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今晚留下來過夜好不好?」

 

  「嗯。」

 

  得到大帥哥應允,佔據于新人身的阿漁立刻拿起服務台話機,直播黃家專線。對方嬌滴滴喂了聲,推測是二十多歲新婚帶球的黃臉婆。

 

  「肥汝,我今天不回家喔,拜!」

 

  「你叫我什麼?竟敢偽裝我老公的聲音挑撥我們小夫妻感情,你誰啊?黃于新,你在旁邊對不對?不准外宿,聽到沒有?給我回來!」

 

  「搞定!」阿漁得意地掛斷電話,反正爛攤子給于新本人回家再收。

 

  于新一抹清魂漫步至廟門口,合上紅漆門板,代表無條件提供鎮民申訴的城隍廟結束一天的營業。

 

  阿漁看著被反隔離在廟中的于新,丟三落四的良心突然升起一股負罪感。照理說他一個死掉掉的陰魂不該打擾于新的生活,但先前被雞巴毛的壞術士封印一年多的鬱悶,實在需要找個替死鬼發洩。

 

  這麼說來,于新跟被冤魂纏身的苦主好像喔,真可憐。

 

  「小新,我們來玩。」

 

  「嗯。」

 

  阿漁打開收音機,調到最大聲,再拿出紙牌,和于新席地對坐,用于新修長漂亮的十指發牌下去。

 

  「小新,你還記得我們徹夜玩牌的事嗎?」

 

  「嗯。」

 

  「我好像輸得很慘吼。」

 

  「一百三十六敗,零和,零勝。」

 

  「天啊,我竟然沒有翻臉,我脾氣好好喔!」

 

  于新半透明的清眸睨了阿漁一眼。

 

  「你不敢翻,你還得靠我揹你下山。」

 

  「下山?下什麼山?」阿漁一臉茫然,好像這話題不是他提出來的。

 

  「我們去山上看日出,為了等日出,才會熬夜玩牌。」

 

  「啊、啊、啊。」阿漁大略想起那段冷得要命又好想睡覺的青春回憶,「我們幹嘛沒事去看日出,在我家舒服地吃飽就睡不是很好嗎?我們兩個身心半殘的高中生跑出福興鎮,我爸沒說什麼嗎?」

 

  于新無聲環視他們所處的廟宇,但阿漁還是想不起來玩樂以外的細節。

 

  「你說要拍照給城隍爺看。」

 

  「啊啊啊,不愧是小新新,你真是我的大腦!」

 

  「你偶爾也用一下自己的腦子好嗎?」

 

  「給你去記就好了啦!」

 

  阿漁終於順利串連起事件的邏輯,要讓他一隻懶胖魚百折不撓拗于新出鎮,一定有其非理性因素。他生前可說是城隍大人的狂熱粉絲,生活有什麼不順,就來拜一下;遇到開心的事,也來拜一下。所以後來見到本尊,都忘了自己掛了,只想撲上去要簽名。

 

  阿漁以前想到什麼,就一定要去做,以為自己最棒最了不起,不需要跟旁人多作解釋,這樣任性妄為的他,也只有習慣忍讓的于新肯陪他上天下海。五年過去,他才跟于新說明那次旅程的起因。

 

  「那陣子我去廟拜拜,總覺得前輩大哥沒什麼精神,想做點什麼讓他高興。想說他那麼早死,一輩子都在福興。福興古早臨近出海口,應該看慣夕陽,我就想把日出帶給他看。」

 

  「這麼做有什麼意義?」于新沒有被阿漁說動半分,這就是信徒和非信徒的差別。

 

  在福興男女老少一片「迷信」城隍爺的氛圍下,于新就是鐵齒到不行,阿漁總覺得于新隱隱把城隍廟當作搶走父親的兇手。

 

  「你不懂啦,像我這種天生不良於行的可憐蟲,很需要宗教信仰的慰藉。如果不是為了城隍大人,我才不敢離開福興冒險。」

 

  「不是有我在你身邊?」于新低低說道。

 

  「你幹嘛跟神明計較?」阿漁差點握不住牌。

 

  于新沒說什麼,只是用眼睫半垂的眸子幽怨看了阿漁一眼。

 

  阿漁想著以前那個像清水一般含蓄的美少年小新新,又看著眼前沉靜有如深淵的俊美大帥哥。唉喲喂,被都會女子開發過了,果然不一樣。

 

  「好啦,最愛你了。不過我很好奇,那時候你怎麼說服你媽放你出來?兩個單純可愛的男孩子手牽手去爬山,連我開明的爸爸都那麼反對,何況你那神經質的老母?」

 

  「我沒有說服她,只跟喬喬說。」

 

  當時年幼的于喬緊抱住哥哥小腿,直到于新保證他會回來才肯放開手。

 

  「原來你蹺家啊?」

 

  「反正她也不想看見我。」

 

  于新不帶一絲情緒說出實情,更讓阿漁同情。認識于新之前,阿漁聽過鎮上的人跟王鎮長反應:秋水伊子總是一個人坐在橋邊看水流,很晚很晚才會回家。當他爸想做些保護措施防止蹺家少年做傻事,于新就跳河了。

