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堂上那個皇帝看起來一無是處,對朝臣不過是個吉祥福瑞的擺設,但大伙也不得不承認天下一統,不能文也不能武的太祖功不可沒。

 

  他在諸國爭戰、烽火連天那十年吃了不少苦頭,如今也算苦盡甘來,大方享受帝王的好處,下朝後就在皇宮花園撲蝶、抓魚,肚子餓了就擺駕到臣子家裡吃白飯,從沒見過有皇帝過得像他這麼快活愜意。

 

  某年春宴,太祖枕在燕將軍腿上,鄭相國彈琴、東虞禮官唱曲、趙司農起舞,樂伶陣容數一數二地強悍,全天下也只有皇帝享受得起大夏三大美人主場的歌舞,實在是太糜爛、太驕奢淫逸了……周史官振筆疾書中。

 

  齊內宰呆板敲著木梆伴奏,向認真擊磬的滕天官問道:「阿穰,你估估看咱們什麼時候會滅國。」

 

  「靄,你就別擔心了,天頂星星亮得很,雖然萬載不易,但大夏撐個千秋沒有問題!」

 

  史載前朝開國周聖王英明威武,大夏開國皇帝卻是這麼一個東西,齊內宰深感世間變化無常,沒有天理。

 

  秦法官因為是個音痴,只能赤裸臂膀,提劍上場。黔御醫邊打哈欠,一邊有節奏地拍打蛇皮鼓,舞曲陡然轉換成戰曲。

 

  趙司農合上團扇,在手中轉了圈,象牙扇柄隨重音指向半邊臉塗上紅泥的秦法官。

 

  「秦鞅,你跳完快滾,別破壞我們這團的素質。」

 

  「趙儀,就看陛下是比較喜歡你的大腿還是我的胸肌!」

 

  「你們別在國宴說這種不知廉恥的話!」齊內宰忍不住吼道。「陛下,您也別在那裡歡呼!」

 

  趙儀和秦鞅上一刻還瞪得如火如荼,下一刻就笑咪咪望向齊靄:「齊小雨,別不甘寂寞嘛,我們等下就去脫了你啦!」

 

  齊內宰立刻把已經很端整的腰帶束得更緊。

 

  滕天官好是感動:「靄,你和大家感情好好。」

 

  齊靄向鄭相國投以求救眼神,鄭瑠被皇帝將軍連灌十二壺酒,難得鬆了眉頭,專心玩他那把琴;又看向燕將軍,只見燕還單手逗弄著太祖下巴,一君一將咯咯笑著,完全不可倚靠。

 

  好在秦趙二人鬥舞結束,決定來行酒向皇帝祝賀而非扒光齊靄衣袍,聽他尖叫來助興。

 

  就抵定天下的功勳和相識太祖於草莽的年資,燕還做第一人無庸置疑。

 

  燕大太尉自稱粗人,心頭只有一個祈願,年年向上蒼祈首:「祝陛下長命百歲。」

 

  黔魑忍不住插嘴:「我說了,他最多再活……」

 

  東虞離喝道:「現在不是給你賣弄醫術的時候,是節慶!」

 

  周史官自願挽袖替大伙遞酒,順道緩和兩名南方神官大巫的爭吵。趙儀毫不客氣招著周寘過來,竟然也沒人反對他一個頂過奴籍的傢伙喝第二口。

 

  「國庫……」趙儀心裡翻過兩次算盤。「就長命百歲吧!」

 

  秦鞅接過酒盞,笑道:「我也長命百歲。」

 

  「願大夏長治久安。」滕穰迴避年壽的事,舉杯向眾人致意。

 

  「長命百歲看天,長治久安就靠我們了。」齊靄把天官迂迴的話,再明說一次。「不過,陛下,念在殿下年幼的份上,請您能撐多久就撐多久。」

 

  最後,周史官把酒端到鄭相國手中,鄭瑠倚著琴座婀娜昏睡,看來是不能再喝了。

 

  「這什麼?」鄭相國絲毫無感眾人難得團結一心的氛圍。

 

  「許個願吧?」

 

  鄭瑠困惑看著滿堂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他自小便深受邑宰和墧城百姓寵愛,那時至多想要多見母親幾面;而後母親走了,父君新寵魏姜,猜忌世子,他心心念念都是贏回國君的信任;再後來城破人散,他就再也沒作過夢了。

 

  他緩緩將目光移至堂上,看到燕還才想起流落姒城的事,又看向直對他笑的太祖。這個男子,一直以來,對他投注的溫柔從來沒有變過。他理所當然利用著,輕賤過無數次,只有在快要失去的時候,才知道該驚惶失措。

