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時下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不同,白領不覺得被冒犯,隔著一道門板,對房裡的男孩子狡黠一笑。



  「說到貓貓,偶好像聽說過有家店、有個可愛的小男生,愛貓成痴……」



  「白院長,不好意思,我們先休息了,晚安!」楊中和當機立斷,不能曝露吳同學身分。



  「小和,晚安喔!」白領笑著回房。



  楊中和回過神,冒出些許冷汗,白院長怎麼會知道他名字?制服上不是只有學號?



  「他用手機傳給祕書去查,不用怕,小和完全不具威脅性。」吳以文從門縫露出一雙貓眼。



  「你不要蹲在門口講話。」楊中和聽了只覺得不爽,並沒有比較心安。



  楊中和進房之後,環顧四周,莫名感到熟悉。一目到底的格局與中西合併的裝潢,讓他想起大禮堂還有他同學打工的古董店。



  「班長爸爸設計的。」



  「難怪。」楊中和喃喃,忍不住伸手撫過雲紋壁面。他想,他爸真的很喜歡自己的工作。



  「大白貓習慣入住同間房,老闆用關係標到飯店裝修案,委託班長爸爸動手腳。」



  「啊?」楊中和一個不留神,吳以文已經換上黑色緊身衣,揹上皮製貓咪黑背包,拆開天花板內裝,半身沒入通風口。



  好一會,楊中和才消化完吳以文給的資訊,原來早在他爸接單裝修的時候,古董店店長就已經計劃好要對白領院長下手,不是心思極為縝密,就是對白領有著深仇大恨。



  吳以文在上頭咚咚忙了一陣,才又探出頭來。



  「你到底是哪個神祕組織的探員?」



  「古董店店員。」吳以文倒垂一頭軟髮,對楊中和眨眨眼。「班長,開電視。」



  才說完,吳同學又消失於高處。楊中和只能無奈照作,一個人看著晚間新聞。奇怪的是,螢幕主播的聲音越來越高,畫面開始扭曲,化成一片黑白。



  「怎麼回事?」楊中和上前檢查電視,在他碰觸的時候,螢幕跳出新畫面,節目主角是剛才見到的白領院長,正與他兩個黑衣隨扈交代事情。



  ──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是!


  白領離開,隨扈守在門邊。



  「天啊、天啊!」楊中和察覺到他看見的是監視器畫面。



  白領走後,大概過了十分鐘,畫面傳來激烈的敲門聲響。



  ──開門、給我開門,我知道我爸他在裡頭!叫他出來!



  隨扈一號去應門,證實對方的確是白領的兒子,一進門就對著隨扈臭罵,動手摔東西,隨扈們逼不得已,只能去電聯絡白院長。



  白領似乎在電話交代了什麼,兩隨扈聯手把耍潑的白公子拖出房間。



  此時,畫面無人。



  突然間,咻地一道黑影閃過鏡頭,雙足輕巧踩上辦公桌著陸。



  吳以文對著監視器往頭上比出一雙耳朵,威風凜凜說出角色台詞──



  「怪盜貓咪W!今日特來,替天行道!」



  楊中和在心中吶喊:吳、同、學、啊──!



  楊中和看吳以文抽起白領的公事包,拿出文件依序過目,充當人型掃描器,一一將機密文件記入腦中。他從以前就覺得吳同學過目不忘的才能很容易拿去作奸犯科,結果證明真的是。



  吳以文將文件依原狀放回,在辦公椅背加裝微型攝影機。



  楊中和屏息收看他同學為非作歹的現場實錄,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響,忍不住驚呼:「有人來了!」



