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平衡感好的人特別容易暈車,中途的景點吳同學都沒下車,學校發的便當也沒吃幾口,水土不服的樣子。楊中和特地在休息站買了茶葉蛋餵食他同學。



  「怪了,你之前暑假不是有搭長途車去玩嗎?」



  「被劫車,大爆炸……」吳以文有氣無力。



  「原來如此。」楊中和眼神死去,這麼說來,吳同學遇上惡煞反倒是因禍得福。



  吳以文小口嚼著茶葉蛋,吃了半顆,把剩下的遞給楊中和。楊中和以為吳以文吃不下,沒多想就接過去吃。



  「還有……」吳以文偏頭靠向窗外,不敢看他的臉。楊中和大概知道對方發現他壓在他肩頭的口水印,害羞了。



  「還有什麼?」



  「想到能跟小和一起玩,滾來滾去睡不著覺……」吳以文小小聲說道,害楊中和一口蛋卡在喉頭,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你是小學生嗎?」



  楊中和不是不高興,要知道新生入學那陣子,不管他如何示好,吳同學就是不願意開口說話,害怕團體,也隱隱排斥他釋出的善意。他猜想對方家庭應該有問題,後來聽他爸說了那間店的事,應證他的猜測。



  所以楊中和看著吳同學願意向人敞開心胸,心裡油然生起養熟什麼的成就感,但只要想到喜歡他的女孩子從天海、北丁、南丁一路排下來,九聯十八幫金枝玉葉幾乎被他征服一半,加上那兩個神經病校園偶像,楊中和就覺得自己處境堪慮。



  「吳以文,你還很不舒服嗎?」



  吳以文搖頭,努力忍耐。



  「不舒服要說出來啦。」



  「……一點點。」



  楊中和明白他同學已經盡力了,伸手摸摸他的頭。



  吳以文睜大眼,眼也不眨盯著楊中和看。



  「怎麼了?你不是喜歡人家摸你的頭?」



  「喜歡。」吳以文點點頭,含蓄地露出一點點笑。


  楊中和嘆口氣,人生有捨就有得,既然註定避免不了被仇殺的風險,不如多拍拍吳同學兩下頭。





  經歷四小時長途車程,終於到了目的地,楊中和收拾好剪報和筆記,吳以文昏沉地張開眼,看楊中和揹起背包起身,下意識去拉他的運動外套。



  「內底沒有尾巴。」楊中和看穿吳同學的賴床小習慣。被貓照顧長大,每次起床看貓貓先起來,習慣抓貓的毛尾。



  吳以文放開外套,轉而拉住楊中和左手,回復人類模式。



  「好啦,會等你,不會跑掉。」



  楊中和牽著吳同學下車,一起在車邊等著拿行李,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痞子嗓音。



  「小和喲,你們在幹嘛呀?」



  楊中和聞聲轉過頭:「嚇!」



  十二班女同學響起微小的尖叫,一等中三大校園偶像齊聚一堂,童明夜笑咪咪地單手環住楊中和脖子,雖然沒多用力,但楊中和總有命在旦夕的錯覺。



  「明夜、律人,晚安……」吳以文用從地獄爬回來的虛弱口氣打招呼。



  「阿文,你還好吧?沒人來劫車反倒輸給高速公路的塞車,這樣不行吶,大廚!」童明夜熊抱起吳以文,用黑社會的偏方往他後背用力揍兩下。



  「住手,他快吐了!」



  「以文,你昏過去的話,律兒可以照顧你喔!」林律人順手接過從童明夜懷抱下來的吳以文,雖然很心疼這孩子,但這也是個趁人之危的好時機。



  「雖然我很想忽略這件事,但林律人同學,你為什麼會穿女裝?」



  林律人挪了下耳後的蝴蝶結,冷淡回話:「還不是因為他?」



  童明夜咧開笑:「因為體育班二年級都是我帶上來的小弟,全是男人,沒有粉味,我請律人親親來客串三天夜老大的女人。特別感謝小海學妹友情出借格子裙!」



  體育班同學因為童明夜說要偷帶世家千金女朋友給他們加菜,多麼期待這次校外教學,結果果然有詐。童明夜還笑著說,雖然有雞雞,但他家律兒小公主單看臉和腿,的確是個美人啊!



  楊中和對他們的神經病又有新的體悟,為什麼就不能正常一點來旅行?



