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他遠離人煙隱入山林,是為了離星星近一點。

 

  祂起初只覺得道士傻,怎會想去觸摸星星?即使他站上最高的山巔,也伸手碰不到蒼穹,更何況是遠在天之外的星辰?相識之後才明白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感受深刻──彼此離得好遠、好遠。

 

  每當心悶,祂就在鏡台前想像他的笑容,像這樣十指反覆撫弄鏡面,已經成了祂的習慣。

 

  福德星君告訴祂,那道士是個天才,兩三句話就把國君和百姓的心抓到他手中,只要他潛心修行,史載最快紀錄一千年就能成神,到時他們可以一起走天河去天界吃桃子聊天。

 

  要一千年嗎?怎麼時間以億萬計數的祂覺得好久、好久?

 

  「您不開心麼?」

 

  祂趴在鏡面,悶悶地回:「也不是不開心,只是……嚇!」

 

  鏡中的道士正臥坐在屋簷上,一派閒適望著祂,似乎等了好一會了。

 

  「你來了怎麼不說一聲?」祂樂得抱住明鏡,卻還是謹守神君的威儀訓斥幾句,結果沒讓這人低頭懺悔,反惹得他大笑。

 

  「陸某雖然望不見,但知道您在,不敢驚擾您。」

 

  「你怎麼會知道?」好幾次都是因為水的緣故洩露出行跡,但道士明明人在屋上,沒有荷花池,也沒有溪澗,祂實在想不通。

 

  道士愉快笑著:「我怎麼會不知道您在想著我?」

 

  祂聽了,整顆星差點羞得燒成灰燼。

 

  「沒、沒有……」

 

  「哎,是陸某多情了,請星君大人不要見怪。」

 

  「嗚嗚……」祂兩面為難,承認不是,不承認也不是。「神人不同界,照理說來無法通心……」

 

  「可我和其他人都不一樣。」道士自信笑了笑,「星星,我喜歡你。」

 

 

 

 


  晚上九點半,喪家兩老在客廳看電視兼摸摸茶的時候,房門開啟,走出滿臉煞氣的英俊小生。自從他家小星星身子骨長開,寬肩緊臀再搭上洗到貼身的棉衫,實在好看到不行。

 

  喪門沒有理會父母的口哨聲,打開家門,遠遠往山頭那戶人家望去,林子的暗光鳥高叫兩聲,更顯得夜晚的山林詭譎可怖。

 

  他抿住脣,想轉身回房,卻又不甘心。

 

  兩老又在一旁多嘴:「四少爺才把小少爺哄睡,枕頭邊已經沒有你的位子啦!」

 

  「我是要去問功課,才不是想見祈安!」喪門開始懷春少女的遷怒,「阿爸阿母,你們為什麼不住得離陸家近一點!」

 

  喪母沒好氣地回:「拜託一下,全世界就咱家跟陸家稱得上鄰居,能投生到爸爸媽咪膝下,你可要做牛做馬感謝我們。」

 

  喪爸摸著下巴壞笑:「啊嘸,你可以去跟大黑睡,離你心愛的祈安少爺至少比較近十尺,去吧!」

 

  「不想跟你們說話!你們都不懂我的心情!」

 

  兩老接著喪門的話,故作嬌嗔:「哼,你們都不懂啦!」把小帥哥氣得夠嗆。

 

  「阿門,爸爸實在不忍心說。」

 

  「那你不要說,拜託。」

 

  「你也十七了,怎麼昧著良心,都已經不可愛了。」

 

  喪門深深皺起英眉:「不可愛又如何?莫名其妙。」

 

  「說你笨還不信,祈安少爺是不是對你越來越冷淡?跟你道別沒說三句話就要回家?」

 

  這話似乎踩中喪門的痛處,他的語句開始不順:「沒、才沒有!」

 

  「你既然不可愛了,還整天無理取鬧,不高興就吼吼叫,恐驚祈安少爺早晚會變心去。」

 

  「我也不想這樣子,可是就會忍不住會往壞處想,以前他比較常陪著我……啊,就說我們只是好朋友了!」

 

  喪門和父母顛三倒四理論完,氣力已然耗盡,破例扔下書忿忿上床。睡前還不時在心裡咒罵,什麼大道士、陸公子,都不來找他,混蛋混蛋混蛋!

