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說 下卷 青丘篇


第一章 千年

 

  這是胡理來到青丘第一個晚上,夜晚比他想像中的還黑、還要漫長。

 

  胡袖甜甜睡在他腳邊,曼妙的少女身軀安然以荒原為床、星月為被,完全沒有認床的困擾。只是胡袖睡得流口水,朱紅外鞘的佩劍還是緊抓在手上。

 

  箕子也沒有胡理以為的不適應,甚至比他這個原鄉子弟還要沉穩,屈膝坐在營火旁,著迷望著夜空。

 

  「阿理,你家鄉真的和我師父說得一樣,沒有日頭,卻有星星。一點光害也沒有,真漂亮。你看,天邊將要升起的藍星,代表即將成為新王的你。」

 

  「箕子,原來你還有觀星的興趣。」胡理故意用揶揄的口氣,由衷讚許箕子多才多藝。

 

  「你不知道的我還多著呢!」箕子咧嘴笑道。

 

  「雞蛋子大師,你既然能來,應該也有回去的法子。」

 

  箕子轉了轉眼珠,不正面回應胡理。知道胡理就算經歷震撼教育還是不肯死心,以為犧牲一個自己就能得到統領狐族的金交椅。

 

  「王子殿下,你別繃著臉嘛,船到橋頭自然直。」

 

  胡理也想相信箕子──如果他們方圓百尺沒有堆滿鳥妖屍體的話,的確可以自欺欺人當作三兄妹出來郊外露營。

 

 

 

  話說從頭──其實也才今天白天的事,遴選開始沒多久,天空就飛來一群鳥,目露兇光。哪裡不去,直往胡理一行人俯衝而來。

 

  箕子還沒反應過來:「阿理,你看,是鴿子!」

 

  胡理理性思考:「比較像斑鳩,但應該也不是斑鳩。」

 

  胡袖看到鳥,只有一個念頭:「哥,小鳥可以吃嗎?」

 

  「不可以。」

 

  根據人類記載的遠古歷史,陽世曾經短暫由妖類統治,其中兩大陣營獸族與羽族相互爭鬥,最後假裝鳥又假裝老鼠的牆頭草蝙蝠吃了大鱉,被兩方逐出,只准在黑夜出現──半妖的胡理一直對這故事心有戚戚。

 

  簡單說來,毛球和鳥鳥是死對頭。狐族千年遴王此等盛事,仇敵怎麼能不來「共襄盛舉」?

 

  胡理深吸口氣,才想向為首的小鳥溝通:「我們好好談……」就被胡袖一把推下地。胡理灰頭土臉看著胡袖將十字弓就定位,抽箭連射。在家憨然向他撒嬌的小妹,就像一個久經沙場的戰士,臨陣不帶一絲慌亂。

 

  「箕子哥,後面!」胡袖大喊,眼角餘光發現偷襲胡理的可惡賊鳥。

 

  箕子從青色道袍抽出紙卡,開始吟唱法咒。

 

  胡理腳下的黃土一震,隨箕子的咒文亮起金光。以箕子為中心的金光將空曠的荒野分出內外,內裡的胡理胡袖安然無事,可想穿過金光所形成光罩的羽族,瞬間被燒去羽尾,痛苦墜地。

 

  胡理不由得閉了閉眼。

 

  「阿理,你害怕嗎?」箕子背對著胡理,輕聲問道。

 

  「哥,你不要怕,有妹子在,你只要想著當王就好!」胡袖隨著射箭的節奏,向胡理振振出聲。

 

  胡理睜開眼,看著小妹和箕子,這要他如何不感到惶恐不安?

