能給所愛的人看見。



  女子拿出她特地捎來的畫紙:「我看房裡有許多相似的畫,帶一幅過來,希望你不要見怪。」



  「這是什麼?」



  畫中是一片鋪滿落葉的森林,視野盡頭有一對黑白雙色的大狗,殷切往看畫的人兒望來。



  「這是大黑和大白,牠們住在星辰森林。我爸爸媽媽常常加班,我都會畫畫等他們回家。」



  「原來如此……」林和家喃喃一聲。



  「既然來的是你們,就表示他們不會再回來了。」男孩緊繃住臉,但眼角的淚水還是滾落下來。



  「小子,你手上有錢嗎?」



  男孩看向男子,一臉茫然。



  「我可以代替你爭取到所有應得的補償金,只要你願意信任我。」



  「我不要錢,我只想要報仇。」



  「白痴,報仇最需要錢。光是在這座濕爛的鬼島神經病住這什麼木頭房子,維修費就不允許你再天真下去。好吧,我第一個良心建議就是把那間凶宅賣掉。」



  「阿相。」



  「我不賣,那是我父母留給我的家。」



  「算了,你不要後悔就好。」男子向男孩伸出手,「敝姓延,延世相。小子,認識我可是你的機運,感謝你死去的父母吧!」



  男孩怔了怔,仍是有禮地回握那隻漂亮的手。



  「我是吳韜光,很高興認識您。」



  林和家噗嗤一聲,延世相嘴角抽了抽:「你該不會是個笨蛋?」



  「我不是笨蛋,我爸爸媽媽都說:『光光好棒、光光最聰明了!』」吳韜光一臉嚴肅地回應,但通常會認真看待這個問題本身就很有問題。



  「叫什麼『光光』,只有白痴父母會用疊字給小孩取小名!……啊,痛痛痛,你這什麼怪力死小孩!」



  吳韜光收回手,看著唉唉叫甩手的漂亮大哥哥,就像看一隻弱雞。



  林和家也跟著簡單介紹他是這裡的望族,微笑表達他由衷的善意:「韜光,我們也都沒有雙親,以後你就把我們當成哥哥姊姊,生活上有什麼需要,不用客氣。」



  「好。」



  「好個頭,你這個蠢小孩,沒三天就被人拐走……嗚嗚!」



  雯雯捂住她少爺的嘴,也簡短自介:「我是顏雯雯。」



  吳韜光看著漂亮哥哥和美女姊姊:「你們都姓延(顏),是兄妹嗎?」



  兩人同時一僵,林和家像被點醒什麼,跟著屏住呼吸。



  「不是的,我和少爺不是兄妹。」雯雯搖首否認,男子以為她要說謊來圓場,卻是另類的澄清:「我比少爺大一個月,我是姊姊!」



  「哦。」吳韜光輕易地接受這個說詞。「有姊姊真好,我也想要姊姊。」



  「是吧?少爺,是吧?」



  「妳在高興什麼?我是死也不會叫妳姊姊。」延世相神情凝重,這小子似乎很容易看穿事物的本質。



  「我也想要姊姊。」林和家真誠又裝傻地附和。



  「林和家去死吧!」



  他們又因為說話音量太大,被巡房的護理師警告。延大帥哥非但不反省,還大肆批評廢物醫病體制,所有爛醫院都該被轟掉,直接建窮人靈骨塔。



  「醫院臭死了,我要回去了!你什麼光光暗暗,就像你自己說的,一個人堅強地活下去吧!」



  他才起身,男孩就眼巴巴望著他。



  「少爺,我想跟您商量。」



  「不行不准不可以!」



  「拜託,讓我養。」雯雯雙手合十,沒有嗲聲嗲氣撒嬌請求,只是仰頭望著她家少爺,但她家少爺就吃她這套。



  「隨便妳!」







  於是,他們來的時候三個人,回去的時候四個人。吳韜光低著頭,害羞牽著雯雯姊姊的手。



  延世相臭著一張俊臉走在前頭,辦完出院手續的林和家快步追上。



  「你閉嘴,我現在就像黏上別人嚼過的口香糖一樣,很想殺人。」



  「阿相,其實你還滿喜歡那孩子對吧?」



  「才不喜歡!」










--

二十年後--



師父大人:連海聲,為什麼你叫他「文文」卻從來不叫我「光光」?



小店員:師父,貓比較可愛(挺)。



店長大人:反正都是笨蛋,有什麼好計較的!(暴怒)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