 

 

 

 


  天微亮,喪門在睡夢中聽見父母的呼喚。

 

  「阿門,緊起來,祈安少爺來等你囉!」

 

  他立刻蹦下床,赤腳就往外衝。陸祈安已經穿戴整齊,兩手攬著書包,恬然坐在他家門庭碑石上,抬頭對他笑笑。

 

  「祈安!」喪門有些克制不住情緒,差點整個人撲了過去。

 

  陸祈安頭髮因沾染露水而顯得濕潤,可見已經等了好些時間。

 

  「你怎麼來了?不是都睡到賴床要我扛你走嗎?」

 

  「也沒什麼,就想你了。」

 

  喪門怔怔看著友人,好一會才發現自己頂著亂髮,趕緊回屋洗漱換衣。

 

  「你等一下,等我喔!」

 

  喪家兩老樂呵呵地過去跟陸祈安攀談,出賣喪門昨晚的蠢事;陸祈安聽了,只是笑得更溫柔一些。

 

  「祈安少爺,他天天都這樣煩人,虧你忍受得了。」十年如一日,一直用心疼愛著他們家小星星。

 

  「我喜歡他嘛!」

 

 

 

 

 

 

 

--

再怎麼說,我還是愛與希望的小天使,社會責任就是哄小讀者開心。

政治很沉重,所以過去我盡量避談;但從今以後,我會開始來說,說到依法不得批評政府那天。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阿家
  • 真奇怪呢連著兩篇都無人回覆文章,也許大家都在現場無法上網吧。
    我拜三跟拜四都在現場,只能說那兩天的美好我無法忘懷,以致於這兩天其他閑雜人等的過度插手我不可致信,在難得團結的大學生面前某些大人還是能無恥地只看著自己利益所向,不曉得他們夜晚怎麼能安心睡覺。
  • 是我關留言,畢竟政治文容易碰上網路工讀生,我也沒有心力應酬他們。

    謹守「退回服貿,重啟談判」這個重點就好。

    woodsgreen 於 2014/03/22 19:26 回覆

  • 靜
  • 好閃,福德都沒有意識到她早在千年前就注定是個砲灰了,還是親手拱上的(不對)

    林綠姐姐,早先課本都說媒體是監督政府的第六權,現在受政府操弄成為走狗,指會依他們要的來剪接,完全沒有可信度,現在情況真是糟透了
  • 福德:你這道士可別太囂張,小星星是我、我的(小聲)
    陸祈安:呵。

    高下立判。

    家母說,媒體從她小時候就一直是被操弄的,我聽了頓時釋懷:也只不過回到原點罷了。

    新聞還是要看,但要選水準比較高的電視台,再多方擷取資訊,自我判斷報導意義何在。

    學生方:退回服貿,重啟談判。
    電視台:垃圾、喝酒、破壞公物!

    雙方的重點一對比,高下立判。

    woodsgreen 於 2014/03/22 22:28 回覆

  • 笙魚
  • 為、為什麼明明是放閃光的一篇文,小讀者的眼睛除了被閃到還被痛到啊!
    後面的話我感受得到綠姊的無奈與痛心這是怎麼一回事?綠姊乖乖,小讀者秀秀,請請請不要難過......(結果打著打著自己也跟著開始飆淚是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台灣最自豪的民主政治會被弄得如此烏煙瘴氣?台灣人民不過是想要保有我們「知」的權利,這種要求難道很過分嗎?政府的權利本來就是人民給的,但為什麼卻總有人能濫用而不心生愧疚......
    ......這個社會病了,想治好它的人或許比導致它變壞的人多,但卻遠遠比那些選擇冷眼旁觀和漠視的人少。

    ......還是乖乖地等待綠姊的文以及裡頭的勸世(諷刺?)之言吧。
    唉,請容小讀者去消滅一下眼淚,然後再回來和綠姊樂觀的過每一天,這時候最需要的,大概就只有兔子啊貓咪啊狐狸啊綠姊啊還有自家的寵物那毛茸茸的毛皮能治癒我了吧。(妳也太貪心!)
  • 是的,我很累(抱抱)也請親親打起精神。

