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會吃人。



  喪門從小聽長輩殷殷告誡。人依靠水流興盛、得利的同時,水也會從人身上帶走一些東西,做為獻祭的供品。



  他國中附近有一條溝渠,叫「食虎溝」,每年都會死幾個人。不全是淹死,有的是車禍摔進溝內、有的是在水邊的樹頭上吊。偶爾他和友人經過,問起河中是否有水鬼,友人只是笑笑。



  在他國一的暑假,學校有暑輔,自由參加。喪門總會起個大早,坐兩個小時的公車來唸書。校長經過,特別誇他認真,等到下課,他桌上的課本和水瓶就被掃到地上。



  動手的是隔壁班的同學,因為暑輔跟喪門併班自習。喪門耳聞過對方,議員的獨子,家裡兼包砂石業,從小就是一號麻煩人物。



  喪門撿起課本和水瓶,認真向對方問道:「許望澤,你要跟我打一場嗎?」



  對方和他身後一票跟班停住笑聲。雖然喪門長得就是模範小生的模樣,但每次高年級找他談判,男廁被抬出去的從來不是喪門。



  「如果你們只是為了一時好玩,之後別再這麼做。」



  「我們等一下要去溝底,你敢不敢來?」對方反嗆一聲。



  「食虎溝?」



  「對啊,怕了嗎?」



  「老師說不要去水邊。」



  對方和跟班放聲大笑。



  「你就跟你男朋友手牽手回家玩扮家家酒吧!賣棺材的和牽亡師,在一起剛剛好!」



  「剛剛好、剛剛好!」一群人惡意取笑喪門。



  「無聊!」



  他們成功惹惱了喪門,嘻皮笑臉離開教室,蹺掉下午的輔導課。喪門抑鬱地讀著老師借他的大學生物學,直到鄰座響起一聲「叩」。



  「祈安,你撞到頭了?要不要給你呼呼?」



  陸祈安半閉著眼,伸長脖子給喪門揉一揉額頭,好一會才真正清醒過來。



  「喪門,剛才是不是有人在吵鬧?」



  「一個小時前的事了,怎麼了?」



  陸祈安扳指算算,又趴回原位。



  再一會,外頭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聲,直奔學校後方的溪溝。喪門眼皮一跳,他剛才應該勸住同學才對,畢竟夏季午後多雷雨,他們學校又離山區不遠,暴漲的洪水一下子就湧入溪流。