 

  他們戰到天際線再也沒有一隻鳥,才結束第一場戰役。

 

 

 

  回想結束,胡理總結一下,自己還真是個廢物。

 

  箕子想給頹喪的胡理打打氣,在他的想法中,最快能讓人恢復精神的事就是吃。

 

  「阿理,要不要來顆蛋?」箕子從背後拿出平底鍋和新鮮雞蛋。

 

  「你怎麼變出來的?」

 

  箕子神祕一笑:「因為我是雞蛋子大師!」

 

  胡理勉強勾了下脣角,不好笑,但不笑對不起箕子的體貼。

 

  雞蛋下鍋,滋滋作響。胡理垂眸望著煎蛋,箕子用環保鐵筷撥了撥蛋的邊緣,身處異世界,連台放音樂的收音機也沒有。

 

  「阿理,長夜漫漫,要不要聽個故事?」

 

  胡理應好,於是箕子開口說──

 

 

 


  從前從前,中原還有皇帝的時代,人間相較於爭戰連連的妖世,有段時間相當繁榮和平。人族不分胡漢,人妖也不怎麼分正邪,諸國的人民都喜歡到京師這個大都市逛逛。

 

  可惜好景不常,正值盛年的皇帝病了,據說是被某種可怕的妖異給嚇得睡不著覺。皇帝找來巫道來治病,那些信口雌黃的江湖術士向皇帝陛下建言,必須除掉盤據在京城的狐妖,才能止住狐崇。

 

  這消息傳出後,混跡於城中的眾妖開始惴惴不安,尤其是青樓芙蓉閣那位最美的舞姬,柳眉蹙上花鈿。

 

  人說,璃娘絕世無倫,傾城傾國。世間男兒,也只有天子匹配得上。

 

  可璃大美人對後宮充盈的皇帝沒有興趣,只是皇帝身為一國之君,肩負國家的安危,不能被邪道幾句蠢話迷惑住。國之安危,匹夫有責,於是她換上七彩禮服,玉雕的肩頸披覆雪白的披帛,決意進宮面聖。

 

  她無視人們驚艷的目光,獨自走上通往皇宮的朱雀大街,昂步穿過閉鎖的宮門,如入無人之境,一直到鋪滿符籙、像是靈堂的朝堂,才停下皎白的玉足。

 

  「來者何人?」

 

  「稟陛下,民女胡璃。」

 

  禁衛重重包圍之下,胡璃仍是大無畏向皇帝拜了拜。

 

  「阿璃聽聞陛下病了,特來為陛下診治。」

 

  「大膽!」

 

  胡璃不驚不懼,也不跪拜,畢竟堂上的男子不是他們的王,沒有必要獻上忠誠。

 

  「恕阿璃直言,宮中沒有妖崇,陛下所見,不過是心生的鬼魅。陛下不面對自己的過失,反而歸責無辜的妖族。小人可以糊塗,但陛下可是君主,請明鑒是非。」

 

  皇帝向胡璃抬起一雙通紅的雙目,沙啞回應──

 

  「殺了!」

 

  羽箭齊下,胡璃甩起身上的披帛,飛揚的披帛引開眾人的目光。就在同時,包圍的衛兵中竄出一隻巨大的紅狐。

 

  「姊姊!」紅狐口中發出清朗的男聲。

 

  「阿琇!」胡璃大喊,美麗的臉蛋有些扭曲,因為這隻現身的蠢狐狸可是她自小拉拔長大的胞弟。

 

  「好姊姊喲,要罵改日再罵!」紅狐負載起胡璃美人,矯健跳上宮牆,熟門熟路,皇宮就像家裡的灶房。沒有人發現,紅狐人身的身分正是宮中的禁衛軍,還是位深得將官賞識的小隊長。

 

  眨眼間,紅狐和美人消失在眾人眼前,可美人那堂皇的責難仍迴蕩在宮殿,久久不散。

 

  一個卑賤的狐狸精,怎可質疑高貴的天子?皇帝氣得想要滅了整個狐族洩恨。

 

  為了追殺可恨的狐妖,皇帝下令關閉城門,要官兵全面搜索。術士們振振有詞,狐妖十之八九潛藏在民家,不吃了牠們的心,皇帝陛下的心病就無法痊癒。

 

  天色暗下,城中依舊燈火通明,不時聽見獵狗疾厲的吠叫,百姓嚇得夜不成寐,殊不知胡家姊弟已經走遠。

 

  胡璃側身坐在紅狐背上,遙望被火光染得一片通紅的京城,忍不住嘆惋。

 