    台灣的民主說到底還是株幼苗,應該小心翼翼呵護,卻被我們養得半死不活,真的很抱歉。

    一方面是外力威脅,一方面也的確是國民素質不到位,所以才會出現「台灣不需要民主」這種失智的言論。

    是的,還是要開心地活下去喔,繼續為明天奮鬥。我也會努力生出可愛的小男生們來慰勞一樣很可愛的小讀者~

    woodsgreen 於 2014/03/22 22:37 回覆

  • 椰子
  • 椰子是香港人,明白香港已經開始走回頭路,新一代的訴求只能被政府的大門關在門外,所以對台灣總有種昐想,甚至夢想著要來這邊唸大學,活一輩子。
    台灣人願意為民主出盡全副心力,香港人也願意,但我們往往得不到回報,只能羨慕地看著台灣。
    椰子唸了五年的中學對面的網球場要被用來建公共房屋,最快兩年後動工,雖然那時椰子已經畢業了,但一想到真給政府在距離不過一條馬路的地方(我的學校在山腰)建了房子,我們學校就得受五年的噪音和粉塵,五年之後學校就得真真正正的被毀了,椰子這覺得心好痛。為甚麼土地都拿來建豪宅,我們師生卻要為了三墥根本不適合建在這裡的公屋而被犧牲?
    對不起,胡亂發泄了一堆埋怨,林綠大看看就好。
    陸大師和小星星,心靈被政府嚴重傷害的椰子需要你們的屁屁,請給我吧我會負責任的。
  • 臺灣的自由和民主其實也只是這二十年的事,臺灣史自從荷據三百餘年,幾乎是用血和淚寫出來的抗爭史。

    我們這裡的人,多數還存有威權時代的記憶,害怕強權,不敢惹麻煩;卻有一部分的人骨子底非常、非常渴望能做自己的主人,希望不用再向迫害我們的巨獸低頭。

    台灣民主是靠民運人士不停犧牲自我換來的,當時那些人根本就是瘋狗,竟然為了多數人還不太認同的理念捨棄性命。政府叫他們暴民,而儒家的說法是仁人義士。

    現在真想坐時光機叫他們住手,不值得的。

    這邊的蘋果日報都會留一版報導香港消息,和台灣現況一樣,政府就是不理你,連電視牌照都敢亂撤。

    我很怕台灣未來會失去親親那份憧憬,我們恐怕要對中國全面開放了。

    請不要這麼說,這都是肺腑之言,沒有錯。

    好吧,只好生出更多美色來治癒您了!

    woodsgreen 於 2014/03/22 23:01 回覆

  • 路過
  • 今天我又被治癒了~~
  • 嘿,放光術~

    woodsgreen 於 2014/03/22 23:02 回覆

  • zumma
  • 大人謝謝您!我瞭解您關留言、也很贊成您當時關那篇留言!

    ps.我每天都去現場,雖然沒有在現場睡,但每天都會在那邊坐幾小時。努力用我的微小力量散播訊息。傳統媒體這次被證實幾乎全滅了,新聞呈現出來的模樣跟現場相差十萬八千里......林綠大大我愛你!(趁亂告白)

  • 他們可能仍沾沾自喜計策成功了,只是也毀去年輕人最後一線對他們的期望。

    不信,何以為立?

    謝謝您的付出,辛苦了,愛您喲!

    woodsgreen 於 2014/03/22 23:05 回覆

  • 月牙貓
  • 如果檯面上的問題都沒有人神戀那樣艱困的話,
    我想還有努力空間可以去跨越的!!!
    有小讀者們陪著您,不孤單的!!!
  • 這麼說也是呢,我們的理想,至少還在人力可以企求的範圍。

    謝謝您~

    woodsgreen 於 2014/03/22 23:07 回覆

  • 倪湘
  • 看到您前幾天的"回應",小讀者我真的真的很感動
    我一直以來都不會把"作品"和"作者"相提並論,喜歡作品不一定喜歡作者,
    那時一直思考為什麼會這麼喜愛您的作品以及您這位作家
    我想是因為文字裡有感情吧,您是真正愛著土地,愛著人的人

    今天大家站出來了,我沒有看到媒體所說的東西
    但我看見台灣的未來,也為我們這一個世代感到驕傲
    但也希望這場抗爭不會變質,我們追求的不過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以及不是課本寫著而已的民主

    對不起突然告白了>///////////<
  • 因為那群孩子太不容易了。

    我們國家,逼得學生沒法坐在教室學習,這是怎麼一個罪過?