  吳以文匆匆跳上通風口,及時在人員發現前回收監視器線材,無聲無息消失於畫面。



  楊中和按住胸口,差點就要心臟病發。一分鐘後,吳以文從他上方躍下。



  「你……」楊中和欲言又止,就像他平常不知道該從哪裡吐嘈他同學一樣。



  「班長,餓不餓?」



  「你不要轉移話題!你真的打算要對白院長下手嗎?」



  「班長誤會了,我們店,不吃人肉。」吳以文貌似謙良地解釋。



  「所以你只是來偷機密,沒有要挾持院長?」



  「白貓咪為了不走漏風聲,帶了兩隻大狗、一名助理。」



  「白貓咪是白領對吧?」



  「雖然我只是一隻幼貓,但一打五不是問題。」吳以文瞇起眼,楊中和發現這傢伙有時候還挺驕傲的。



  「一打四吧?所以你真有綁架院長的計劃嗎?」



  「老闆說,見機行事。」



  楊中和一頭霧水,看著吳以文脫下黑手套,打開冰箱,冰箱放滿生鮮食材,可見他早有準備,間接證明這是預謀犯罪。



  吳以文從行李拿出貓咪圍裙,在房間附設的料理台切切剁剁。楊中和從海菜捲開始,龍蝦濃湯、炒干貝,一路吃到焗烤魚排,嘴巴都沒停下來。



  「這個好好吃、這個也好好吃!」楊中和身上的疲憊全被良好的伙食一掃而空。



  「班長,多吃一點。」



  吳以文抿起脣,應該是滿足的樣子。他將戚風蛋糕放進烤箱,等待的空檔,打開他的貓咪手機。這台店長特別壓迫某科技董事訂作出的機子,有著連陰冥也想高價買下的高規格行動智慧。



  楊中和本來以為吳同學是要給他看貓咪影片,結果卻是白領本人,遠端遙控隔壁房間的情況。



  楊中和一方面很怕他們被國安局的情報頭子抓去關,一方面又克制不了他的好奇心,跟著邪惡的古董店店員窺探白領院長。



  白領拎著馬克杯坐下,略過桌上的公事包,轉而從抽屜夾層拿出機密文件。



  楊中和發現了疑點:「和你剛才看的文件不一樣。」



  吳以文點點頭,就和店長大人預想的一樣。



  白領院長防過一層,沒能防過連海聲第二層算計,他審閱文件的同時,與南洋談判的密約也被完整記錄下來。



  楊中和雖然不是經濟方面的專家,但也覺得這分合約有些奇怪。



  白領看完後,拋下文件用力搥桌,把另一間房的兩個男孩子嚇了一大跳。



  「媽的,一群吸血鬼!」



  正當畫面中的白領心煩意亂,電話響起,接通後響起女人的泣音。吳以文靠敏銳的耳力跟楊中和轉述,大意是白領的妻子求他救救又闖禍的獨子。



  「這是第幾次了?早知道就跟小儀一樣別生就好,孩子不能為父母分勞解憂,生來有何用!」



  電話彼端的院長夫人,聽見丈夫絕情的話語,不住嚎啕大哭。



  白領掛下電話後,抽出打火機,在大理石桌面將密約親手燒去,然後默然離開煙霧瀰漫的房間。



  吳以文關閉遙控,轉而看起手機。



  楊中和以為這是吳同學在跟雇主報備情況,對吳以文突然安靜的行徑沒有多想,直到他聞見燒焦味,才想起烤箱的蛋糕。



  等吳以文衝過去搶救,蛋糕已經烤壞了,沒有點心可以供給小和班長。



  「吳以文?」



  吳以文呆滯看向楊中和,摔下蛋糕,搖搖晃晃從行李拿出一本小日曆,背誦年月日。



  「怎麼了?你沒事吧?」



  吳以文蹲姿背對著楊中和,搖搖頭。



  楊中和有點生氣:「我說了,你有事,你要說出來啊!」



  「沒事,只是,想起一些事……」



  「你可以跟我說,看看會不會好過一點?」楊中和看過報導,有些人可以記住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事,包括開心的事與所有痛苦,而且無法控制記憶回溯。