  這世道,要亂了。

 

  「姊姊,我們要去哪兒?」

 

  失去棲身之所,胡璃不由得想念起他們自幼逃出的家鄉。

 

  「阿琇,我想回青丘。」

 

  胡琇朗朗一笑:「姊姊去哪,琇子就去哪!」

 

 

 


  狐的故鄉在青丘,不在人間,遠在飄渺的異世。王城遠看如隆起的山丘,其實是琉璃青瓦鋪成的城池,華美而冰冷。

 

  自洪荒時代妖族敗戰,由上蒼所眷顧的人族取得了優勢的地位,凡是日光照耀得到的土地都屬於人。妖只能退居幽暗的山林、深不見底的水澤還有黑夜。

 

  初始那段時光,人與妖只像不相往來的鄰里,時間一久,人間與妖族諸國相連的道路被大水淹沒無跡、土石掩埋覆去。某天人們為統一王朝畫起輿圖,想起了曾在同一塊土地生活的諸妖,才發現過去潛藏在山海之間、疏遠但仍可見的異國,已經不知所蹤。

 

  千年來滄海桑田,妖世諸國遺留在人間的歷史圖籍已如廢紙。胡璃姊弟雖然是狐妖,但對妖世的認知跟人們沒兩樣,不知道何處才有通往青丘之國的「門路」。

 

  「所以說,姊姊,咱們一開始就撞壁啊!」

 

  胡琇化做十八歲的少年郎,邊走邊跳跟在胡璃身後。南方比起北方濕熱得多,真身毛皮都糊成一團,實在難受。不得已,只能變成人用兩隻腿走路。

 

  他們姊弟漫步於大湖的水岸,要從一片瀰漫水霧之中找尋渡津的船家。

 

  「不是沒路,而是我們是孤子,缺乏家族的人脈,又位處下流,很難得到自身經驗以外的知識。」胡璃罩著黑色面紗,遮起她那張被皇帝千金懸賞的美貌。

 

  胡琇看著胡璃面紗下沉靜的眉眼,揚起明朗的笑容。

 

  「想必姊姊心頭已有高見!」

 

  胡璃只是朝胡琇伸出纖指,點了點他額頭,連通雙方的心神──

 

  胡璃往南方走,主要因為與異世有關的民間傳說都源自南方。其一是「紫仙客棧」的傳聞:人世有間由遠古洪荒大戰倖存的大妖所開的客舍,專門接待不慎迷途的異人。

 

  傳聞沒有明確解釋客棧老闆的真實身分,多是強調老闆煮的飯菜好好吃、好想再吃一次,但胡璃就是能從她青樓恩客一大串廢話中找到她需要的訊息:那位客棧老闆有能力把不同的妖族送回故土。

 

  「難怪姊姊會沿路投宿旅店。」胡琇為了配合姊姊演出西域來的寡婦商販,都會汪個兩聲假裝成紅毛狗。

 

  可惜這一路走來,胡璃姊弟沒有機緣碰上紫仙客棧,或許因為他們並非迷途的小崽子,心頭裝滿沉重的野心。

 

  於是,胡璃改往水鄉走,要尋找握有「水源」的陶家客。

 

  「陶家?是那個很有錢的陶家?」


  「財富只是他們能耐的附屬,水是天地五行之一,帶有流動與生命源頭的意象。如果能找到陶家客,應該能拜託他們指引通往青丘的水路。」

 

  但是姓陶那一家子,雖說是人,卻比妖怪還怕人。胡璃好不容易才打探到一點風聲,帶著偽裝成小犬的弟弟拜訪陶家莊,結果卻是一處廢墟。附近的人家說,前些日子有官員要跟陶家討軍餉,當天陶家就嚇得連夜搬走了。

 

  胡璃無法,眼下只餘最後一個下下之策。

 

  「其三,受星辰眷顧的陸家道士,通宇宙、知古今,無所不能。」

 

  胡琇耳朵動了動,胡璃的話有個字詞,妖怪們特別敏感。

 

  「姊姊,妳說『道士』?專門捉狐狸的那個道士?」

 

  「正是。」

 

