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法事前要齋戒,陸祈安抱著肉包子靜坐,不吃不喝,只靠點滴過活。

 

  負責特別病房的護理師小姐很生氣,虛弱的人不進食是要去死嗎?喪門出面賠罪,為難表示這是宗教儀式,任他央求也改變不了。

 

  陸祈安身為道士,就算行事獨樹一格,但喪門從未看過他違反這時代對道者定下的戒律,不像許多道長一脫下法袍就酒池肉林。據說千年來道教科儀即是出自於陸家祖師爺手筆。

 

  司南醫生過來看了看,請護理師別管他了,他的生命不靠肉體維持,多開點營養劑別讓他死在醫院就好了。

 

  喪門等陸祈安真正睡去,從他懷抱抽出冷掉的肉包,給他拉好被子,才到外頭把包子吃掉,順帶聯絡親友。

 

  顧店中的林然然說大致上過得去,就上官榆要死不活而已。後天他姊夫要出殯了,僅僅停柩三天,看來上官家恨不得把那男人的一切從世間抹去。

 

  喪門深嘆口氣,因為陸家三哥需要靜養,他才沒打算開車衝撞告別式會場、抬棺灑冥紙、當眾摔骨灰罐要上官家給他哥哥陪葬,只是叫林然然好好照顧真心把晴空哥當家人悲傷的上官榆。

 

  他還以為遠嫁出門的三哥哥與那個世界保持距離後,能過得比較安穩,誰知道他只是忍著委屈不說,活活在那個家被人作賤至死。就像他爸所感嘆,陸家的孩子都薄命,再正直、再美麗、再驕傲也不例外。

 

  而他卻被排除在外,朋友、情人,擁有的越來越多,好像所有的壞事全被對方擔去了,實在沒有道理。

 

  「不是說不分彼此嗎?」喪門一個人踞在樓梯間,往後靠向冰冷的牆面。

 

  手機鈴響,打斷喪門的悲緒。電話那頭好一會只有規律的呼吸聲,他幾乎把它當作性騷擾來電掛掉。

 

  「親愛的……」

 

  「李福德,妳睡覺就睡覺,做事要專心。」

 

  「嗯嗯,就是啊,我夢到一個好好笑的夢,說不定是預知夢喔!」

 

  「什麼夢?沒營養的自己留著。」

 

  「你變成人魚,只有一條黑琉璃色的長尾巴,胸前連貝殼也沒有,六塊肌具體而現!」

 

  「不好意思,我不懂妳興奮的點。」

 

  「而我是有八隻腳的海女巫,拿著插了海星星的魔法棒,接受你變成人類的願望。」

 

  「妳昨天看了迪士尼對吧?」喪門眉頭一皺,想起人魚後面總是接上「公主」的行頭。「夢中的我為什麼想要變成人?」

 

  「為了小安安王子啊,暴風雨中一見鍾情!」

 

  「告訴我,我們社團還有誰沒被小然洗腦?」林然然常常在書桌前哼著男生愛男生、王子配勇者,沉浸在烏托邦世界的快樂中。

 

  「可是事實上,你也真的對他一見鍾情沒錯呀!」福德還記得過去小星星趴在明鏡台、與那人約完會整顆星嬌羞不已的樣子。

 

  喪門不住惱羞:「住口,明明是他先追求我的!」

 

  流丹說過,如果林然然是病菌,那麼喪門就是他妄想的發酵槽,已經污染了大伙的心靈,再純潔也回不去了。

 

  「哎呀呀,反正人魚公主長泳過黑暗海峽,終於來到提水桶釣魚的王子面前,光溜溜,一絲不掛……嗯嗯,就像我們上次在汽車旅館那樣。」

 

  「我有點明白妳內心的渴望了。」喪門撐著額際,忍著不去想那晚的事。「都怪妳叫了一桌鰻魚、生蠔,不知道我這年紀的男子一點就上火嗎?」

 

  福德嗤嗤笑著,白目的笑聲裡含著一絲羞怯。

 

  「最後人魚公主和王子怎麼了?」

 

