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起傷重瀕死那時候,任憑老掌門如何在他耳邊叫喚,他都不願意清醒,無法接受妻兒已經不在的事實。



  那種痛不像外傷,有藥膏可以抹平,就算往左胸劃下一刀,拉開皮肉,使勁摀住,心還是一突一突地撞擊著傷口,痛不欲生。



  青年哄著黃穗睡上床鋪,陪著這個無法從夢中醒來的孩子一整個晚上。





  



  清晨,外頭一點小聲響便讓青年睜開假寐的眼皮,他無聲離開床邊,給門板推開一個縫,探看外頭的情況。



  靛紫正背著他們所有的家當,包括那把布包的刀,躡手躡腳往大門移動。



  青年抓了抓後腦勺,死小鬼改不了吃屎,他之前果然太手下留情了。



  再過半個時辰,小蘿蔔們都被灶房的香氣給誘醒,他們正當怎麼吃都不太會飽的年紀,立刻把衣袍穿戴整齊,小的跟著大的,一起到灶腳湊熱鬧,沒想到見到傳說中番人的食人景象。



  靛紫被綁手綁腳,橫吊在木樑上,下面是滾著熱氣的米粥。



  「師父,這個是?」蒼穹和碧海搶先發問,總覺得自己哪天也會有同個下場,如果再惹他們師父發火的話。



  「別吵,我在蒸臘肉。」青年一直在爐火旁看著,省得有什麼萬一,今天的早飯就沒了。



  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是,旁邊的方桌上還坐了一個不認識的孩子,綁著長辮子,模樣聰明伶俐,不時把玩手中的削刀。



  「師父,那個是?」雙面鏡又同時提問。



  「我在等臘肉。」黃穗一臉認真,身為臘肉的靛紫狠狠瞪過來。



  「臘肉啊臘肉,要是你是真的臘肉就好了。」橙朱好不遺憾,他已經很久沒嘗過肉味了。



  「小美人啊小美人,要是你真想吃我也不是不行…師父,不要燙我屁股!」還沒行刑,已經把天地不怕的靛紫嚇得大叫。



  「沒一個正經!」青年端起鍋子,給火口蓋了鐵板,又放了一層蒸籠墊著,靛紫緊繃的皮毛才放鬆下來。



  大伙都注意到,青年最先把米粥舀給辮子小子,再來才是他門下的弟子,然後是自己,沒有靛紫的份。



  「初春就能播種了。」這是青年一早的教誨,他的徒弟忙著把粥喝得咕嚕響。「黃穗,你們莊頭也有二十來戶,二十多棟宅子的木頭是由哪來的?」



  黃穗撈起一口米粥就不吃了,歪頭看著青年,像是笑著又像在哭。他這副德性立刻讓旁人認出這是昨天那個不給他們進門的小瘋子。



  「越過這座山頭,有一處谷地,那裡有條溪水流經村外。他們沒有祭祀便砍了谷地所有的百年樹,再藉水流把木頭運到山下。」



  光聽黃穗說話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他的表情很不協調,像是作壞的娃娃。



  「祭祀?」



  「我們木匠和樵夫總是不同,在福州總是拿到現成的木材不用親自去砍,他們不曉得這般規矩,鋸大樹之前,要先求得神靈同意。」



  「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說?」



  青年審問,黃穗微微笑了。



  「我想看鄉親們什麼時候遭報應。」黃穗撥弄辮子的髮尾,青年皺起眉頭。



  「他們沒送飯過來,的確該死…唉喲,師父!」蒼穹碧海緊摀著快被敲破的腦袋,也不過說說兩句發洩,他們師父就是不准徒弟妄言。



  青年叫小子們收拾碗筷,起身把懸掛著的靛紫放下來,把自己只扒兩口的稀飯推到他面前,然後扛起大刀。



  「蒼、碧,看緊底下的小娃,我到山裡查看情況。」



  「哦!」雙面鏡同時應下,這可是難得可以展示師兄氣概的機會。



  青年出門前,再三回頭,他實在放心不下那幾個和他奮力揮手道別的小蘿蔔頭,但此行不安全,不適合帶小孩子上路。



  臺灣的山和中原的山不同,氣味全然陌生,依稀殘存海的感覺。他走著陡峭的山徑,找不到認識的林木,兩三步就會撞上相當高大的樹木,他幾乎要以為這些樹是專門來攔住他,不讓他再往前走。



  最先和新土地打交道的往往是植物,老掌門說樹尤為其中霸者,它們的剋星大概只有天雷和人了。看世間改朝換代,人來人往,山間的深林卻還一直活著,見證滄海與桑田。



  青年試著和周遭的林木交談,但都被拒絕,直到他到了山林的最深處。



  百尺之內不見草木,惟有一株森然巨木,從谷底聳立出雲端。



  青年不知道要長得如此巨大需要多少時間。妖怪百年成精,千年便成了神靈,光是看著,他就不由得生起一股敬畏之情。



  (人類,汝為何而來?)