  「咱們不是才從皇宮裡那群江湖術士手中逃出來?」胡琇不太想再經歷一次火燒毛屁股的追殺,不知為何,道士對狐狸特愛火攻。

 

  胡璃正色說道:「陸家道士並非江湖術士,是真正的修道士。」

 

  胡琇腦中浮現白髮白鬚的長袍老頭子,站在山頂上任風吹。

 

  「那咋辦?」

 

  「拿下他。」

 

  胡琇聽得大笑,不愧是他姊姊,從沒想過輸。

 

  「既然姊姊想要,我就把那道士給叼來獻給妳。」

 

  「噓!」胡璃打斷胡琇的笑話,要他豎耳來聽。

 

  胡琇終於注意到異狀,他們姊弟把這湖繞了近半圈,沒有看見任何一隻天上飛的或是四隻腳在地上走的,鳥獸絕跡,只有湖中的魚靜悄悄地對他們探頭。

 

  湖中傳來「答」、「答」的鈍音,霧中搖出扁舟,舟上一名撐篙的老漁翁。船前放著滿載的魚簍,老翁的神情卻不見一絲喜悅。

 

  「船家!」

 

  老翁被胡璃清亮的嗓子吸引住,往姊弟倆望來,小舟徐徐靠上岸邊。

 

  胡琇對鮮魚們嚥了嚥口水,努力忍耐別想著吃,沒想到胡璃先開口,說要買魚。

 

  「大爺,你船上的魚,我全要了。」

 

  胡璃掏出一串金亮的銅錢,這對老翁應該是筆好買賣,老翁卻只是抓了抓頭。

 

  「怎麼?這魚賣不得?」胡璃挑起柳眉。

 

  「大爺,我想吃魚!」胡琇全力為姊姊幫腔。

 

  「不是、不是,是『那個』說中有人向我買魚,還會向我探問一個祕密。」

 

  「『那個』?」

 

  老翁湊近胡璃姊弟,悄聲說明:「就是那個……鬼啊!」

 

  胡璃心頭一動,不由得想到皇帝的心疾,即是被「鬼」嚇得的癔症。

 

  胡琇兩手擺在腦後,存心取笑皇帝兩句:「大爺,年前皇帝陛下才叫來百官慶賀除去鬼患,普天同慶,說鬼等同不給皇帝面子嗎?」

 

  老翁嘆道:「可是真的有啊!」

 

  老翁說起這一年來的親身經歷,每當他清早來到湖畔,總能聽見湖中傳來聲音:「伯伯,煩請您帶件衣裳,我有些冷。」老翁也真的從家中帶來徭戍兒子的布衣,胡亂往水裡丟。

 

  結果老翁又聽見那聲音說:「謝謝伯伯,您真是個好人,祝您身子安康、長命百歲!」

 

  老翁不是天天聽見那聲音,但只要達成那聲音的請求,當天的魚簍絕對滿出船來,到市集總能賣出好價錢。

 

  胡琇聽完老翁的撞鬼記,嘖嘖稱奇。

 

  「說不準是神仙呀,大爺怎麼會咬定是鬼?」

 

  老翁壓低聲音:「這位小公子說到點上,我告訴你們,你們可別說出去。」

 

  「對天發誓。」

 

  「因為我看見了,年前一群官兵押著一個青衫人,把人刺死扔進湖中,湖紅了整整三日。從那之後,這湖就出現了鬼。」

 

  聽完異談,胡璃昂起頭,大步一邁,踏上老翁的小舟。

 

  「姊姊?」

 

  「大爺,這船租給我們姊弟,可好?」

 

  胡璃撩起面紗,老翁被她那雙美目勾去心神,只能恍惚點頭應允。

 

  胡琇快手將老翁扛上岸,自己再撐竿往小舟躍去,咚地一聲,一口氣將小舟推行好幾尺遠。

 

  「阿琇,我們去見一見那抹『冤魂』。」

 

  「是的,姊姊!」

 

  胡琇在船頭撐著小舟,胡璃閉目坐在船尾,小舟緩緩駛向白霧圍繞的湖心。小舟無聲慢行,像是等著一個直搗黃龍的時機,直至夜色降臨。

 