  吳以文怯怯抬起頭,對比他那身強大的才能,眼神十分無助。



  「不是很痛的事……」



  楊中和不敢問什麼才叫「很痛」。



  「白貓咪說孩子沒有用,師母也說我沒有用,不能坐餐桌,只能吃剩飯。」



  「她怎麼可以這樣對你?」



  「師母沒有錯,那個家,我來之後,師父被停職,沒有好事,掃把星。」



  「你只是被大人遷怒。」楊中和記得吳以文的養父正是偵辦大禮堂爆炸案的警官,被停職應該是因為黑暗的政治力。



  「師父會叫我上桌吃飯,一次兩次,後來他發現我在裝可憐,很生氣。」



  ──巴掌啪地一聲,他和碗筷摔在地上,男人厲聲咆哮:撿起來!我命令你撿起來!



  之後每到吃飯時間,不用師母說,他就會自動躲開。師母雖然討厭他,但還是會留飯菜給他。



  「飯菜冷掉也好吃,為什麼會不夠?」吳以文困惑地說,有飯吃就能活下去,他應該感到慶幸,卻覺得好痛苦。



  楊中和猶豫再三,還是說出他的想法。



  「或許是因為你發現……你養父母並不愛你。」



  吳同學的說詞雖然跳躍,但楊中和從他第一句就知道有問題──為人父母,不會自己滿桌魚肉,卻讓孩子吃剩飯。



  吳以文呆怔看著楊中和,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我不是人,才會想不通……」



  「你還好嗎?」



  吳以文臉上失去所有表情,就像是被抽離心的人偶,一動也不動蹲在原地。



  楊中和打開自己的大行李箱,拿出被迫接收的貓咪粉紅大布偶。



  「沒事的,你看,有咪咪在。」



  吳以文奮力撲抱住布偶,連帶楊中和也被整個人壓上床,差點吐出血來。



  楊中和沒法責怪他,只能看著吳以文把臉埋進大布偶,四肢和背部不時抽搐著,好像在強忍著不要哭出來。



  楊中和很懊惱自己輕率地踩上別人的傷痛,他那點自以為是的見解,不知道對吳同學有多殘忍。



  楊中和看過幾篇醫學報導,說精神障礙的患者之所以失常,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的保衛機制,讓他們得以隔絕外界的認知。所以常常在康復期,患者能正常面對現實的時候,自殺率最高。



  他輕拍吳以文的背脊,笨拙地哄著:「都過去了,沒事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抱緊布偶的雙臂鬆下,吳以文脫力睡去。



  楊中和才鬆口氣,冷不防響起鈴聲,他循著聲音拿起吳以文的貓咪機子,來電顯示為「老闆」。



  「連先生你好,不好意思,他睡著了。」



  「發生什麼事?」



  「你很擔心他吧?」



  「少廢話。」



  楊中和轉過頭說:「吳以文,你老闆很擔心你喔。」



  「小子,你不想活了?」



  「他有點水土不服,你要不要跟他說說話?」



  「他不是睡了嗎?」



  「看起來不太安穩。」



  連海聲叫楊中和把手機拿到吳以文耳邊,然後用平時不耐煩的口氣喚了聲:「文文、笨蛋。」



  「老闆……」吳以文緊繃的睡姿頓時放鬆大半。



  「我接到內線資料,白領和南洋的議約多半談不成,明天你就像個愚蠢的高中生跟朋友好好玩吧!」



  「要吃飽飯……不要熬夜……」



  「出發前你都說了幾百次,少囉嗦!」



  「連先生,他只是在說夢話。」



  「本來不想派他去,白領老狐狸一個,又沒像南丁家一堆貓可以轉移注意,但看在你隨行的份上,還是給他放風出去。」



  楊中和可以從古董店店長的抱怨中,感覺到對方對他的信賴。只是這個陰謀似乎忘了事先徵得他的同意,他就被劃進圈圈裡了。



  「我想,他應該很高興能得到你的信任,大致上,他也做得很好。」楊中和昧著良心誇獎為非作歹的吳同學。



  「小老師,謝謝你陪他。」連海聲結束通訊。



  楊中和呼了口氣,怎麼會有人聲音這麼好聽?