  青年仰望著巨木:「在下白皓雪,白派掌門。受人所託,試問是不是您對新庄的木器動手腳?」



  樹冠搖曳一陣,青年不知道神木是否在笑。



  (我的同伴被小蟲子殺了,很難受,身體腐壞了。)神木傳達給青年的感覺還是如此平和。(土地不是我們的,你們可以來,但蟲子太多了,要拈死幾隻。)



  「請您明白,移民會有中原的道士,他們和我對於殺害人類的妖怪絕對不會留情。」青年不難發現,這裡的樹非常不了解漢人,但漢人已經用木頭建了千餘年的宮城。



  (蟲子的大話。)神木輕蔑,不聽忠告。



  「請不要小瞧人類,否則到時候您不僅會失去原有的領地,困守在深險山中,甚至連命也保不住。」青年必須把話說明,在事情還沒發展到無法收拾的地步之前,曲突徙薪。



  (吾有三千載光陰,人類不過百年,何懼之有?)



  自大是毀滅的前兆,青年不住憂心。



  「您大概三百年內,就會失去主宰的地位,再無您立足之處。」



  青年剛說完,腳下一空,落入陷下的土坑,神木錯綜的根系緊纏著他,又化為深棕色的青絲,他的手腳被有生命的長髮拉開,一雙翡翠般的綠眸覆在他臉上,強大而美麗而純粹,綠葉的香氣拂在他耳畔,他知道,他正被神木的精魂挾持住,隨時都會被吞噬下去。



  雖然性命垂危,但有些話他還是必須說。



  「請別把化為人形嘴脣的部位貼在我耳畔,人樹授受不親。」青年掙扎著,可惜徒勞無功。



  「我好奇。」神木精靈說,長睫搧動,都不明白自己多麼地美。



  「貧道奉勸您一句,有生之年千萬別再幻化出同個模樣出來,尤其在人們面前。」



  對方卻有聽沒有懂,逕自把他抱得牢靠,安祥地把他當床墊。



  「你好乾淨。」碧眼的精靈又湊近一些,嗅著自找上門的小獸。



  「保持清潔也是白派的教義之一。」他師母死得早,老掌門總愛把小孩捉來陪睡,即使在乾冷的華北,還是每天給白霜和他搓操,香噴噴的才好抱。



  「留下來做我的養料。」



  「不行,我還有一群小屁孩要養。」青年毫不猶疑地回絕。



  「那麼,這樣子呢?」精靈纖長的五指遮起青年的臉龐,等他拿開手,精靈已經化做黑髮,桃花水眸的綺麗女子。



  「金盞……」青年從胸口開始抽搐,他以為自己已經淡忘,但事實上,她的影子從未在他身體消失過。



  「夫君。」她嬌柔喚道。



  他聽得好痛,卻無法摀起雙耳,閉不上雙眼。



  精靈會賜給獻祭的牲畜美夢,讓牠們在心目中的樂園死去,但人類比祂想像中複雜得多,最愛的人也是最恨的人。



  白刀貫穿精靈的身軀,這個動作,青年已經在夢中演練千百回,做起來毫不拖泥帶水。精靈怔怔看著身上的神器,祂以為世上沒有刀斧能傷得了祂,但祂已經體會到這個天大的錯誤。



  「你討厭我?」



  「對不起,我無意冒犯,非常抱歉……」青年抽回白刀的時候,連帶抽出神木的體液。雖然沒有血的鮮紅,但他看得出來這絕對不是小傷,一個神靈對他鬆下戒備時卻刺傷祂,錯得離譜。



  「如果你當我的養分,我會好得很快。」精靈變回原樣,神情有一絲沮喪,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小孩。