    惟一能抵抗專權的政府也只有團結和共識了。

    我也喜歡一樣愛著這裡的您喲!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1:14 回覆

  • Irene
  • (不曉得恐怖故事何時會結束,希望有好結果)

    整篇文太亮要戴墨鏡 <(◥◤△◥◤)>
  • 不一樣有好結果,但只要活著,就還能打下一場仗。

    閃光文中的閃光文嘛!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1:16 回覆

  • 凪紗(紗希)
  • 祈安跟星星好甜蜜喔!!

    看到一些媒體在抹黑在立法院奮鬥的學生就感到很無奈呢
    明明大家都很有秩序的啊⋯
    上位者過著爽歪歪的日子,人民只能苦哈哈的過
    就因為他們過的爽所以覺得與他們無關吧?
    唉⋯
  • 看久了,就會明白他們只是囉囉,真正的元凶是後台的操盤手。

    嗯,抗爭也顯示出,官員已經和人民脫節。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1:25 回覆

  • 夜扉
  • 看了您的文章被瞬間治癒了

    剛也才看了一篇好文章,貼給您
    不得不說,真的看到有流淚了
    http://disp.cc/b/163-7sAr
  • 希望親親能開開心心~

    到這個地步,只能盡人事了,喊出那句:天佑台灣!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1:24 回覆

  • 茹侞
  • 足感心,我的小心肝又能再起絲絲溫馨的暖意了(淚目);
    最近小讀者跟母上大人爭執不休,要不是為了工作,早就一起北上了,現在只能靠FB加噗浪上的分享跟讚來支援大家(抱拳),其實在台灣真的已經算是很民主很自由的..最近特別有感觸,當然很多事不全是壞的 每個人立場不同 看的觀點跟想法都不一樣. 用另外一個概念來說:我們理所當然的擁有自由,卻忘了那是前人爭取來的東西其實這正是錢買不到的.民主自由的環境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起來的.或許我們一直活得太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得像紅燈停綠燈行。
  • 跟長輩很難用辯的,只能用哄孩子的方法和時間去證明對錯。

    別國的自由民主其實多有設防,台灣就敗在沒有防衛性的配套措施。

    也有人說,會變成今天這樣也是台灣人自己不珍惜的結果,所以老天爺要讓我們繼續受難,直到哭著悔過那天。

    紅燈停綠燈行形容得真貼切。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1:34 回覆

  • 傻涵
  • 高中很忙,很久很久沒有來看文留言,看到服貿兩字,我就點進來了…

    看到一群熱愛著台灣想付出的學生們被媒體這樣說真的真的很難過,那麼努力的訴求,卻不被理睬,被輕蔑嘲笑攻擊……

    我覺得林綠大的文很多都有諷刺現政的成分在,儘管每個人的立場不同,但我支持學生們,那份想要為我們土地付出的決心…也支持林綠大,繼續寫下去w

    台灣的民主發展,我想這些都是必經過程吧,我把如今想成一種"中古時期",台灣總有一天會脫胎換骨ww


    快段考了,看著公民講義,我對這社會有很多感慨;前陣子小讀者在熬夜醫護人權的專題研究,完成的感想是:我更愛這片土地,也更怕失去……
    我期盼政府能聽見我們的聲音。 我不想當中國人,我想驕傲的對外國人說:l'm Taiwanese!!!

    真的,衷心期盼。
  • 嘲笑的人有時也不是出自自由意志,而是媒體說什麼、xx部oo會說什麼,他們就代為出口宣傳。

    國家不安定很傷文創啊,我對於不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而得緊盯著政府所作所為這件事感到非常憤怒!(摔鍵盤)

    我也認為這是個過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小讀者研究的主題也對台灣超級重要!還有很多問題需要去努力啊!

    是,衷心期盼。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2:11 回覆

  • 噗
  • 啊啊
    看到祈安和他家小星星
    心裡很溫暖 很幸福
    煩心的事的都可以暫時不要去想了ˊˋ
  • 關心時事,也要好吃好睡看故事,才有體力呀!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2:13 回覆

  • 旻愁
  • 祈安跟星星不愧是天上地下最閃的情侶檔!!