  「對了,阿文,晚上跟我和律人睡吧?三隻小貓咪一起逛夜市、洗澡澡!」童明夜過來這趟就是要找貓貓玩。



  「明夜,對不起,我有工作。明天再一起玩。」吳以文遺憾說道。



  「哦?連海聲交代的?」



  吳以文點點頭:「小和比較普通,掩人耳目。」



  「什麼話?」楊中和表示不滿,下一刻卻被童明夜和林律人聯手圈起,圍著他轉圈唱怪歌,活像他是待宰的獻祭。「咦咦,怎麼了?」



  「卑鄙無恥,竟然利用你路人甲的特質勾引以文!」



  「小和班長,接受天罰吧!」兩人聯手抬起楊中和頭腳,預備拋上晴空。



  「我只是跟他同班好嗎?住手啊啊啊!」



  




  好不容易終於擺脫那兩個神經病,楊中和要死不活帶著稍稍恢復精神的吳同學趕到十三班的集合地點,班上同學三兩個聚著小聲說話,美女導師緊蹙柳眉,似乎遇上麻煩。



  國文老師洛子晏和飯店確認過後,過來向學生們告知問題。



  「哎喲,傷腦筋,真的少了一間房。」



  「沒辦法了,我這邊有亂數表,抽到誰,誰和他的床伴就去睡附近的情趣賓館!」導師樓小今強制宣告,十三班哀嚎一片。



  樓小今不忘數學本業,叫吳以文過來解題,題目就是他的座號。吳以文接過排排站的數字行列,回頭直直看向楊中和求救,楊中和只能嘆氣。



  「老師,不要為難他了,就我們這一間吧?」



  既然有了犧牲者,十三班男生們爽快拋下班長和自閉文,接過鑰匙去享受他們的自由時間,而女生默默投以同情的目光,才接過鑰匙去放行李。



  等十三班同學跑光了,洛子晏笑吟吟過來摟住兩個善解人意的孩子。



  「走吧,老師跟你們一起睡。」



  單獨投宿,有成年人在總是比較安心,但楊中和看向今天盛裝打扮的小今老師正對著子晏哥哥嘟嘴,實在過意不去。



  「老師一起來?」吳以文發出邀請。



  「真受不了,還會跟我撒嬌啊!」樓小今轉怨為笑,拉著行李箱、踩著紅色羅馬鞋過來,半挽住吳以文的右手。



  楊中和看吳同學頭低低地任兩位年輕師長牽著走,如果再小個十歲,就更像小夫妻帶孩子出遊。



  他們走出平價旅店的停車場,洛子晏正要開地圖確認方向,這時,吳以文勾住兩名師長,略過右手邊的廉價汽車旅館,往左方的五星級飯店筆直前進。



  「吳以文,你在幹嘛?」樓小今被迫加快腳步,怎麼也掙不開被學生和娘娘腔同事扣在一起的手臂。



  「回饋老師平時包庇我的恩情。」吳以文口齒清晰地回答,但沒人懂他的意思。



  楊中和希望國文老師能制止吳同學亂來,但洛子晏只是微笑看著吳同學亂來,比親生父母還要溺愛。



  吳以文踏入高級飯店,無視兩旁詢問的侍者,直接殺進櫃台,亮出私人專屬的黑卡。



  「請先給這兩位最好的房間,不分床。」



  櫃台小姐處變不驚接過卡片,欠身應好,立刻為貴賓安排。



  「呃,小文?」洛子晏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太對。



  「老師晚安,老師再見,祝老師有個美好的夜晚。」吳以文低身向兩位師長行大禮,樓小今還沒能反應,就和洛子晏一道被笑容可掬的侍者帶上樓。



  楊中和很想跟著老師們一起走,卻被吳以文牢實抓在手上。



  「延先生,已為您準備好房間,請跟我來。」櫃台小姐起身致意。



  「不必,我自己上去。」吳以文沉聲應道,扮演好他的身分。



  「是,很榮幸為您服務。」櫃台小姐恭敬交付鑰匙。



  楊中和總覺得像打電動觸發到隱藏劇情,沒有攻略本說明根本難以理解。等他被吳以文拉進VIP專用電梯,終於有機會問他同學在幹什麼。



  吳以文脫下制服,露出貓咪圖案的便服,一臉嚴肅答道:「店員W出任務,變身怪盜貓咪W!」



  「W同學,你還是不用解釋了,我自己會看著辦。」楊中和決定認命。



  他們出電梯,沒想到碰上大陣仗的場面,拿著麥克風的記者、黑衣保鑣以及新聞常見的官員,簇擁著中心的白髮男人。



  楊中和第一個念頭冒出嚴清風法官,但嚴清風並不愛出風頭,公開行程與私生活都很低調;所以應該是他第二個想到的人選:行政首長白領。



  「喔呵呵,很高興各位一起跟著白某來到南方熱情的海灣,現在時間也不早了,由偶家親愛的新祕書嘟嘟帶大家到餐廳用餐。」



  白領身旁的胖子祕書僵硬地向鏡頭微笑,楊中和記得半個月前的院長祕書不是這個人。新聞報導過,白院長上任以來已經換掉百來個助理,由此可知,白領不太能信任人。



  「院長,那談判的結果你會公布嗎?」



  「談判?什麼談判?對不起,偶年紀大了耳背,等後天不耳背了,再來告訴大家這國家未來會怎麼走,承蒙你恁仔細!」白領笑咪咪哄走人群,只留下兩名隨扈。



