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海聲年輕時是個夜貓子,婚後也老是三天兩頭不回家,他從來不稀罕什麼家庭的責任,只怕自己輸給別人。

 

  現在不知道撞了什麼邪,六點就得打電話回去交代一聲他不回店裡吃晚飯、九點又得打一通告訴笨蛋店員早點關門他會晚點回家,十二點不到,眾人酒酣耳熟之際,最適合挖坑給合夥人跳的時候,他卻得早一步告辭離席。

 

  連海聲回到古董店,推開琉璃大門,帶入外頭微弱的月光,果不其然,店員又抱著布偶蹲在店裡等門。

 

  「老闆,晚安。」

 

  「我不是叫你去睡嗎?」

 

  吳以文捧起粉紅色貓布偶,貓咪的黑鈕扣眼對上連海聲的美目。

 

  「老闆,咪咪失眠,需要關愛。」

 

  「咪咪什麼時候閉上眼過……算了。」連海聲沒力氣跟笨蛋計較。

 

  連海聲把脫下的西裝扔給吳以文,脫下的鞋子也讓吳以文屈身拎起,一路從店前脫到店後的起居室,只剩下一件貼身的襯衣。

 

  「文文,好冷。」

 

  吳以文忙著整理店長亂扔的衣物,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連海聲逕自打開房門,半裸的長腿站在床前,回眸而來。

 

  「你不冷嗎?」

 

  一、二、六,小店員準確無誤,挾帶咪咪布偶,將店長大人撲抱上床。

 

  連海聲散著長髮,倒在床鋪厭惡自己三秒,才一手撫著安穩靠在他胸前的腦袋瓜,一手拉好被子。

 

 

 

--

  國中正是發育的時候,荷爾蒙失調,嚴禁不純潔交往。

 

  過了個年,陸判決定嚴格執行家規:「你,給我回家睡覺,不准再跟祈安睡在同一張床上!」

 

  喪門端正跪在陸判面前,清眸強忍悲痛。

 

  「二哥,求求你,天氣那麼冷,祈安說他沒有我睡不著覺!」

 

  「不准叫我二哥,誰是你二哥!」

 

  「二哥,喪門不在,屁屁都會好冷!」陸祈安振振有詞。

 

  「混蛋,誰教你半夜踢被子!」

 

  雖然兩個孩子已經從六歲一起睡到十四歲,但兄長至上,喪門只能抱著棉被去陸家祠堂打地鋪。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鄰家的孩子就是老賴在陸家吃睡,好像打定一輩子都要住下來。

 

  陸判瞪著陸祈安,陸祈安沖他一笑,無視陸判的火氣,回到房間把他的小被被也一起拎出來,追上喪門腳步。

 

  陸判被兩個死小孩氣得睡不著覺,夜半從床上爬起身,走去祠堂叫人,卻發現裡頭空空如也,只有一張望星的畫卷。

 

  陸判此時犯了一個大錯,他以為死小孩倆回老四房裡,恨恨走回自己房間。

 

  結果一上床,就被左右包挾,動彈不得。

 

  「二哥不讓喪門跟我睡,我跟喪門也只能跟二哥睡了!」陸祈安用力親了陸判右臉一記。

 

  「二哥晚安。」喪門也害羞地輕輕吻了下陸判的左頰。

 

  「你們這兩個小混蛋!」

 

 

 

--

就是撒嬌和抱抱~

這兩天不在家,發個萌文給沒去書展的親親補補血。而去簽名會的親親,這篇會考!

古董店心得大賞也請親親踴躍參與喔!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D0z3C-IeZK02t3KTDXzYm4ZoleOB3KqRuSSmoBfqyMezz0w/viewform

愛.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老闆果然最疼文文了

    二哥完全被吃得死死的阿XDDDDDDDDDD
  • OO
  • ㄎ~ㄎ~ㄎ~

    這就是〝愛〞呀~~~~

    感謝林綠姐給予的溫暖~~~~

    不能殺去書展的我只好每日在這寒冷的冬夜睡前複習一遍本文......外加擁抱熱騰騰剛入手的〈城隍〉入眠了.........


    祝各位熱血沸騰殺至書展的迷們都能順利牽到林綠姐的小手呀~~~~(太令我忌妒了!)
  • Ally
  • 有人暖床被真是太幸福了~
    鼻血都要噴出來😍
  • 魂縈
  • 結果萌到血槽清空了
  • 芹
  • ㄚㄚ老闆沒洗澡
    難道連酒味也是香ㄉ嗎?XDDDDD

    也想跟陸判哥哥一起睡睡XD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