  「祈安,出事了嗎?」



  「喪門,你已經說盡好話了。」



  沒多久,消息傳來,一群玩水的國中生被大水沖散,四個幸運獲救,一個捨不得新買的名牌鞋,卡在河底活活淹死。因為死者是議員的兒子,成了地方新聞頭條。



  許議員非常生氣,和他兒子同行的學生記了兩支大過,參加暑輔的所有老師也全部遭到投訴。因為他是死者父親,又是議員,大家也就忍受下來。



  但就算如此,許議員還是不甘心,他說他一定要報殺子之仇,重金請了各路法師,勢必抓到害死他兒子的水鬼,打得它魂飛魄散。



  可就算許議員花了大錢,別說水鬼了,法師連他兒子的亡魂都招不到。食虎溝之所以為食虎溝,就是它吃人從來不吐骨頭,只能請神仙來救。



  法師口中的神仙,指的是陸家道士。



  許議員派人端了一百萬上山,被陸家老二退件。一是不想沾上貪瀆舞弊的臭錢;二是那水並不屬於陰曹管轄。



  許議員氣極敗壞,但就在陸家老二發完話後,證實「食虎溝沒有鬼」,再也沒有道士敢插手這事,來的只是一些騙錢的江湖術士。



  許議員夜夜夢見寶貝兒子在溪底哭求,爸爸、爸爸,我好冷、我想要回家……最後他親身來到義頭庄,攔下喪父載著喪門做工的藍色小貨車。



  「請幫幫忙……救救我兒子……」



  喪父還想看魚肉鄉里的官員多跪一會,可惜喪門下車扶起許議員。



  「議員,請撤回你無理的懲處,也請你明白,這是一場意外。」



  喪門回到家,正煩惱著要怎麼告訴友人這件事,窗邊響起敲擊聲。他打開窗,映入陸祈安的笑臉。



  「喪門,我們走吧!」



  喪門趕緊穿好鞋,爬窗跟著友人出門。



  陸祈安拎著一只白燈籠,喪門跟著他的腳步,在山間的夜路遊走。約莫過了半小時,喪門聽見水聲,和山中的小溪不同,這是一條沉靜的小河。



  「我瞞著二哥出來,畢竟他是官差,有時候不好辦事。」來到目的地,陸祈安把白燈籠遞給喪門。



  「祈安,二哥真的說食虎溝無鬼?」



  陸祈安拉起上衣,隨手往喪門拋去。



  「他意思是這裡的亡魂,陰曹沒法派員來捉。就算漢人移民開墾三百年,這座島至少還有三成山林是我大哥的屬地。」



  喪門可以明白個大概,但不知道為什麼陸祈安連褲子也脫了。從背影看去,他們家兄弟的腰身還真的特別細。



  「下水不脫衣服,可是會弄濕衣褲的。」陸祈安回頭對喪門眨了下眼。



  「別動不動調戲我,別人看在眼裡,會誤會我們的關係。」



  陸祈安沒應聲,赤足踩下冰涼的溪水,半身沒入水中。



  「許望澤。」



  他一喚,水底浮現掙扎的白影。



  「我跟喪門手牽手回家,關你屁事。」



  「祈安,你特別走這趟就是為了跟他嗆聲嗎?」喪門第一次覺得陸祈安符合他年紀,就像個小屁孩幼稚。



  「不可以麼?」



  「你不用跟他計較,我也不是……真的討厭被誤會,只是不喜歡你被當成笑柄。」



  陸祈安對喪門綻開笑,喪門有些難為情,好在附近只有鬼。



  陸祈安食指往水中的白影劃了圈,讓它脫離束縛浮上水面,回到人鬼法則掌管的空間。



  「生於自然,死於自然也是自然,本來想說順其自然,但你畢竟只是個孩子。」



  陸祈安就像牽著一個幼兒漫步上岸,喪門用自己衣服把他擦乾。



  給許議員送魂的路上,陸祈安回答喪門先前的疑問──



  食虎溝沒有鬼,只有自然化育的靈。



  自然不懂悲劇,不像人類會為年輕的生命憐憫,不管三歲、十三歲、三十歲,對它都是一樣的,一樣都是螻蟻。



 

 

--

星星  

 

在我沉水之前,一定要給放暑假的小親親說教:

出去玩小心安全、騎車小心安全、打工一定要拿到錢,乖!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星星跟祈安再一起很美妙啊!!!
    不懂得欣賞的同學!!!
    是說依喪門的實力,同年紀的他應該可以一個打三十個吧...

    雖然我喜歡海邊,但其實我不太敢跑道太深的地方XDDDD
    比起泡水更喜歡吹海風!!!

    這次颱風林綠大家裡有損失嗎OAO??
  • 凊公公
  • 祈安的宣言好棒~~
    星星和包子就是要手牽著手一直到永遠......

    雖然真的很喜歡大自然,可是出門還是要小心,大自然蘊含的力量不是騙人的,這篇文好發人深省。

    小讀者暑假出去玩會小心的~~覺得把行事曆填得滿滿的好有成就感,最期待八月\ˋˇˊ/
  • 笙魚
  • 所以說,暑假出去玩水,一定要好好做好措施,避免意外發生。
    不然最好就像我一樣在家裡待著,打工家裡兩點一線,開電腦渣遊戲,比較安全(廢

    唉,望澤同學有點屁,但是發生這種事還是會讓人覺得惋惜,總之你就好好背鰭安超渡,下輩子不要再這麼熊了。
    以及,他看不順眼星星的原因是不是因為喜歡啊XDDD
    想獲得夏天葛格注意的概念XDD

    祈安為甚麼連人家變鬼之後都要嗆聲啦ww
    你明知道帶著星星做事如同用閃光彈無差別攻擊方圓舉目可視範圍,還故意帶去傷害受害者,到底是什麼地步的炫耀/ 獨佔心態啦www

    嚶嚶嚶,青枝雖然腦子有洞,一輩子也就只是做陸家小妾/ 長工的命,當年好歹也是叱吒一方的山林之主,現在這塊土地卻只剩下三成在手上了嗎,小讀者有點感傷QQ(到底是想黑他還是感傷

    小讀者很安全的度過惹颱風,宅在家裡,沒什麼感覺就結束惹//
    最近找打工,然後和朋友一起渣遊戲,而且還是很認真練習手法和走位的那種,總感覺過了這個暑假,又有甚麼奇怪的技能要被點亮惹OUQ//
    我會好好注意身體的,遊戲也會節制,希望這次災情沒有對綠姊造成太大影響。
    喵嗚(意味不明
  • 笙魚
  • 被祈安超渡
    被祈安超渡
    被祈安超渡

    RRRRR我竟然把祈安的名字打錯!!!
    我要去用電腦罰寫一百次直到電腦把這兩個字當成最常用字和默認詞彙!!!
    RRRRRRRRRR
    我的輸入法也需要大道士帶星星來超渡一下!(太明顯了吧妳的私心
  • 言亦臣
  • 啊啊啊啊陸大師脫褲子啊啊啊啊!看完之後腦袋最深刻的一件事竟然是這個!難道我真的是變態嗎啊啊啊!

    哎,每次看見陸大師和星星就好開心啊!
  • 星星
  • 嗚嗚~~魔鏡那系列是不是再也回不來了呢?
  • 至少還要寫三個長篇才到魔鏡,請親親拿板凳,用年計數等等看

    woodsgreen 於 2016/07/22 21:59 回覆

  • 星星
  • 哈哈哈,我很有耐心呦,從陰陽路到眼見為憑,就算小說番篇,我還是在網上痴痴等新的小故事,完全寶貝,一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