  人們往電梯口湧來,吳以文拉過楊中和反其道向前,反手往電梯扔過千元紙鈔,趁錢財引開大半注意,同時間藉人群躲避白領的視線,直到白領帶著隨扈進房,關上門。



  走廊淨空,只剩下他們兩個男孩子卻沒人發現,楊中和鬆口大氣,總覺得像打怪破第一道關卡。



  整層樓只有兩間房,吳以文踩著沒有聲音的步伐,來到白領斜對面的房間。當吳以文插入房門鑰匙卡,對面的門突然開了,出來的不是隨扈,而是白領本人。



  「白院長!」楊中和失聲尖叫。



  「同學,你們好啊!」白領親切招呼一聲,「兩個男孩子怎麼會想不開來這裡開房間呢?所謂世風日下,人類進步啊!」



  「您說笑了。我們是一等中的學生,今天來校外旅行,因為房間不夠才調來這裡。」



  「這樣啊,你不用緊張,伯伯不是懷疑你們。」白領笑得興味盎然,「偶妹婿也是一等中的學生,真是人才輩出的學校。」



  「您是說延世相對吧?」楊中和仰起頭,連輕微的顫音也不見了。



  「不然還有別的死人嗎?」白領微笑,楊中和感到一絲冷意。「別怕別怕,每間飯店都有鬼故事,真看見什麼,就來跟白伯伯一起睡吧!」



  「白院長,您真是幽默。」



  白領揮揮手要回房,又特地折回來向楊中和握手。



  「對了,以後請多多支持白伯伯喔!」



  「您已經決定參選下屆總統了嗎?」



  白領嘖嘖兩聲,且讓他賣個兩年關子。



  「另一位同學,你叫什麼?讓伯伯認識一下。」



  楊中和察覺到白領再次搭話不是為了跟他拉票,而是想確認吳以文的身分。



  門碰地一聲,吳以文沒入房間,連招呼都沒打上,簡直像個時下不懂禮貌的青少年。



  楊中和連聲向白院長道歉,白領只是笑臉以對。



  沒多久,門又打開來,不見人影,只伸出一隻手爪叫囂:「把貓還來!」



  楊中和還真感謝吳同學沒忘了他。

 

 

 

 

 

--

開始來填坑,從最近的短篇開始填!

之前噗浪發行噗幣,才知道世上有「關廣告」這個功能。我使銀子把邦邦的廣告關了,手機看文的親親應該會比較順眼。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恭喜小和攻略成功!!
    一等中裡跟小文有關係的男同學裡我最看好你了啊!!

    如果被人知道,一定會被找碴的!!

    小文幫老師開房間,真棒啊!!
    到底是誰教的wwww

    天氣很熱,林綠大大要多喝水捏!
  • 啊啊,這篇也是綠葉選舉小和派的紅利,因為親親的偏愛,故事也會稍長一些。

    自從和吳同學相熟以來,小和班長一直冒著大大小小的危險。

    平常看他們兩個老師磨來磨去,必須推一把。

    親親也要小心太陽喔!

    woodsgreen 於 2016/07/15 21:44 回覆

  • 笙魚
  • 為何,總感覺,文文對白領的敵意有點深?
    竟然會忘記小和貓,看來暈車的副作用還存在R

    遊覽車上暈車的文文&小和班長,簡直像是出遊的小夫妻呢(
    用生命的危險當代價終於養熟文文,真是令人感動XDDD
    路人也有路人的好處!村民B也有村民B的戰鬥方式!(
    小和已經看開了,既然無法反抗身為咪咪的命運(?),那就只能趁機多揩些油了XDDD

    出現惹!是黑卡RRRR
    隱藏在貴賓級場所背後的黑卡,不顯山不顯水,一張在手妙用無窮啊!(
    總覺得黑卡聽起來就特別高級,好想自己做一張然後潛入高級場所(想幹嘛
    希望老師度過美好的夜晚。
    (小今老師:平時分數加十分。

    接下來感覺文文要成為007了!
    特務貓,拭目以待!
  • 因為白老大纏著小和班長不放,而且店長很討厭白領。

    小和班長並不想冒著生命危險,只是過程莫名其妙充滿生命危險,不可抗力。

    橫豎都是死了,那就對吳同學好一點吧--可見其實他也很寵店員。

    特務貓感覺好可愛喔~

    woodsgreen 於 2016/07/15 22:03 回覆

  • 扉羽
  • 不愧是遊戲一開始好感度就十顆星的小和班長!
    如果小今老師和子晏哥哥結婚他們要請小文喝喜酒了
    要開啟政治路線的小文喵
    碰到未來上司白老大
    不過現在白老大對小文來說是搶貓的壞人
  • 變成戀愛攻略了!

    政治線從第一集跟林家PK就回不了頭了,不過其實店長比較希望店員學好數學從商做生意,就像很多爸爸媽媽的期望都跟孩子的特長無關。

    現在是敵對關係沒錯。

    woodsgreen 於 2016/07/15 22:09 回覆

  • fgh
  • 特務w!姓氏w、愛好w、看得在下感想也變成w了啊wwwww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