 

  他說:阿瑠,你就是我畢生的夢。

 

  人都會變的,鄭瑠總是忍不住想,他一定後悔了,後悔把心捧給一個無情的人。

 

  直到去年秋日,天下大巡回來,他們同在一車鑾駕。太祖端正撐著禮冠大袍,對兩道恭迎的人們不吝惜笑容,即使當時又在路上病發的皇帝連呼息都非常痛苦。

 

  兩人一路無語,而當王都城門出現在官道盡頭,太祖冰冷的手指輕輕覆上他的手背。

 

  「阿瑠,咱們要回家了。」

 

  他終於明白,雖然晚了,實在太晚了,原來他一直、一直都在等候著他。

 

  他在人生最後,除去王佐的身分,只剩下這個心願。

 

  「希望陛下……能永遠喜歡阿瑠……」鄭瑠飲下最後一口醇酒。

 

  太祖起身,漫步走下台階,深深凝視鄭瑠半恍惚的美麗長眸。他想說些什麼,卻怕驚醒了他,只是露出一記得償所願的笑,把長年來的盼想慎重放進裡頭。

 

  眾臣心想,今年春花應該也會開得很美。  

 








--

我只想說,太祖是個好男人。


之後大夏就沒有像他這麼毫無保留付出感情的皇帝了,而且就算毫無保留付出感情給和他們祖先一樣禍水的君王,他/她就算愛上了也是一句「對不起」就打發過去,非常之血淚。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Ying-Chen Chou
  • 現實是殘酷的,後面幾代君王⋯也不能說他們錯了,只是在國家之前,身不由己。

    至於太祖,就是個人好心好運好的禍水,千百年難得一見,例外中的例外。
  • 路過
  • 好看阿!!!
    啥出系列書阿~~我全買啦!!
    林綠作者阿~~
  • 辰

  • 覺得每次看到阿瑠示弱
    都覺得很心疼阿
    很難想像皇帝早逝後重臣的反應會如何.....
    帝王多情
    總不是好事
    而臣子對帝王放太多感情
    也不能全然稱為佳話
    大夏王朝這系列的故事總給人一種淡淡的悲傷(雖然大多都還蠻歡樂的


    是說我想問宰相和他的兄弟之間的感情如何
    阿瑠會不會覺得有愧於熙然

    .
  • 以唯
  • 好久不見的大夏開國組就這麼重口味嗚嗚這是什麼夢幻組合啊太祖請你一定要盡你所能地長命百歲(雖然這很難)不然小讀者也會跟眾臣們一起哭得要死啊QAQ

    其實太祖的生活應該不算驕奢淫逸啦,只是無賴了點天天找眾大臣排憂解悶…周小寘你沒機會見到陸家兄弟與隔壁喪家小開,陸小安那才叫真正的驕奢淫逸啊(掩面 (二哥:賣牽拖!)
    是說,這樣眾大臣吃到太祖親自煮的飯菜機會也少了吼?不知道會不會某天突然懷念起來?QQ

    沒想到法官居然是音痴,因為專注於律法導致音韻方面略遜常人嗎?
    不過這團能文能武能搞笑(齊小雨:喂!),出去還是天下無敵的啊!!ヽ(`∀´)ノ
    所以太祖你比較喜歡大腿跟胸肌嗎?XDDDDD

    十二壺……太祖你們到底怎麼灌的?像特殊棚跟阿飄棚導演那樣一壺開完接一壺嗎?(驚恐
    雖然晚了些,不過總還來的及,可以好好把握接下來的時光讓自己不要太後悔呀阿瑠QAQAQAQ

    總覺得女帝和光武帝默默中槍了…(愣
    嗚嗚我也希望太祖能長命百歲。 (つTдT)つ


    唉唉最近天氣好不穩定,也請林綠大大注意別著涼的說,加油!T__T
  • 他一次遊走在十名當代豪傑男兒之中,我認為太祖贏了。

    不會,臣子叫皇帝去煮飯,他就會去煮飯。還有每次燕還從邊關回來,太祖一定會親手煮一頓好料為英雄哥哥接風。

    太祖有時枕在皇后的豐乳上,還會抱怨太軟了而被揍,可見他偏好胸肌。

    我想,這世上沒人能抗拒美麗的大腿。

    是的,那段結語主要想婊他們兩個,節錄光武的話:

    「我自小被立為王儲,師長諄諄教誨不能懷有私心,不然會壞了大事。我就自私過那麼一次,差點毀去整個國家。捷之,你死我不能為你死,你走我也不能隨你離開,而只要你過得好,我就會很高興。你說的對,這不能算是愛。」

    小讀者也要保重身體喔!