  「你在腰間圍上一片椰子葉,陪王子釣魚。但整個下午一條魚也沒有,你看王子可憐,想下水幫他抓幾隻,他卻揚起無鉤的釣竿說:『我吃素。』哈哈,故事結束!」

 

  「我那麼努力來見他,結果就這樣?」

 

  「就這樣,好好笑喔!」

 

  喪門再次體認到情話包含大部分的廢話,但因為說者和聽者彼此的感情,冗長的廢話也變得令人眷戀。他把手機按壓在耳邊,想汲取福德總是笑看人間悲苦的能量。

 

  「福德,如果祈安不在,我該怎麼辦?」

 

  「你們相遇後,千年來不見的是你,去問小安安吧,他一定會知道缺了半邊的答案。」

 

  福德在軟床滾兩圈,而大帥哥沉默讓她意識到自己不能太懶散,把自家男人全扔給另一個男人照顧。

 

  「好啦,我想想……嗯,運氣好一點,親愛的只會得憂鬱症,要死不活地拖著半條命,只有見到孩子的時候會露出露水般的笑容──如果我們有生的話。我會散盡家財養活起痟的你,等你死掉再帶你回去覆命。」

 

  「妳是根據什麼推算出這種結果?」喪門怎麼覺得這就是他失去摯友的未來寫照。

 

  「天界圖書館收藏的《神人戀死絕錄》,我在星宮都配下午茶看。小然然前些日子跟我預借。但天上自鬼王和神子一役,到現在都還亂成一片,天帝仍被幽禁著,借閱系統跟著當掉了,我的星君貴賓卡登不進去。」

 

  喪門聽不太明白,但又覺得自己有義務該知道世界大事。陸祈安以前會信手拈來講給他聽,但在他病後,就不再與他多談。

 

  「說到混亂啊,不打仗的天堂遭禁衛軍叛變,理該沉痾崩毀的陰曹卻清明如王在世,該亂的不亂也是亂啊……至於人間,嗯嗯,算是太平時代的衰退期,也是亂象的前兆……小安安,你說為什麼呢?……對不起,親愛的,請轉接小道士!」福德非不得已,不想動腦。

 

  「他病了,在休息。」

 

  福德立刻降低音量,悄聲道:「那你跟祈安說,有我李福德在,他會快快好起來的。」

 

  喪門哽咽應聲,他什麼都不求,只想要這句祝福。

 

 

 

 

 

 

 

--

卷六要出了,可以存錢啦,親親們~(微笑)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荻
  • 信手捻來→拈?QAQ

    等了好久終於盼到了卷六(#)…要完結了好捨不得哪…總覺得在林綠大身上學到了好多、一部完結代表又有另外一段故事要開始起飛~接下來也請林綠大多多指教(*`н´*)
  • 太好了,趕在我歸隱前訂正錯字~

    也請小讀者多多指教喔!

    woodsgreen 於 2014/11/17 21:13 回覆

  • 安安兒
  • 俺可以偷偷問...小星星跟福德跑到幾罍了嗎?
  • 俗稱的三壘。

    woodsgreen 於 2014/11/17 21:12 回覆

  • 冉
  • 存錢辣((奔跑

    福德真的是心靈救贖欸,
    看到她就覺得再大的事也不過那樣,
    笑一笑也就過去了。

    不過福德的祝福對小安安有效嗎OAO??
    真希望小星星最後不要一個人owoˋ
  • 有效,她的存在很有效果。

    woodsgreen 於 2014/11/17 21:11 回覆

  • Kayu Low
  • 半個月沒有林綠大的文看......因為不是台灣人也不能第一時間拿到眼見6......我鬱悶了(蹲牆角
    還有之前的疑問,祈安的身體是交換了?跟還恩嗎?謝謝解答~
  • 小喵喵蜜亞
  • 那可以偷偷問...星星跟包子到了幾壘了呢....?
    是說,星星越來越有當星君的感覺了呢
    之前聽到砲灰說天上的事,都還當他是神經病
    現在就只是聽聽就好....
  • 冰水
  • 不管從心還是身來說 福德都是彌足珍貴的存在喔喔
    樂天能量OwO
    有她陪星星和陸大師真的太好啦~各種意義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