  而且就他膚淺的觀察,一天不到就這麼放不下心,就算對方矢口否認,也掩蓋不了關愛的真心。



  「吳以文,你老闆還真疼你。」



  「因為我是老闆的小貓咪。」吳以文從咪咪手邊探出半張臉,雖然眼眶有點紅,但眼珠子很清澈。



  楊中和無言以對,會說蠢話了,看來吳同學的精神好上許多。



  「能跟小和一起旅行,真的太好了。」吳以文躲在咪咪身後,全心向楊中和告白。



  楊中和記得陰冥交代過,不可以太寵他,不然他會扒住不放,就算他偽裝成貓在床上滾來滾去撒嬌也不行──可見學姊深受其害,還把他們已經一起睡過的閨房祕事吐露出來。



  「我存了很多貓咪影片,你要看嗎?」



  「要!」



  楊中和拿出靠之前用家教費新買的大螢幕手機,和吳同學一起趴在高級床鋪看貓貓。吳以文開心跟著影片喵喵叫,楊中和受不了地摸摸他的頭。



 

 

 

--

小和班長:該不會最寵他的就是我吧……啊啊。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扉羽
  • 小和太寵小文啦
    果然文文在小和面前比較像一個正常的孩子
    他在明夜和律人面前是個大哥哥,一直覺得明夜、律人之於吳以文就像他之於連海聲
    感覺白老大和白夫人感情很好
    白領是本名嗎?一直想到「白領階級」的那個白領
  • 第一印象,決定後續緣分。

    是的,每個人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面向。店員對孤子有種照顧的使命,包括他兩個好朋友,但對於呆呆的小和班長,也可以呆呆地一起玩。

    至少表面很好,一個是雄心大略的政治家,一個是寵溺兒子的慈母這樣。

    白領是本名,有領導者的意涵在。

    woodsgreen 於 2016/07/16 22:31 回覆

  • 訪客
  • 林綠大!!!!!!!!!!你好,心情差的時候,看到你的文,超開心的阿!!!!!!!!!!!文文超可愛!!!
  • 很高興讓親親開心喔!

    看完文也要打起精神喔!

    woodsgreen 於 2016/07/16 22:32 回覆

  • 凪紗(紗希)
  • 小和,你明明就被養的很習慣!!!
    可以跟上文文的腦袋,又可以幫文文製造機會,沒有顯赫的家世但有溫柔的家人,家人也喜歡文文。
    不登上人形貓貓第一名也難呀!
  • 楊中和QQ:沒辦法,飯菜好好吃。

    小和班長待人樸素而平凡的心思,總是打到店員的心頭上。

    woodsgreen 於 2016/07/16 22:34 回覆

  • 扉羽
  • 剛才發現我好像打的不太對
    我是想問白老大和店長第一任妻子白錦儀女士感情是不是不錯(她的氣質總是讓我想稱她為夫人
  • 路人N
  • 我也好想吃飯菜啦~~~而且都好高級~~~
    在監視器前面扮怪盜的文文超可愛~~~
    小和!小和!!小和!!!小和好棒!看穿店長你只是彆扭的大人了哈哈哈!!!
    雖然前半段過的真的很不像人,不過現在很多人寵了喔!文文!
  • 羽玥
  • 店長大人最寵小貓咪了~
    真好奇小和班長如果是女的~
    那麼 學姊VS小和班長 誰輸誰贏呢?
  • 言亦臣
  • 哎,林綠大大什麼時候要出古董店五呢?
    雖然學姊外表看上去總是冷冰冰的,但顯然是個容易心軟的人呐(所以才會被文文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