 

  這件事轟動福興小鎮一整個夏天,連傳統七月慶典都停辦。阿漁一直很好奇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然後高中開學,隔壁就坐著臉上半蒙著紗布的當事人,得償所願地給他認識下去。

 

  「拜託,你媽不想看到你,你還是可以給她看嘛,你就是太為別人想,才會活得那麼累。以後不管是你老婆、你媽、喬喬要你付出什麼,你都要保留住自己的餘地,知道嗎?」

 

  「嗯。」

 

  阿漁看于新點頭,才滿意地回到正題。

 

  「也就是說,你那天是懷著私奔的心情來見我對吧?」

 

  「阿漁,那天十度。」

 

  阿漁沒有要道歉的意思,只是對于新嗤嗤笑。

 

  大人都不答應,他們只能約在半夜城隍廟後的便道會合。阿漁開著加蓋的電動車去的時候,于新已經到了,凍得直發抖。

 

  ──小新來,快上車!

 

  于新擠上電動車,阿漁便以最高時速,沿著圳溝溯源而上。

 

  離開他們所熟悉的小鎮,初始的刺激褪下,冷意和黑暗隨即襲來,泠泠的流水聲像是魔怪呼之欲出的前奏。

 

  阿漁正感到不安,想要回頭,于新卻唱起歌來。

 

  他想,這個男孩子的確像人們說的不太正常,把常人恐懼的黑夜,當作是他的舞台。

 

  真是迷人,以後一定會有識貨的人來追逐這麼一個不世出的寶物。

 

  歌聲讓相對論的時間縮短許多,不知不覺,來到郊外的山區。

 

  電動車止於山路,阿漁正想著沒了代步工具,該怎麼爬上坡度三十的石子路,于新便下車挽起單薄的袖子,半蹲在他面前。

 

  阿漁難得一句廢話都沒說,乖順地攀上于新背脊。平時上下課做慣的事,只不過換了個環境,讓他有些難為情。

 

  于新沒有一聲埋怨,只是往前邁進。阿漁想著以後長大成人,他一定要幫命苦的小新新找工作、娶老婆,絕對要回報于新這些年照顧他的恩義。

 

  因為動腦太耗氧了,阿漁不小心睡去。等于新叫醒他,他們已經來到山丘頂上,天還未明。

 

  為了打發時間,只能縮在山石下躲風玩牌,也終於連接上阿漁玩牌的回憶。

 

  待東邊泛起魚肚白,于新再次揹起阿漁,屏息以待那一顆他們世界所在最亮的恆星。

 

  隨著第一道日光射出,兩人忍不住尖叫出聲,不停歡呼,直至太陽完全升起。

 

 

 

 


  阿漁回想得很開心,熊熊啊了聲,注意到某個回憶和現在兜不攏的地方。

 

  「你明明玩得很開心!」阿漁想起來了,從頭到尾,于新又唱又跳的,比平時上學有活力許多。

 

  于新承認:「那是我第一次看日出。之後帶小汝看過幾次,都沒有那次深刻。」

 

  「所以你悶著一張帥臉到底在跟我計較什麼?」

 

  「你以前亂來都會說是為了帶我見世面,那次卻是為了拜神。」

 

  「受不了,你這個悶騷的傢伙!」阿漁忍不住用手指戳刺于新的肩頭。

 

  于新沒有否認。

 

  阿漁托頰看著重新洗牌的于新,隨口說起一個本土化的童話故事。

 

  「從前從前,大概四年前啦,福興王國有隻小胖魚,小魚和小新王子是好朋友。小魚總是要小新陪他玩,而小新也最喜歡跟小魚一起玩了,嘿嘿嘿!」

 

  窗外響起落雨聲,于新眼角略略瞥過窗口,又看向笑咪咪沉浸在過往無憂年歲的阿漁。

 

  漫天的雨水像小刀,刺穿圍繞在城隍廟外的符人,格殺勿論。

 

  于新輕擺指尖,在阿漁注意到異狀之前,雨水就將符人濺出的血花洗淨,不留一點痕跡。

 

  既然他回來了,就不會再讓外來的賊子好過。

 

  「小新。」

 

  「嗯。」于新不動聲色回過神來。

 

  「我們看完日出,不是有許願?」

 

  于新怔了怔,阿漁興沖沖望著他,擺明自己又忘光了,叫于新去想。

 

  「沒有。」

 

  「有。」

 

  「沒有。」

 

  「明明就有!」

 

  「說了又有何用?」

 

  「你就說嘛,壞的都過去了,以後的日子會變得更好,這就是懷抱願望的好處。」

 

  于新抿緊脣,就好像在忍耐什麼。

 

  「阿漁,我要回去了。」

 

  「幹嘛?你生氣囉?」

 

  于新丟下牌要走,眼看就要穿過廟門,被阿漁叫住。

 

  「身體啦,你的身體!」

 