  「我徒弟們只有蘿蔔一般大,請恕在下無法答應您的要求。」青年跪在精靈身前,深深一叩首。



  精靈再次壓下青年,外表是美人骨子卻是千年巨木,青年掙脫不開,任那赤裸而纖長的雙腿從他腰間交纏成十字。



  「你以為,你還走得了嗎?」
  







  新庄仔黃府,亂成一團。



  「老三,去煮飯!」蒼穹和碧海插腰大喊,這就是師兄的威嚴。



  橙朱看著手指甲,有聽見裝作沒聽到。



  「雙胞胎師兄,師父可是叫你們照顧我們。」靛紫翹著二郎腿,小小年紀就有街頭地痞的風範。



  「誰是雙胞胎啊!」比雙生子還要相像的兩人厲聲抗議。



  「你們安靜點,我小妹在午睡。」黃穗以主人的姿態出來喝斥,然後又歪著身子拖著手邊像木槌一般的東西,轉身回去房間。



  靛紫想起白癡早上嘲笑過他,不懷好意地出聲:「妹妹?你家的人不是全死光了,一個都不剩?」



  黃穗停下腳步,用奇怪的姿勢轉過身。



  「你說什麼?」



  「我說,你家的人早就被海盜殺得稀巴爛了,白癡!」



  黃穗瞪大雙眼,拖著大木槌疾步走向靛紫,舉起來便朝他頭部揮去,靛紫早一步閃躲開來。



  黃穗拍下桌角,四個牆角發射出尖銳的木箭,這下不僅是靛紫一人,另外三個同門師兄也受到波及。



  「別打了,師父回來會生氣!」蒼穹和碧海躲在木桌下,看兩個瘋子抽出木頭做的匕首和短劍,把年紀相仿的對方當仇人砍來砍去。這個和他們平時掐架根本不是同一個等級。



  靛紫身手靈活,而黃穗的力氣比成人還大,兩人打到後來,一個滿布輕傷,一個受了幾處重擊,牙齒都掉了,卻還是扭打不停。



  「膽小鬼,只敢躲在這個暗無天日的房子,有種就去報仇啊!親眼看著仇人哭喊死去,就像他們當初殺害你親人一樣!」



  「他們才沒有死!沒有盜匪什麼都沒有!我家的人都活著,他們都還活著,我們要到新的土地重新生活!」



  橙朱在旁邊觀察好一會,總算讓他抓到空隙,給兩人各劈一記手刀,讓他們好好睡上一覺。



  蒼穹和碧海發傻看著他們底下打人像打老鼠一樣順手的師弟,橙朱只是翩然一笑。



  「師兄,現在該誰去張羅午飯?」



  「我們去。」雙面鏡深切感到「師兄」的渺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弦也
  • 嗯...
    好像看到煙大的菜了(茶
  • 阿橘
  • 那株千年神木......

    是青枝大哥嗎───?
  • 黃子凌
  • 臘肉阿臘肉,要是你真的是臘肉就好了~

    今天看得好開心,一直笑個不行,整個像瘋子一樣:p
  • 悄悄話
  • U
  • 無法同意樓上更多
    真的看了一整個歡喜啊XD
  • 能讓您們開心,是敝人的榮幸。

    woodsgreen 於 2011/01/25 00:02 回覆

  • 瑤寶
  • 煙煙煙煙弦弦弦弦弦~~~~(充滿愛心的撲抱

    煙煙又可以出書了啊啊啊啊--!(興奮大叫)太棒了!(再度用力抱,順便吃個豆腐

    煙煙一定會更好的,目標是讓所有看小說的人都能知道「林綠」唷唷唷!(激動

    加油加油加油!我們這些小讀者們會一直一直在你背後搖著旗桿散發愛的電波的!(熱血朝天空吼叫


    咳、激動完了,其實今個兒人家是有事才來找煙煙的♡(掩面偽嬌羞)新年快到了,人家從去年就心心念念這事……

    噹啦啦啦~新春賀圖雙手奉上(轉圈圈圈圈)
    http://i260.photobucket.com/albums/ii10/kubt149/004.jpg

    因為不知道過年會不會被抓去當免費勞工,怕來不及送上賀圖就先雙手獻上囉-♡ 請笑納~~

    還有還有,人家所有科目All Pass了!太感謝所有教授了!(邊灑小花邊淚奔

    然後,提早祝大家,新年快樂!快樂收(發)紅包唷!(傻笑伸手
  • 小呆瓜,好久不見~

    好裡個家在,第一個學期考試全過了,傻人有傻福。瑤寶,要繼續努力喲!

    來到重點中的重點,新春賀圖,本草中的第一美人獨挑大綱。這個新年賀禮實在太棒了,不知道花了妳多少心思和時間才完成,我好高興。

    那麼,我就收下來(雙手接過)。


    紅包喔(抓頭),給妳一個抱抱抵債好了(抱…捏臉!)。

    woodsgreen 於 2011/01/25 00:01 回覆

  • 弦也
  • 姚寶~
    新春賀圖好美好美~
    終於看到傳說中的紅髮美人哩=/////////////////////=

    特別是髮飾和絲綢上的花飾~~~
    您會越畫越好的!!
    真是最好的新年賀禮=V=
    比紅包還高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