  入夜,無風的湖面竟散去大霧,天頂星子明亮可見。

 

  胡琇仰頭回憶:「姊姊,妳小時候都會教我數星星,一顆兩顆,數到百,娘就會來找我們了。」

 

  「阿琇,抱歉。」

 

  「不要緊,沒有娘,我有姊姊呢!」

 

  當年青丘動亂,許多族人逃來人間,但逃過暴君的魔爪沒能逃過人類。親眼見到母親慘死在獵人的羽箭之後,胡璃忍著淚水,帶著襁褓中的幼弟,活了下來。

 

  他們因為星辰而思親,也因為天頂的星光,姊弟倆注意到湖中有座沙洲,依稀有燈火搖曳。

 

  當船駛近沙洲,不知道觸及到某種無形的界線,本來消失的霧氣瞬間漫上視野,伸手不見五指。胡璃全神戒備,慎防敵人突然冒出頭,卻聽見一聲細音,竹篙落水,負責撐船的胡琇無預警倒下。

 

  「阿琇!」

 

  「姊姊,我好睏,先睡一會……」胡琇昏迷過去,七尺男兒身,變回一尾未成熟的小紅狐。

 

  胡璃低下身,將紅狐緊抱在胸前。

 

  前路混沌不明,胡璃仍挺著身板,無畏接下「湖中鬼」的戰帖。船在無風的湖中行駛一會,叩地一聲,停止晃動,靠岸了。

 

  胡璃脫下被霧水浸濕的絲履,赤足上岸。腳下初始是濕冷的沙子,漸漸變成細小而乾爽的軟土,再來是踩上落葉的觸感,是竹葉。胡璃再抬頭看,不知不覺,她已經被滿片青竹包圍其中。

 

  正當她思索該如何走出迷陣,耳朵一動,聽見清揚的笛音。

 

  胡璃循著笛音走去,不知過了多久,星斗都往西邊沉下,才見到一抹混跡在竹林中的青影。她伸手拂開竹枝,就為了再看清一些。

 

  這時,大風揚起,竹林颯響,打斷吹笛聲。

 

  青衫男子回眸,胡璃對上他琉璃似的雙眼。

 

  從此,一眼千年。

 

 

 

 

--

2017漫博上市,先來預告一下。

還有給我家狐狸王子露露臉。

狐說mark.jpg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喔喔!!要上市了!!
    小讀者會掏錢買的!!!
  • 親親敬請期待~(提裙)

    woodsgreen 於 2017/05/30 21:52 回覆

  • 冉
  • 挖啊啊啊啊啊!!!!!!!!!!
    漫博應該是暑假吧?
    唉唷我的天天好激動喔喔喔!!!!
    狐狸王子比想像中更纖細的感覺xDDD美少年RRRR((冷靜

    來啦!!!!狐狸王子跟小雞子還有小妹的大冒險(?
    箕子跟胡袖的反應都好優秀OAO!!!
    問能不能吃的地方超可愛XDD不過那種鳥吃了搞不好會鬧肚子喔w

    期待新書上市((跑圈
  • 他是全市高中生與青丘之國公認的美少年,全系列講美少年排行,一定有他的名字。

    爭王戰=小狐狸冒險記。

    敬請期待喔!

    woodsgreen 於 2017/05/30 21:55 回覆

  • Bonny
  • 年輕的老宗婆啊啊啊!還有陸小安大師啊啊啊!還有狐狸王子哎!
    要出版了嗎?咬緊荷包一定支持大大!
    是說老宗婆叫阿璃阿,真是個美麗的名字
  • 是的,人如其名。