  于新折返回來取回溫熱的身軀,阿漁沒攔他,只是滅了廟裡用不到的燈火。

 

  阿漁常譏笑曾汝廢物,但他其實也常常跟于新鬧僵,大而化之的他連戳痛于新哪裡都不知道,只差在于新對他特別忍讓。

 

  正當阿漁在死寂的神廳碎碎念于新就這麼拋下他回到溫柔鄉,突然想到他們家小新新可是個逃家慣犯。

 

  阿漁飄出廟外,巡了半圈,果然,于新就躲在廟後的便橋旁看水流。

 

  「小新,剛下過雨,屁屁坐地上會濕捏,跟我回去蓋被被聊天啦。」

 

  于新好像回了什麼,阿漁聽不清楚,過去像是附身靠上他背脊。

 

  「昕宇……許願沒有用……」

 

  原來如此,阿漁大嘆口氣。

 

  「你怎麼就是會在奇怪的點上鬧脾氣?許願歸許願,我只是想知道你想要什麼,為此去努力一把而已。」

 

  「我希望……『昕宇的腿好起來』。」

 

  阿漁感覺心口一陣絞緊,就像是他還活著一樣。

 

  「小新,可是我已經死了。」

 

  于新沒應聲,只是緊閉上眼。意識的時空仍是留在兩人年少最美好的歲月,不願醒來。

 

 

 

 

 

 

--

今年受到親親們諸多照顧了(合手拜)

年中換工作,花了不少時間調適作息,很多事也擱置下來,希望來年都能重新步上正軌,像個作者填坑寫新文^^

新的一年,祝小讀者親親,平安快樂~

 

 

--福興、福興,傍水而興……

政權交替,福興鎮三百年城隍信仰,即將沒入歷史。

不信鬼神的于新被選為最後一任廟主,因而遇見四年前事故身亡、自稱代理城隍的故友阿漁。一人一鬼為了解開小鎮埋藏的冤情,聯手與惡徒鬥智鬥勇。

血案、七月祭、鎮長選舉……事件源源不斷,如潮水向他們湧來。

無論傳奇或悲劇、祝福或詛咒、真相與陰謀……

終會浮上水面。

 

<城隍>

2017國際書展
作者:林綠
繪師:AKRU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路人N
  • 新書!!!!!
    大大新年快樂!
  • 不算是新故事,但是新書沒錯,敬請期待神封面。

    親親新年快樂~


    woodsgreen 於 2016/12/31 22:50 回覆

  • 扉羽
  • 先ˋˋ祝林綠姊姊新年快樂
    原本以為古董店完結篇書展才會出,結果過完西曆新年就要出了
    沒想到書展要出城隍
    和之前一樣,書展會去衝蓋亞買書
    是一本的份量嗎
  • 親親新年快樂~

    我也沒想到^^

    應該會很厚一本吧?

    woodsgreen 於 2016/12/31 22:52 回覆

  • 凪紗(紗希)
  •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出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綠大大新年快樂,新的一年小讀者會更努力扭屁屁的!!
    也會繼續買書寶寶的!
  • 凊公公
  • 呀啊啊啊啊啊~~~~~~
    這個新年禮物真是太........啊啊啊啊啊!!!!
    還是AKRU大大畫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綠大,小讀者好喜歡你給的驚喜,有一種感動到快哭的感覺~~~

    今年跨年感謝有林綠大,不然小讀者只能一直和報告作伴QQ
    新年快樂喔ˊˇˋ

  • Ally
  • 城隍必買!!!
    林綠大新年快樂~~~~
  • 葉子
  • 喔喔喔!!!竟然是城隍!!!繪師還是AKRU ! 這新年禮物好讚!
  • 言亦臣
  • 啊啊啊啊啊啊啊!!新書!!!我要吃土了!!!!!(可是我甘之如飴!怎麼辦?我果然是M!)
  • 櫻薰
  • 城隍QAQ!!!
    等這本出版好久了QAQ!!超喜歡這篇啊QAQ!!!!!
  • 路人乙丙丁
  • 古董店完結後馬上無縫接軌城隍,真是幸福~林綠大我愛你(飛吻~

    不過在這邊小小聲的問一下,黑旗令呢?
    我等著通販啊小可加加啊啊啊(吶喊~~
  • 魂縈
  • 竟然還有更城隍!在PTT看時超揪心的啊!
  • OO
  • 哀呀呀~~~

    是新系列!

    這麼說今年我又要衝書展啦~~~~

    林綠姐 + Akru 的組合!

    免講!必拜!
  • 路人A
  • 國際書展.......嗚嗚,想去啊
    綠大新年快樂~
  • 逆反應
  • 網頁滑下來除了越看越感動之外真是驚喜!
    最末的消息!這部要出書了!
    個人覺得某方面小新跟祈安一樣砍人都很順手(?(好事?
    想到阿漁慌張跟他爸講電話那段整個哭倒~
    太開心了謝謝林綠大帶來這麼好的故事Q
    祝福新年一切順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