    小讀者也會去現場靜坐,聽聽民主教室
    不過因為未成年,所以母上大人不準過夜
    第一次到現場的時候,
    屈膝坐在柏油路上,濕濕冷冷的風透著涼意吹來
    天空已經黑了,如同台灣的未來般被黑幕罩住
    路燈的刺眼強光,讓我的眼前一片迷濛
    我就這樣將臉埋在膝上,就這樣哭了起來
    太多的破事雜揉在一起,
    學測沒上、黑箱服貿,光這兩個打擊就讓我哭了好久
    旁邊的阿姨還偷偷在我的腳邊放衛生紙。

    也許,明天會更好吧。
    我們也只能這麼堅信了。
    林綠大的文總是給我一種無形的力量,面對人生
    看著您筆下的紅塵渺渺,
    我想人生的大善大惡,大概也是這般吧,
    讓人束手無策,卻又無可奈何的,
    人生這東西。

    唉唉,感覺好像打了很多無關緊要的話
    最後分享一句我最近很喜歡的歌詞:
    ’’就算覺得看不見明天,但沒有不曾破曉的黑夜。’’
    最愛妳了林綠大(親)
  • 學測沒上,還有指考。我那屆許多同學都是指考考上理想的學校喔!

    而親親所做的事,已經比學堂能教您的多了,請您不要哭泣,未來不全是經濟發展和錢,您們這群孩子就是台灣的未來。

    也請打起精神,愛您too!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2:19 回覆

  • 幽藍
  • 嗚................眼、眼睛好痛......
    我瞎了!!!!墨鏡在哪!!!!!


    剛剛看到有民眾攻入行政院,
    但我個人是不太贊同啦
    因為這會讓原先的和平學運很容易被滋事份子煽動成為暴動
    但會發生這些事的根本原因就是執政者的無視民意、責任推卸與模糊焦點
    這麼多天學生與民眾的抗爭仍是無解
    著實令人疲憊
    不知道何時會結束
    連民眾訴求都搞不清楚
    這款政府這款總統
    唉..............

    只好看林綠大大的文來滋潤枯竭疲累的心靈了(只是有被閃瞎的風險XD)
  • 說實在,早就被說成暴民了……

    也真的真的要注意有心分子的操弄,那些人的惡意不是小老百姓想像得來(像是高呼打警察這種話),他們專門讓謊言變成真實。

    千萬記得真凶是誰。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2:30 回覆

  • 悄悄話
  • Kelly Lin
  • 對不起剛剛打太快打錯您的名字
  • 沒關係啦~

    woodsgreen 於 2014/03/23 22:28 回覆

  • 陳品潔
  • 話說想提一個小敏感的話題 有關寫作的 有點小靈異
    最近逛ptt飄版看到一些事情

    林綠大在寫有關神或超自然的東西有無注意什麼的?OAO(驚恐)
    seba蝴蝶大大說,有回寫到比較敏感的東西,然後腿就出現傷痕...
    (我當時看到有點驚驚,有時我也會動筆寫東寫西...)
    他說都以懷抱尊敬的心態寫:D

    然後在飄版有看過一則小故事不知是真是假 只是當下就想到喪門...
    神明通常都頗帥...那個帥勁不是男明星的帥,是一種特別的氣質
    也頗嚴肅的樣子
    那則故事是一個人接到神像的案子,很鐵齒很懶然後不好好做,王府千歲就來打個招呼...

  • 我很膽小,所以覺得有點怪怪的地方都不會靠近。

    雖然道士是我的愛,但我本身還是依循儒家的傳統分子,敬鬼神而遠之。

    woodsgreen 於 2014/03/24 19:39 回覆

  • 葉尾
  • 果然來林綠大的版是對的啊...
    所謂的真相...
    我所能做的,就是告知身邊的親友真正的真相

    查了一下資料,看的我差點熱淚盈眶
    有這些勇敢的學長學姐們,我很驕傲
    什麼是愛臺灣?什麼是有意義的事?
    臺灣奉養了我,便該當以此身以報

    給親愛的林綠姊姊我的座右銘之一:

    星星不過數顆,便點亮了整片夜空:)

  • 我之於他們算是前輩,總會想是我們太不中用,只會抱怨政府卻什麼也不做,才會把學生逼到這一步。

    以前就裝死不去想,走一步算一步,但真的去想過,才知道自己其實有不能讓步的底線,多虧那些孩子讓我的明白,我受教了。

    很美麗的座右銘呢!

    woodsgreen 於 2014/03/25 22: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