    敬請期待~

    woodsgreen 於 2017/05/30 21:56 回覆

  • 訪客
  • 這被喪門看到肯定折了陸小道士一雙美腿
  • 親親誤解了星星大帥哥對大道士的感情了,只要是道士喜歡的人事物,他都會一起愛著。

    不過看了這本,應該能更明白道士待人的情感。

    woodsgreen 於 2017/05/30 21:58 回覆

  • 陌陌
  • 是狐說!!!好懷念啊,想當初第一次認識狐狸哥哥的時候我還是個青春小高中生......現在已經準備要考研究所了,只有狐狸哥哥依舊年輕貌美如當年(滄桑)
    現在課業比較忙很少看小說了,但林綠大大還是我最喜歡的作家(認真)也可以說是因為林綠大大的影響才想報考現在在準備的研究所呢!在這裡祝福最愛的作者端午節快樂///您的文章是我繼續努力的動力之一(羞逃
  • 沒想到我帶給小讀者這麼大的影響,希望能讓妳就此踏上康莊大道。

    祝親親考試順利喔!

    woodsgreen 於 2017/06/11 20:49 回覆

  • 寒冬
  • 啊啊啊小狐狸是小狐狸阿(尖叫
    隔了這麼久終於(感動拭淚
    我們箕子也好可愛阿 期待上市!!
  • 是有爪子和蓬鬆尾的狐狸喔!

    謝謝親親~

    woodsgreen 於 2017/06/11 20:50 回覆

  • 訪客
  • 以前其實常常留言,後來少了就不敢留下暱稱了
    變成安靜支持的小讀者xD
    但是狐說要出版了!怎麼可能不表達我的愛意!
    (如果是本草真的要爆炸了,我的阿生Q)

    太感謝林綠大寫出每一個故事
    從陰陽路起,挖掘你的文章和其他故事,為裡頭的人物心碎、歡笑,真的太好了,好喜歡好喜歡。
    總是覺得為什麼以前沒有早點遇到呢?
    從前錯過好多時光,幸好以後不會了
    今後依舊會一直支持的~❤️(默默)
  • 沒關係的,我也常常告假(捂臉),請親親自然以對。

    能讓親親這麼喜歡,是我的榮幸(提裙)。

    更文會比年輕的時候慢許多,走走停停,但我會加油的。

    woodsgreen 於 2017/06/11 20:52 回覆

  • 訪客
  • 去.去不了漫博......QAQ
    只能遠遠支持林綠大了!!!
  • 只要買書就好,嗯!

    woodsgreen 於 2017/06/11 20:52 回覆

  • OO
  • 漫博.....約莫是7、8月的事吧。

    嗯....還有時間,我會努力攢$.......準備好一整套的預算!! ^0^

    林綠姐加油!

    期待上市~~~~
  • 感謝支持~

    woodsgreen 於 2017/06/11 20:53 回覆

  • OO
  • 真想來狼嚎一聲~~~~

    琉璃眼對上桃花眼...... 自此一眼千年......

    不得不說:終於!看那麼多林綠姐的文,總算有篇讓我完全不覺得〝基〞的文啦!
  • 默
  • 終於等到了!!!!而且竟然有小安安,感動~
    胡理的不安是不是因為小雞跟妹妹為了他義無反顧,可是他卻不想踩在這兩個他心愛的人身上前進呢?
    小狐狸王子,能不能獲得小雞師父的原諒呢!誘拐小雞的心的罪名在小安安師父眼中很重的!! 小安安說過要小雞離了這個狐媚子,因為小雞是胡理最好的選擇但反之卻不是~ 比起胡理其實小讀者更心疼小雞呢!! 漫博去不了,博客來金石堂何時上市呢? 期待!!
  • 千年前的故事是下集很重要的劇情線,當然道士也很重要。

    是的,他的兩個幫手是他最珍貴的寶貝。

    大概會一起上市吧,敬請期待了!

    woodsgreen 於 2017/06/11 20:54 回覆

  • 訪客
  • 請問您接下來的出版計畫是狐說上下冊嗎?
    這幾天看完眼見跟城隍,非常喜歡!
    只是陸家的故事時間線似乎比較雜(?)
    個人私心想看大哥二哥的故事啦!
    陰曹看不過癮啊囧,大哥的文似乎更少?
    所有文跟書看完,我似乎更亂了(歹勢腦容量不夠)
    只有更認真看啦^^

    期待狐說出書!
    日前看上部好心疼,期待下部的探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