    woodsgreen 於 2012/06/12 00:00 回覆

  • 訪客
  • 你好林綠大大!
    我是因為陰陽路這部作品才認識你的
    現在正等著陰陽路6小朋友出生

    大夏王朝超讚!!
    希望林綠大大會把它完
  • Ally
  • 最後一段很美很美好言情哦

    覺得其實後代君王是因為他們都是個"真正的"君王
    才有那種身不由己的感覺吧~
    像太祖身邊有好多臣子幫他撐起
    而他是用感情來收服....?
  • 凪紗(紗希)
  • 是因為比起愛做夢、毫不顧忌復出情感的太祖
    後面的君主更加認清現實吧?
    背負在肩上的是國家與眾多的人民
    不能夠任性吧?國家在前自己在後
    還有成長環境有有關吧!
  • ( ´ Д `)喵
  • 嗯嗯,我這次很仔細的看完了因該不會再出錯((抹臉

    「下朝後就在皇宮花園撲蝶、抓魚」這根本就是貓嘛!!((指
    有一群那麼忠心的後宮...咳,不對,是臣子才對,太祖應該很幸福吧

    即使太祖時日不多,眾臣們的祈福和阿瑠的那句話也會讓太祖一直笑著吧!
  • ( ´ Д `)喵
  • 再補一句...

    我想聽齊小雨被脫衣尖叫的聲音!!!!!((被巴
  • 阿傳
  • 希望太祖長命百歲、後宮長長久久!!!!~~~~>口<
  • 夷則
  • 大腿和胸肌都底不過美人一垂眸(和我心裡吶喊的美腰~)

    我覺得開國是特例,後世要有毫無保留表達感情的君王的話,國家就危險了吧(汗)
  • 月織
  • 好華麗的陣容,我覺得是會被閃瞎的程度
    不管是大腿胸肌還是阿劉美人的醉態。都讓人心神嚮往,嗷嗷嗷

    美人那段內心告白壤人好難過,在一起嘛~做點小孩不能看的事(?!)
    以後開宴會灌醉鄭相國是例行公事,嗯
    還有,齊小雨被脫尖叫+1

    對不起,資質駑鈍
    最後那段作者小語有看沒有懂,請開釋之
  • schel
  • 我猜應該是指除了太祖外,接下來的所有皇帝不是不愛惜下屬,就是傲嬌屬性,愛上了也不敢明說,像是武帝和宰相愛的死去活來的但也不敢直接說,不然就是像嗔王和他老爸一樣,認為下屬就是輕賤的僕人......
  • woodsgreen
  • 沒想到大家都為後世的大夏皇帝撐腰,您們真是一群善良的孩子(拭淚)

    我一直覺得皇帝不是人的工作,好的君主要愛百姓比愛人還愛,這個真的很難。

    太祖之後的明帝大概就是好皇帝的典範,卻被宰相譏諷是沒有心的皇袍偶人;光武帝則是堅持要立從小一起長大的宮女為正妃被廢太子,間接造成大夏傾覆的危機,後來再繼位就不敢再談任何一個情字;女帝快刀斬落那份私情,連兒子也忍痛扔下,只是她相好夠有本事,硬是拼上相位來到她身邊;再來是小宣宣,唉!……以上是有史載的明君。

    可能是我君臣悲文看多了,皇帝照理不能做以小失大的事,哥們或愛人放在天平上,成了被捨棄的那方,不能接受啊!所以才會有烏托邦式的開國史出來。

    太祖一開始是被鄭瑠托上寶座的傀儡王,不是落難王公也不是亂世英雄,在他心中鄭瑠和燕還兩個大貴人一直是大於他這個小乞丐,他知道成就大業必有犧牲,那麼犧牲的應該是自己才對,這是他和後代皇帝最大的差異所在。他覺得他認下的兄弟們不管是用兵、用法、用商、用農、用禮法治國都會治得比他好,但只有他當王才能確保他們能被好好照顧著,不用再受委屈,愛卿哥哥們>皇帝。但太祖也是有理想的漢子,也想要百姓們安飽,所以順序是愛卿>百姓>皇帝,能把人民放在己身之前,他也無愧仁君之名。

    單論君臣的話,開國這代最好,因為彼此有著平等的地位。
  • 弦也
  • 還真的很愜意XDDDDDDDDDDDDDD

    好久不見的史官XDDDDDDDDDD

    齊小雨XDDDDDDDDDDDDD

    好美=/////=


    嗯嗯,解說好詳細XDDDDDDDDDDDDDDDD

    順序大概懂了XDDDDDDDD

    怨念果然是開坑的動力XDDDDDDDDDD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