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是個強國,放眼中原無人可敵的大國家,鄰國不是向魏國跪著求和,就是跪完被舉兵滅掉。

 

  齊靄唸完魏王的招降書,看著身旁的少年國君垂首一頓一頓,就知道他根本沒在聽。

 

  齊靄徒手打下去,啪地一聲,太祖才揉著小腦袋醒來。

 

  「主公,您都不怕嗎?」

 

  「齊小雨,你就是整天看著魏王,老婆才會跑掉。」

 

  齊靄知道這是燕還說的,因為他兩天前才被燕將軍用同樣的話笑過一次,自以為風趣,真可惡。

 

  齊靄嘴邊碎唸著「那是世族聯姻、只有要好處才會和他同床、連孩子都不肯生」,看來被嬪妃們傷害很深。

 

  太祖往齊靄端坐的大腿趴下去,明是安慰,裡是找床睡。

 

  齊靄又一巴掌下去,太祖不想再被打,才哭哭噎噎振作起來。

 

  「您是主君,不可天真。」

 

  「還哥說有秦老伯、趙美人、阿瑠的瘋子弟弟在背後盯著,魏國不敢真的打過來。」

 

  「這只是一時的太平,等到諸國與魏的抗衡轉為合作,夏國不保。」

 

  「在那之前,只要讓夏國強大就好了喏。」

 

  「說的簡單。」

 

  「阿瑠說,治國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對魏王回嘴不回嘴,之於夏國的存亡沒有意義。」

 

  齊靄聽見鄭瑠的名字,著實頓了下。不是別人,而是被魏國使計拔去世子之位、毀去身容的鄭瑠,他應該比誰都明白魏國的野心。

 

  「鄭瑠說的有道理,只是齊人……不,現在要說夏國人民,受了魏國很多委曲。」

 

  齊靄無法形容他讀信感到的絕望,由齊改夏,換了國號,來自魏國的羞辱和傷害卻從未減少過,國家艱難的處境一點也沒有好轉。

 

  「齊哥哥,我只是一個小人兒,娰城是個小城,夏國也是一個小國。」

 

  「我知道……」齊靄比誰都明白小國的無力。

 

  「那為什麼魏王總把小夏國放在心上?」

 

  「那是因為……」

 

  「為什麼魏王陛下明知我不識字,還一直寫信給我?我該送什麼回禮?真不好意思。」

 

  齊靄愕然看著含羞抓著他衣袍的太祖,就像被富家子弟追求的窮姑娘,就算不合意仍是暗中竊喜。

 

  「你忘了你被魏王打斷過腿嗎?你到底在想什麼?」

 

  太祖開朗笑道:「齊哥哥,就幫我這麼回吧:『魏國又大又強又有錢,魏王陛下也很高大英俊,但我這個小國君還是比較喜歡小小的夏國。』」

 

  不卑不亢,齊靄可以想見,魏王展信時怔住的樣子。

 

  「主公,您這樣回,他會生氣。」

 

  「會嗎?」

 

  「會。」

 

  「還是『魏王陛下腿很長』?」

 

  「一樣。」

 

  「小葺他爹脾氣真不好。」太祖一臉感慨。

 

  「別把魏王說得像熟識的鄰居。」齊靄決然放棄太祖,「外交還是讓鄭瑠斡旋,您千萬不要出面亂說話。」

 

  「哦。」

 

  只是齊靄沒想到,鄭瑠事忙,把魏王的信壓下不理,任憑來使急得磕破頭。魏葺私下幫魏國的使者求情,結果由心軟的太祖親筆回信。

 

 

 

  敬高大英俊又腿很長的魏王陛下:

  陛下有吃飽嗎?今天有鹹魚,我多吃半碗飯哦。

  夏 姒小乙

 

 


  齊靄想魏國那邊是一回事,這信要是被鄭瑠知道,太祖一定被廢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